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96章 激战博尔塔拉(十)  网游之暗夜刺客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算了,跟你一起这么长时间,你这点谎话还能骗得了我?”梦孟坐下来,淡淡的笑道,“看守所的民警刚才都告诉我了,其实我父亲的那件事情我早就想开了,向这种人不可能一直逍遥法外,就算这次没有抓住,下一次还有机会。  只要他有一天能伏法,我就已经很满足,你千万别为了这件事情搞得太沮丧了。”

    女友的理解让陈越宽慰了许多,但接下来生的一件事情却再次让他将已经放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手机的短信提示响起,陈越拿出来一看上面居然显示的是肖岚的头像,这是一条彩信,里面包含着几行文字和一个照片。

    “我在刚才的pk当中遇到了这个人,他的Id为水银灯,这人非常厉害,你要是有空的话,帮我查查。如果可以,最好能在现实当中见一面,似水流年确实很需要这种人的帮助。”

    在短信的最后,肖岚还附上了,水银灯的正面照片,而为了这个照片,当时肖岚还差点被对方的技能命中。

    将手机放回口袋,陈越饭也不吃了,穿上大衣便准备往出走。

    “你要去哪?”梦孟在后面问道。

    但陈越的回答却是答非所问,他只是关照梦孟晚上不用等他吃饭,然后便消失在看守所的那一片树林当中。

    当然,陈越这么着急是有道理的,因为就在刚才的短信当中,肖岚提到了水银灯这个Id,而陈越在来看守所的路上所遇到的他那老同学方舟,他的Id就是水银灯。

    肖岚当时是去追许亦非,那么出来阻挡肖岚的水银灯就很有可能就是许亦非的手下,  这种情况当然是陈越所不希望遇到的,毕竟许亦非的罪孽深重,方舟在他身边很可能会受到牵连。

    站在路边,陈越急忙给方舟拨电话,但让他失望的是,几次尝试,对方都是关机状态,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反倒是几分钟后,天津缉毒警的警车忽然停在了陈越面前。

    “你们这是……”

    “你刚才给谁打电话?”下车后的马占福对陈越说道。

    “给我的一个朋友啊。”陈越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实说道。

    “朋友?”马占福立刻反问,“你刚才分明是给胡大庆在打电话。天津网监那边已经将胡大庆的电话屏蔽,只要是有人接入,就会立刻查找地点,刚才在洗浴中心不会是你刻意将胡大庆放走的吧?”

    ……

    就这样,陈越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的时候就稀里糊涂的被天津缉毒警带走。只不过因为他是aTs的人,所以警察暂时还不敢将他怎么样。

    “我真搞不明白,你怎么会有胡大庆的电话。”在警车上,搞清楚情况的马占福惊讶的问道。

    陈越将手机打开,然后直接放在马占福面前说道:“你看清楚了这是我的同学方舟,不是什么胡……”

    “你怎么了?”盯着愣住的陈越,马占福急忙问道。

    但说这句话的时候,陈越也惊讶的愣住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情况——方舟和胡大庆根本就是一个人。

    来到警局,陈越直接到了马占福办公室,经过他在路上的申请,aTs已经直接命令天津警方陪和陈越办案。当然这样的结果又是让那帮警察一阵郁闷,如今aTs的权利真是大到逆天了,一个命令他们就得交出手中的权利。

    “胡大庆这个案子的材料现在是不是你保管?”办公室当中,陈越直接问马占福。

    “是啊,怎么啦?”

    “拿来我看看。”

    “你看哪份呢?”

    “相关证人和嫌疑人审讯笔录。物证材料,……你都拿来吧。”

    马占福犹豫了一下,还是掏出了保险柜的钥匙,把这案子的卷宗取了出来。由于没有结案,材料都是散页的,尚未装订,甚至主卷、副卷、证人证词。嫌疑人口供。搜查登记等等,都没有分类,杂汇在一起装在一个大牛皮纸口袋里。陈越一份一份地看,极仔细,一下午坐在那儿几乎没动地方。吃饭时间,他也没和队里那帮人坐在一起闲侃,一个人找个角落慢慢吃,慢慢想。想材料中的每一个细枝未节。

    不知是有意无意,马占福端着饭碗坐过来了。

    “看的这么仔细啊?从胡大庆的案卷里面,怎么,你是有什么想法吗?”

    陈越低头吃饭,闷着声音说:“没什么想法,看看。”

    马占福看着他,指着案卷当中的两个嫌疑人页说道:“那两个人都是我主审的,你看笔录里有什么遗漏的方面吗?”

    陈越翻起眼睛:“我可不是在复查你的工作。”

    马占福本想开个玩笑,未想到陈越如此没好气,一时无话。陈越并没留意他脸上的尴尬,说道:“从胡大庆从表露出来的做法看出,他并没有离开天津,还在抛头露面地到处活动呢。我想咱们总得做点什么,不能光等着群众看了通缉令找上门来举报吧。”

    马占福并不十分让人信服地解释道:“倒不是不能做点什么,可现在确实没什么具体线索。靠咱们手里掌握的这点口供,这点情况,铺天盖地去查,得花多少人力啊。现在咱们手上的案子这么多,哪个不重要?大海捞针的事咱们现在做不了。”

    “那好,”陈越说,“这个针我来捞,我现在反正手上没有案子。”

    马占福愣了一下,极力把口气缓和着:“陈专员、你的心情我理解,胡大庆和你女朋友的事情我们也有所了解。可这事不是我们急能急得出来的,你可不能感情用事。”

    陈越脸上一下子难看极了:“我看看案卷,我想把有些情况再搞搞清楚,这不都是正常工作吗。我觉得这案子应该再下力量搞一搞,怎么就是感情用事?”

    马占福也抬高了声音:“这案子下步怎么搞,要听处里的安排队里的部署,你一个人调卷看,看了想怎么着啊?”

    陈越没有回答,也许马占福的声音把他压住了。他只是赌气端起碗来走出食堂。不过,事后陈越回想起来,倒是马占福的这句话,让他把自己应该怎么着,给想定了。

    反正当时陈越的做法是,直接走回到马占福面前,然后掏出自己的aTs证件说道:“看清楚了,根据国家紧急情况应急处理办法,现在我以国家紧急情况应急处理中心副主任的身份想你传达aTs总部的决定,从现在起,天津市进入一级警备状态,公安部门的所有职能移交暂时aTs,所有相关办案人员,全部听候aTs调遣。”

    看着一脸震惊的马占福,陈越最后高升说道:“迅解决吃饭问题,2o分钟后,所有人上交手机以及其他通讯攻击,到会议室开会,如果有谁迟到,自己脱掉警服滚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