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四章 沉冤昭雪  密十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行了,不跟你们扯了,可忙死我了,我来有两件事儿。  第一是来找深儿的,第二是来找万贞儿你的。”卢清天说道。

    “亚父请讲。”朱见深拱手抱拳道,万贞儿也行了万福礼然后微微额。

    卢清天沉吟片刻说道:“你觉得于谦这人怎么样?”

    “于谦?”朱见深没料到卢清天会这么问,但是心中却迅揣测起了卢清天的意思,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虽知于谦害的亚父的师父石方身体残败,也知道当年他们二人的恩怨纠葛以及亚父对于谦的憎恨与英雄相惜,即便如此,朱见深还是实话实说了:“孩儿回亚父,我认为于谦是我大明的忠臣。”

    “还有呢?”卢清天不动声色,脸上不喜不悲面无表情,万贞儿连忙拉了一下朱见深,生怕卢清天一会儿勃然大怒,卢清天却道:“万贞儿别拉他,让他继续说,他说于谦是忠臣,难不成要把我说成奸臣不是,呵呵。”

    朱见深抱了抱拳说道:“于谦之忠天地可鉴,比起前期的亚父实在是高尚的太多了,可是于谦所做的只是他认为的忠,所以在最后一些问题的处理上很不妥。如果当时与亚父两人能够化干戈为玉帛,我大明将会更加昌盛,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们的道不同,故而不相为谋。于谦走的路有些窄,过于偏执,他的心中有一个正道,正道就是做对的事,依照祖宗礼法办事。可是他却也时不时的也标新立异一下,脱离礼法,这就有些不伦不类显得过于阴狠毒辣大逆不道了,这也都是因为和他平时的作风不符才导致的。比如说他欲让藩王即位,甚至对先皇也是极为不敬。虽然先皇有些事情做的不对,可是于谦这样就不是一个臣子所为了,作为臣子你可以为了大明架空皇上,这个有情可原,但是你想擅自绝对谁来即位,那这哪里还是朱家的大明,简直是于家的大明。”

    卢清天点点头,示意他继续下去,朱见深又讲道:“亚父不同,前期你所作所为只是为了自己和中正一脉以及你内心的仇恨,这不怪你因为你本来也就是术数中人,不属于大明也不属于任何国土,所以你心中没有大明。当时若是问你,你死可以换取大明太平,您一定不会去赴死,因为天下与你何干?但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亚父您开始渐渐地关心起民生,视天下苍生生死存亡为己任,这时候你才是我大明的忠义之士。”

    “亚父处理事情的办法不能算正也不能算邪,更不能说是亦正亦邪,因为邪和正在你眼中根本都无所谓,您所求的只是达到目的罢了。而您脱不开的终归是一个情字,”朱见深说到这里,卢清天身体猛然一震,他突然想到了亲人死去后事托付之后的卢韵之,那时候的卢韵之是绝情的卢韵之,那么的可怕,那么的惊天动地。朱见深显然看到了卢清天的神情有些恍惚,好似神游仙境一般双眼已然失去了光泽,眼睛直勾勾的,但很快卢清天恢复过来,微微笑着说道:“你继续说吧。”

    “你现在为的是天下苍生之情,也可能是挚友的托付之情,还有你我的父子之情。故而你才忠于大明,如果我不是您的义子,只是一个藩王的孩子,或许今日你就会助我谋朝篡位了,只因为情字才把您羁绊住了。所以,可能您付出了许多,可能您为了对大明的忠诚失去了许多宝贵的东西,但是你的忠不纯粹,依然是从个人角度出的。但于谦不一样,他的忠没有私心,只有干净纯粹的忠诚。所以他可谓是我大明的忠臣,我敬佩他。孩儿说完了,请亚父指教。”朱见深有一抱拳拱手肃立。

    卢清天面色铁青,万贞儿可被吓得不轻快,手死死地握住朱见深的手,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卢清天深吸一口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有种,不愧是老朱家的孩子,也不愧是卢韵之的义子。”说到这里,万贞儿和朱见深微微一愣,看向卢清天,卢清天自己知道失言了,连连咳嗽一气说道:“咳咳咳,好孩子,不枉亚父对你的教导。既然你认为于谦是忠臣,那么你有没有胆量去推翻你父皇的决定啊。”

    “亚父,您的意思是为于谦昭雪沉冤?”朱见深的眼中冒出一丝光亮,虽然于谦把朱祁钰推上台,也是于谦的作用下他才被赶出太子东宫,流落民间的。但是朱见深并不恨于谦,因为于谦是他们老朱家的忠臣义子,其次没有于谦的这番行为,他也不会和万贞儿喜结连理。没有于谦他也不会认卢韵之或者说卢清天为亚父,而不认卢韵之为父,自己能不能坐稳太子的位置还是未知,到时候怕就不是被赶出宫去就完了的,很可能会被人整死在宫中。更何况当年卢韵之和曲向天等人围攻京城的时候,若是没有于谦把自己带出城去,怕是如今自己已经成为一堆灰烬了。

    于谦在民间的呼声很高,给天下之冤于谦拨乱反正,这份功绩不必什么都好,说明自己有见地,也说明了自己是个明君,仅这一条也足够被万世传颂的。可是,这还要看亚父的意思,万一.....亚父说的话太模糊了,朱见深一时间不敢再说下去。

    卢清天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的意思,我答应过于谦,而且这也是你父皇的意思,去做吧,昭告天下,为于谦正名,也让他的儿子女儿女婿都免去戍边配的罪行,回京吧。”

    “遵命亚父,孩儿明白,前朝往事不论对错,只单说于谦是忠臣,没有作乱之意即可。孩儿一定把事情办妥。”朱见深说道。

    “嗯,恩惠别一次性给的太多,慢慢来,今年先让他们回京,至于官复原职还是另加奖赏或者给于谦加冕官都放到明年就好,一次性给的太多人会不知足的。”卢清天说道。

    朱见深低头沉思片刻消化着亚父的教诲,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卢清天笑了,他又替卢韵之完成了一个心愿,记得夺门那夜,卢韵之答应过于谦,如今两人都已逝去,心愿只能由自己去完成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