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七章 随他而去  密十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朱见深大喜之后转而大悲,然后痛哭流涕,泪如涌泉,随即开始对着房间的墙壁呆,嘴中不停地嘟囔着,然后就一言不,好似疯掉了一样,于是开始了漫长长期不上朝。  万贞儿变得更加坚强了,她没有掉一滴眼泪,因为这个孩子本就是上天赐予的,卢清天也说过了,能不能保住要看造化,有了这些日子,万贞儿也尝试到了当母亲的快感,她已经知足了。

    孩子的得而复失,让万贞儿的内心有了一丝空虚,为了填补这份空虚,万贞儿开始弄权,朝堂之上她不敢触及,唯恐卢清天不开心,于是后宫之中,作威作福的万贵妃诞生了。

    卢清天的得知后只能暗暗叹气,然后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先让他们放任自流了一年,在这一年中各处传言什么皇帝不是贪恋万贵妃,更不是骡子一般精稀,生不出孩子来,而是万贵妃不让他生。而朱见深从小就跟着万贞儿长大,自然极听万贞儿的话,于是也不去临幸旁的妃子。偶尔做做样子给九千岁看,结果一旦现妃子怀孕了,万贵妃就让其打掉,不然强迫她们打掉孩子,并且关进冷宫。换句话说就是万贞儿生不出来,也不让别人生。

    对于这种说法,卢清天没表态,朱见深没法火,万贞儿也没有说什么。的确后宫当中,万贞儿横行一时,连王皇后都要每日来给万贵妃请安,生怕一个不小心也被废掉,丢了家族的脸。可是万贞儿却没有强迫朱见深不临幸妃子,更没有让别人堕胎,反而鼓励朱见深去临幸旁的妃子,虽然出于嫉妒心或许有些不高兴,但万贞儿依然这么做了。因为万贞儿爱朱见深,她只希望朱见深能好,能够膝下有子。

    卢清天之所以什么都没说,是因为他都知道一切的生,至于内宫万贞儿的僭越和朱见深的颓废,卢清天也能理解,谁遇到这么大的事儿都需要泄一下。半年后,卢清天进宫后先去见了万贞儿,对万贞儿的行为表示了赞许。

    同时卢清天如约的提拔了当时守在门外卢清天说要提点提点的小太监,那小太监震惊万分,因为他没有想到卢清天日理万机的还记得这事儿,可卢清天却微笑着说道:“得千金不如得卢某一诺。”

    最后卢清天来到了朱见深面前,朱见深目光呆滞直勾勾的看向前方,卢清天叫了他五六声他也没应,卢清天微微皱眉,御气吼道:“没出息的东西,老朱家怎么有你这样的种,孩子没了还能再生,江山没了那得用多少条性命才能夺回来,太祖皇帝披荆斩棘,杀败强敌,击退鞑虏,终于创下了万世河山,难不成就是让你来糟蹋的吗?”

    朱见深抬起头来,看着已然苍老的卢清天,大叫一声:“爹!”多么朴素的叫法,却包含着无穷的情谊,此刻的朱见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宛如一个孩童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找父亲哭诉一般,而卢清天也不再是亚父亦或是九千岁等称呼。朱见深终于又哭了出来,嚎啕大哭着扑向卢清天,躲入卢清天的怀中呜咽嘶吼最后低低啜泣。

    卢清天轻抚着朱见深的头说道:“好孩子,好孩子,别哭,为父在这里。”

    “爹啊,孩儿究竟做错了什么,上天要如此惩罚我。”朱见深哭泣着问道。

    卢清天摇摇头说道:“这都是命,你别担心,你还会有孩子的,但你要适当的临幸别的妃子。为父保证,再过两年必有一子。”

    “当真?”朱见深抬起头来,两眼含泪。

    卢清天答道:“为父什么时候骗过你,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孩子是否会健康长寿,但是我能算出日后你不止有一子,儿孙满堂或许对于一个尽职尽责的皇帝来说不太可能,但是你也绝对不会膝下无子老无所依的。”

    “孩儿还得让爹爹给我的孩子取名字。”朱见深的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但是神情却已然缓和了不少,带了一丝喜色。

    “否极泰来,这孩子应该是木字旁,那就叫朱佑极吧。”卢清天讲道。

    一对父子就这样相拥着,朱见深走出了内心的阴霾,终于重新开始登基坐殿,再次君临天下朝令百官。

    时间一晃又过了一年,卢清天的身体更加衰老了,本来卢清天就是继承了卢韵之为英子续命后的躯体,后来在对抗卢韵之毁灭高塔的余波的时候,体力耗尽不知不觉的转换了身体中的能量,再加上这几年劳心劳力的,卢清天现在已经犹如六十的老者一般了。自古常言道,人过六十古来稀,卢清天身体每日愈下,若不是有御气之术撑着,在加上自己炼制的丹药调节,早就扛不住了。

    即使如此白苍苍的卢清天目光依然敏锐,耳朵也很是灵敏,腰板挺得笔直,坏的只是他的内脏,就犹如当年的卢韵之一般,卢清天现在也时不时的吐血。生气了呕血,太累了呕血,就连平日里锻炼一番也不能过急了,否则依然会呕血。

    身体不好的不光是卢清天,还有钱太后。自从朱祁镇死后,钱太后成了未亡人,与周太后的处处风光争权夺利不同的是,钱太后日日吃斋念佛,为朱祁镇祷告,希望他能够安息,并每日与朱祁镇的灵位说话,告诉他朱见深的现况和大明的情况,让他安心。

    周太后心存邪念,朱祁镇活着的时候不敢对钱太后怎么样,朱祁镇死了自己儿子当上了皇上,她可算抓住了机会,于是日日冷嘲热讽钱太后。对此钱太后根本不理会,在她看来自己应该随朱祁镇而去,只因为自己是大明太后,故而不能自杀,而她的心也早就随着朱祁镇一起死了,故而对于周太后的话,她一点也不在乎,也没有生过一次气。

    本来钱太后就身体不太好,吃斋之下营养顿时跟不上,日渐消瘦,老病根也复起来。终于在成化四年,身体彻底垮了,但是卧床不起久病难医的她没有一丝悲伤,还面带着微笑念叨着:“皇上,我来找你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