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30章 血疣与鸟纲  末日之丧尸侵袭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际的阴云越压越低,尽头是连绵的火烧云。傍晚时分,贺豪与夏雪等人的分头部队集结,肃清了城内的丧尸,而后跨越利爪城区,攻进心脏城区,直抵血钟要塞。

    原本众人以为会与角蝇有一场战役,却没有想到图河这最后的防线居然是空无一人。

    吴迪扛着格洛战锤,坐在顶层大厅中的正座上嗤笑:“无胆鼠辈。”

    一旁的夏雪用脚尖踢了踢吴迪身下的座椅,在引起他的注意以后,暗示贺豪还站着呢……

    吴迪明白夏雪的意思,而后轻蔑的撇了一眼,站起身。他心里也清楚的明白,究竟谁才是这里的主宰,谁才配坐在这唯一的椅子上。

    贺豪用铁手划过厅中的桌案,然后抿了一下指尖上的血。他不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有大量的新鲜血迹。

    结果脐带哥打断了贺豪的思路,他翻身爬上桌面,亢奋的嚷道:“没想到你真能打下图河市!以后咱们可以在这里称王称霸!4万住民对我们俯首称臣,以后的生涯坦荡无比!”

    贺豪笑了笑,这次轻易的就能大获全胜,难免有些高兴。虽不及脐带哥这般忘乎所以,但也是满心欢愉。

    “明日整顿全城,官宣新的统领。”贺豪攥着铁拳,在桌案上敲打着,而后又道:“这次参与行动的众人全部犒赏,图河内的一切,要什么,给什么。绝不吝啬!”

    夏雪盯着贺豪的侧脸,紧攥着拳头的欢笑。她没有任何需求,纯粹是为了高兴而高兴。

    “我要一整条毒液巷!”脐带哥眼睛瞪得溜圆,他没想到贺豪竟会这般豪爽。

    “我要城区里面的湖心别墅,那里像末世前一样宁静,如果可以,真想从此退役……”狗三腼腆的说道,也不知是真心还是玩笑。

    “瞧你那点出息……”吴迪点燃一支雪茄的同时,含糊应道。他仿佛吃了枪药,看谁都是横眉冷对。

    “泡芙呢?”夏雪这时才意识到有人尚未归队。这一句话也引起了贺豪的注意,他取出随身携带的耳语通讯器,呼叫道:“泡芙,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回图河。”

    通讯器里没有传出应答,只有沉默,这沉默很快就渲染了整座大厅,落针可闻。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夏雪颇为紧张的说道。她明白此刻的局势已经尘埃落定,泡芙没有道理不回信。

    “泡芙?”贺豪又唤了一声。

    “敌,敌袭……金盏花营地请求支援!”惊恐求救从通讯器里传出,那声音变了调,听不出是谁。

    众人心头一惊,不用细想也知道洱源市的援兵打来了,对方的实力似乎还很强,至少能压着泡芙一队人马打。

    “我愿前去!”小贝请命道。

    贺豪抬手示意众人不要乱,而后向泡芙响应道:“撤退,让对方的人马渡过来。我们兵分5路,在城中驻守。”

    “是!是……”

    众人疑惑不解。古往今来,皆是拒敌于千里之外,而贺豪不仅不阻,还要放行敌人攻来,实在是让人难以捉摸……

    其实贺豪有自己的想法:泡芙既然无力御敌,那么多去几支队伍,就能成功么?答案显然是未知的。既然有陷阵难拔的风险,又何必再搭上其他人?

    贺豪是有能力化解危机,但他要去了金盏花营地阻敌,刚刚得手的图河谁来守?一但出了差池岂不是得不偿失?

    进犯者当御,窥觎者当防。所以贺豪以逸待劳,泰然守之,自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至于泡芙能否安全撤回,贺豪并不担心,他相信泡芙有这个能力……

    ……

    时值入夜,昏暗的天空之中隐隐传来簌簌之声……

    “暴风雪又要来了?”等待泡芙回归的狗三爬到毒液城区临时搭建的防御工势上,他向天际尽头眺望,祈祷风雪来的晚一些。

    心愿成真,风雪未至。但让他始料不及是天空之中出现大量的暗影,簌簌之声源于它们。

    “那是什么鬼东西?”狗三碎念着,开启滞影面具的勘测视觉,他发现那其实是一群飞鸟。

    飞鸟体型巨大,身长4米,翼展6米。翎羽血红,短绒黝黑。它形似乌鸦,生有多目。骨质钩喙足有50公分,能吞金食铁。这飞鸟的数量不下于3万。乌泱泱一片,遮天蔽月。

    一些协助防守的住民只闻其声,就知道来的飞鸟是什么,有些人脸色煞白,痴痴碎念“是血疣……鸟纲的部队来了……”

    转眼之间,血疣群从天际掠来,它们在发现活人以后,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犹如雾影一般将前线笼住。

    狂徒们火速射击,可面对几乎是无穷无尽的血疣,大冠军的火力显得非常疲软,原因不单单只是因为它们的灵活性极高,还有它们的防御力也异常惊人——短绒翎羽下是空心硬骨!

