返回感言804 长江水逝楚纨飞  重回80当大佬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骜愕然懵逼了一会儿,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

    叶纨半年之前就言之凿凿提醒过他注意言行,注意结交的朋友,别让美国人误会他的背后另有主使。

    顾骜当时也说过“这个道理倒是金玉良言,以后我要进一步减少跟做官的人往来。谢谢提醒。”

    这是顾骜七个月前、也就是1992年1月份的时候,跟叶纨在一次会面的时候说的原话,一字不差。

    (事实上顾骜确实不够注意,因为叶纨是在794的时候提醒他注意的,结果还是不够,第二天就遭到了折寿打击。这说明叶纨提醒得对,顾骜欠叶纨一个人情。那就还叶纨一个逆天改命的人情吧。)

    当时顾骜没有多想。

    谁知过了半年之后,随着顾骜跟美国有关部门的神秘力量交往越来越多、为国争取幕后产业布局利益越来越多,叶纨倒是为了帮他避嫌,悄悄辞官不做了。

    这就让顾骜如骨鲠在喉。

    你丫的不是说做官的朋友太多,容易让你在外国惹到“肩负秘密使命”的嫌疑吗?那姐不做官了,这你总没借口再跟我不做朋友了吧?

    当然了,严格来说,叶纨这么做,待遇和社会地位方面其实是没什么损失的,因为她哪怕退出公职,也可以平级调动任用。无非是放弃了将来继续升迁的好机会。

    中国的传统就是大量的事业单位、学术机构,虽然不是官,但也是有级别的。

    比如国家的作协,虽然只是个行业协会,但人家在文化领域的地位和级别,就相当于是文化有关部门的副级单位了。

    叶纨决定不做之后,这小半年里也是找了退路的。她回到了京城,也可以进外交学会当一个研究室主任什么的。

    外交学会,是我国一个民间的学术机构,这就不是官了,但是学会的注席,那也是副部的待遇。下面的那些研究室什么的杂七杂八主任,待遇也是不低的。

    这个单位比较低调,主要是做些民间的对外交流——注意这个不是官方的,不是代表官府,只是代表“中国人民”的某些团体,跟外国人民的某些团体,如何如何交流一下。

    具体就不展开了。

    叶纨是从美国使馆回来的,将来大致可能就会负责组织国内民间团体,跟美洲各国民间的一些商务、文化交流吧,不过这都不重要。

    这么一来,那些跟顾骜有过十几年交情的铁杆哥们儿,总算是都从官场彻底退出了,顾骜将来被美国人处心积虑挑刺忌惮的几率也会下降一些吧。

    当然,只要他的生意足够大,十年八年之后美国人还是会对付他的,只不过到时候给他的定性会是一个“纯粹逐利的外国商人”,而不是被判定为带有官方背景。

    ……

    “你知道我这人最不喜欢欠人人情的,你这是何苦。我跟你这点交情,至少八年之内影响不了我生意上的前途。”

    顾骜有些内疚地说。

    “所以我也没跟你邀功请赏啊,我悄悄的走了,是你非要刨根问底的,谁要你自己脑补了?”叶纨也是好气又好笑,哭笑不得地调侃,还递了一瓶琴酒给顾骜,大家各自拿瓶子喝。

    有些谈心的话太虚伪,不跟学生时代那样稍微喝点,不好说。

    “咱也扯平了吧,你我都是那种心思绕太多弯的,再互相揣摩下去也没好下场。我呢,本来正跟美国人斡旋到底是佔两台根伺服器还是三台的大业呢,还连横合纵假装为摩托罗拉出头对抗瑞典佬的爱立信——

    这不觉得你有点不冷静,全丢给马风了,我眼巴巴自己开着飞机跑回来。”

    叶纨笑道:“你开的飞机?”

    顾骜脸一板:“飞行员开的飞机!我是说我特地让我自家的飞机飞了两趟!你能不能别咬文嚼字!我这是强调我一直很重视你,很在乎跟你的交情。”

    叶纨深呼吸了一口,然后一口把琴酒闷了,鼓起勇气:“然后呢?”

    顾骜懦夫了一下:“我知道,咱只能算这次扯平了,谁也不欠谁。但是前几年,我确实也害得没人敢再追你……可那是意外,我也没想到你身边的其他男人这么怂,看我把王列整趴下了就一个个都跑了。

    当然我这么说不是要推卸责任,可我毕竟都是结婚五年、娃都四岁的人了,有些事情是回不去的。别的你图啥我都给。”

    “你个懦夫!我是稀罕你的好处不成!你已经是有身份的、有公众形象的人了,这点还用你告诉我?你有公众形象我就没有?你敢娶我还不敢嫁呢,都到这一步了,我不要脸的嘛?顾骜,你就是个怂蛋!不要名分你都不敢上!我看不起你!你要我做老姑娘到三十岁啊!”

