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二十四章 遗迹  夜鸦主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血色的掠影,从贝内特的身躯之上划过。

    血红色的轨迹划过,贝内特的身躯在下个瞬间化为两截。

    恐怖的景象发生了。

    他的体内,那石碑模样的书籍,陡然碎裂。

    贝内特,或者说曾经的人类勇者,在这一瞬,意识到了一切。

    魔王的确是死了。

    但是,并不代表魔王不会复活。

    他们能够借助魔王的魔器寄宿自身意识,借助其他魔族的身体重生,但是......

    无论是他还是其他人,在一开始,就已经落入了陷阱。

    魔器是由魔王的一部分打造出来的。

    他们自认为自身意识坚韧,但是,早就已经受到了影响。

    他们会去想,用魔王的子嗣,用魔王的血脉作为寄宿的身体,以“最贴合魔器,能够更快更好地变强,恢复力量”作为理由。

    还有其他人类勇者的存在作为竞争压力,促使他们做出以魔王子嗣为目标寄宿魔器的行动。

    不是直接的精神控制,而没有什么潜移默化的精神影响,而是以最简单,最直接的利害关系,以人类最常用的手段一步步驱使他们完成这件事。

    完成这场复活魔王的仪式。

    而且,那些什么魔王子嗣,也完全就是笑话。

    魔族可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魔王的子嗣,同样也是魔王复活自己的一枚棋子。

    以子嗣的血肉作为让魔器共鸣的手段,让他们聚集厮杀。

    魔王唯一的子嗣,就是魔王自己。

    在魔王陨落之前,他就已经完成了复活。

    陨落的,只是一具丧失了所有力量的空壳。

    那些在魔王陨落之前就消失的魔将,那些大恶魔,不是早就已经给了他线索了吗?

    为什么自己没有思考到呢?

    身躯断成两截的“贝内特”望着那血红色的掠影,逐渐消失的意识中荡起一丝自嘲的笑意。

    贤者。

    贤者?

    被魔王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贤者?

    按部就班进行着魔王的计划,甚至帮助魔王进行计划的贤者?

    那些奇怪的魔族,也是魔王计划的一部分吗?

    但是为什么他们的行动互相冲突呢?

    是想要趁乱崛起?还是为了扰乱自己的判断?

    意识消失殆尽的瞬间,“贝内特”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的疑问。

    ......

    而正潜伏于“幻影”身上的亚特,则是在观察着那突然出现的血色身影身上的气运。

    血王子加布里埃尔。

    这位魔王长子,被火王子梅菲斯尔德压制的魔王长子。

    他身上的气运和厄运,和那具魔王骸骨身上的气运和厄运,是几乎一致的。

    也就是说......

    这两者,是一体。

    看着那从贝内特身周被掠夺,拼合到那血王子加布里埃尔身上的气运,还有那些不断向着其他魔族分润过去的厄运,亚特也彻底明白了状况。

    尽管他掌握的信息不够全。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具魔王骸骨和那血王子是一体。

    真正的魔王吗?

    不,不对。

    血王子加布里埃尔、那具魔王骸骨、还有幽灵公主这三位的气运和厄运的流失合并趋势,都是一致但有不同的。

    这三人是一体,但不是魔王本身。

    魔王已经死了。

    亚特果断地进行了判断。

    没错,魔王已经死了。

    这是一场真正的继承者战争。

    魔王的继承者,并没有说一定是魔王的子嗣。

    而且,也没有说一定是这一代魔王的继承。

    魔王的确死了,但是,魔王并不是死在陨落之时,而是在陨落之前就已经死了。

    虽然看似矛盾,但是,并没有错误。

    魔王不是寿命将近或者重伤,而是同归于尽,或者......被杀。

    这场继承者战争,不是下任魔王的继承战。

    而是.......上任魔王的继承战。

    在观察幽灵公主的气运时,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幽灵公主的气运那么久远?

    为什么幽暗地域那么古旧。

    不是在魔族消灭人类之后出现的,而是在人类被消灭之前,在魔族统一之前建立起来的。

    幽灵公主,在死去之前,并不是人类。

    魔王的骸骨,也不是上任魔王的骸骨。

    魔王之血.......血王子加布里埃尔的母亲,是谁?

    为什么会留下一部分魔器,而破坏另一部分魔器?

    亚特看向了旁边的夜星,对方完全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情绪。

    即使是对于“幻影”,她也有相当强的防备心。

    这个女人,应该掌握了什么关键的信息。

    不然,她为什么会在刚才那个节点立刻选择反叛火王子梅菲斯尔德?

    但是,一切已经结束了。

    .......

    血城地下。

    夜枭和漆黑的巨人,正停在一处巨大遗迹之中。

    “和那座森林一样。”

    漆黑巨人肩膀上,各种负面情绪如雾涌动的夜枭,发出了声音。

    破败的遗迹之中,各种各样的事物崩塌。

    但是,依稀能够看出宏伟。

    尽管审美观上有区别,但是,夜枭可以肯定,这里是一座王城。

    非常古老的王城。

    至于是什么王城......

    在那崩塌的遗迹之下,有一个类似于魔族棺椁的物品。

    但是,此时此刻,那棺椁的内部,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事物留存。

    但是,依稀可以判断的是......

    这王陵的主人,应该是雌性。

    他们在那座森林里,看到了近似的装饰和痕迹。

    夜枭和漆黑巨人对视了一眼,齐声道:

    “幽灵公主!”

    他们之前留心调查过那位魔王的过往,发现那位魔王的似乎是出身于一个弱小的魔族族群。

    比起魔王是怎么陨落的,他们更好奇魔王是如何崛起的。

    人类?

    与人类勾结,里应外合灭杀原来的魔族统治者?

    他们还没有找到足够的信息,但是,至少可以肯定,血王子加布里埃尔,和其他的魔王子嗣不一样。

    幽灵公主,和其他的魔王子嗣也不一样。

    这两人,至少也是一个阵营的。

    .......

    破坏了贝内特身体内的魔器,直接斩杀了贝内特之后,血王子加布里埃尔,再次掠起一道血色影子,与那巨大的骸骨一同,对那火王子梅菲斯尔德发动了攻击。

    “该死!”

    暴怒的梅菲斯尔德身周萦绕熔火,但是,就在这个时候——

    冻结心魄的寒意涌起,一道幽幻的身影在他视野中浮现出来。

    幽灵公主。

    三人联手,果断狠辣地对着火王子梅菲斯尔德发动了侵攻。

    无尽的白雾与血色混同激荡,那能够熔蚀金铁的灼热熔火,却无法抵抗这轻飘飘的、没有压力的攻击。

    因为——

    在这血色激荡之时,梅菲斯尔德的身躯,便已经开始分崩离析。

    这些血肉,不属于他。

    涌动的血流,从梅菲斯尔德的身上飞出,向着那具巨大的骸骨涌去。

    这一幕,让梅菲斯尔德瞪大了双眼:

    “不!!!!”

    然而,他的哀嚎,很快就被血色雾影淹没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