    叶纨说着,两步冲到阳台上,把已经喝空的琴酒瓶子往楼下小花园里狠狠一砸,然后嚎哭起来。

    幸亏她家也是有十几米宽花园的小别墅,倒也不怕汙染公共环境。

    “我太难了。”

    “别,别这么说,我也不是占你便宜,也不是说非要矫情让女生开口……嗨,你我都是背负历史的人,不是一般人。”顾玩从背后拍了拍肩膀,示意叶纨控制一下情绪。

    有些话,让女生主动先说出来,确实有点伤人面子。

    但顾骜是结了婚的人,他真不好开口。

    这里面太复杂太纠结了。

    毕竟他害叶纨嫁不出去也是真的,毕竟王安电脑被他收购也已经五年了,叶纨确实从虚岁25熬到虚岁30,都耽误了。

    虽然顾骜知道,这里面借口的成分佔相当一部分——也就是说,叶纨眼界高了之后,哪怕这五年里有人敢追,她多半也是会拒绝的。

    可真相就是没人敢追,这个锅顾骜甩不掉。

    ……

    一夜无话。

    “醒了?你要是忙的话,先回美国吧,有空再来看我,我不是那种矫情黏人的。”

    第二天清晨,叶纨妆容仪态依然很端庄大气,没什么破绽,很正式很职业,如同坚强的假面。

    连做的早餐都很decent的款式,跟米娜那种连料理里都能透出小鸟依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说人话,就是吃饭也端着架子,做饭也端着架子。

    “没那么忙,我的女人,重要性还顶不上一个根伺服器或者一家苹果公司么。反正那边的事儿,马风帮我拖着也是拖着,说不定虚则实之,更便于要价呢。有些事情,我太热心还不如让克里斯.高尔文去热心。”顾骜从床头柜放着的小水盆里拧过毛巾,让自己清醒一下,如是说道。

    “那你……暂时留多久。”叶纨隐藏着自己的期待,很端庄地问,表面上一脸的本宫不在乎。

    “一……一个月吧?再久一些也无所谓,不过我十月份肯定要回美国,11月初就是庆功的时候了。你也可以来美国的么,你负责跟美国人的民间交流,那也是要经常两头跑的吧。”

    叶纨面颊泛起一阵红晕,正色纠正:“工作是工作!怎么能假公济私!”

    “是是是,你说得对。工作以后还是要重视的,民间交流也是很有意义的嘛。”顾骜乐得顺着对方的口风往下接。

    叶纨闪过一丝得意的如释重负:“今天再去香山公园玩吧,我想坐缆车,很危险的那种。停电了起风了就会乱晃荡那种。”

    你丫的明明只是想坐13年前坐过的那种吧!

    “行,那就走吧,不过那上面要是乱晃荡可危险……”

    叶纨一阵轻嗔薄怒:“龌龊!我就是去坐缆车怀旧的,又没让你干别的,怎么会乱晃荡!你特么还没够呢!下半身动物,我要的是走心!谁稀罕你那点破事儿。”

    “对对对,你不稀罕,是我稀罕。”

    对方都丢了这么多脸了,轮到顾骜丢一点也是应该的。

    没什么可说的,顾骜亲自开车,去了一趟香山。

    八月天的,北方也没有颱风天,热得很,幸好因为太热,游客也少,不容易引起围观。

    顾骜和叶纨都还要戴着墨镜,叶纨戴了遮阳帽。

    体验了一把十三年前被拷问的重温旧梦。

    “其实我知道我们不合适。我这人太爱管别人了,你也控制欲太强的,也不服别人管。你身上还有好多让我觉得神秘的地方,要我不去刨根问底我根本做不到。你我要是真在一起了,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炸。现在这样也挺好。”

    在烈日下被山风晃荡得汗如雨下,叶纨突然像是想开了,忍不住吐槽,

    “哪像米娜,她就是个随你捏扁搓圆的性子,哪怕哪天你告诉她你是外星人派来消灭地球的卧底,她都会死心塌地跟着你到死、做球奸吧。我没那么没节操,我做不到。”

    “这话说的,米娜怎么就会甘心做球奸了,她这是信任我……诶呦诶呦你对行了吧,咱不了她。”顾骜本来想捧哏的,最后在被拧腰肉的威胁下放弃了。

    “憋说话!没人当你哑巴!就这样挺好了!”

    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xs520.com。笔趣说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xs520.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