    血疣自旋猛扎,就能钻进火力网,然后用巨大而有力的爪足将人们擒住。这攻势对于狂徒而言,反手一串子弹就能挣脱,可对于住民而言,一些反抗皆是徒劳!

    寻常武器的火力不会让血疣放弃进攻,于是有人就被这怪禽拉上了半空。随着血疣双爪发力,那人便被撕成两半——腰部开裂,肠子;脏器成挂的甩出,鲜血有如瓢泼,淋了下方众人满身。

    接着血疣双爪一抛,两截身体就翻飞而起。异禽再一盘旋,就囊入口中……

    死者并非一人,而是成群成片。数千人的防线瞬间被撕破,一下就死了过百。

    “掩护!隐蔽!”狗三挥刺霜寒曲矛,挑落一只血疣后咆哮。

    得令的住民纷纷跑进周边的建筑里,打算龟缩防守。未料血疣双爪撑地,能像鸵鸟一般的冲锋奔跑。它们点着头,扎着膀,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几名异种人类挥舞利器与之肉搏,可血疣总能灵活避过,随后猛得凿戳,骨喙就把那人啄得通透——喙钩从头部的眼眶;口鼻中扎入,一下就能把人戳死。能招架得住攻势的人反而更惨,他们会被血疣啄得露出白骨——真正意义上的活剥生吞……

    盘踞在防线上的血疣越来越多时,吴迪率领人马杀出一条血路,来与狗三汇合。只见他挥摆格洛战锤,喷出光带,光带就像炸开似的四处飞射,于是大量的羽毛混着血肉散落开。

    与此同时夏雪也退守过来,只见她挥摆一条银色的锁链在头顶兜转,那锁链越甩越长,越甩越快。

    那是一件f2z0级武器——摩尔星云。

    摩尔星云所拥有的摩尔质量并非固定值,而是能在运动中以(基数100%-5000%)的速率无限增长。所以这件武器在只要保持挥舞,它的长度就会无限延长。

    而f2级的摩尔星云拥有‘曲轴性降量’。简单来说摩尔星云每形成1个曲轴,无论曲轴周长是多少,都能降低50%的总重量。

    也就是说2/20kg的摩尔星云,能在60秒内形成120–6000的挥舞风暴,总重量也能达到1200kg–60000kg的惊人程度。如果摩尔星云形成9个曲轴面,那么它的重量就会降至初始值!如果曲轴面持续增长,重量则持续降低。

    随着夏雪娇喝一声,她猛得将已经覆盖了370平米的摩尔星云甩出,下一刻,打破了曲轴面的银色锁链以47吨的冲击重量贯向天空!

    星穹摆渡!

    “悠奥——”随着质量恢复,摩尔星云发出了低沉的颤响,它所笼罩住的血疣都被撞成了肉糜与骨渣。别说是异禽,就连落下时被扫中的楼宇都应声粉碎!

    刹那之间,沙石弥散。而在这烟尘中,是陷阵的精锐狂徒!他们始终保持火力不断输出,尽可能射落下更多的血疣……

    随着狗三;吴迪与夏雪的集结联防,血疣群的威胁性大大降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推演……

    “一鼓作气!”夏雪拔出腰间的x超新星,向着周围的同伴们打气道:“只要守住这最后一刻,我们就真的胜利了!”

    突然间!血疣群中疾驰出一道庞大的暗影,由于它之前一直匿迹在这异禽群中,所以众人竟无人察觉。直至那暗影冲至夏雪面前时,她才觉有异!

    那暗影是一只更巨大的血疣,它体长8米,翼展12米。翎羽红的能滴血,短绒黑的都发亮。骨质钩喙粗大无比,上面布满细密划痕。狭长尖峭的鸟首上扎着钢针一般的短羽,短羽内的8只眼睛发着翠色幽光!这更巨大的血疣披着量身打造的骨甲,骨甲护胸裹腹,露着龙爪一般的锐足,在它的脊背上,骑乘着一名魁梧的男性异种人类……

    男人身穿墨色翎羽轻甲,头戴鸟颅尖盔。手持一柄长刀;一把刺剑。身后插着四面靠旗。旗杆为骨,旗面为皮,血印四个大字——怙、恶、不、悛!

    那刀是‘鸿门大苗’。

    那剑是‘白冢灵风’。

    夏雪发现这乘着血疣的男人时,对方已经挑手斩出鸿门大苗。这一刀力沉无比,直接将夏雪砍翻在地,她身上的墨图长衣银光湛湛,显然是遭受重击!

    血疣从夏雪身上掠过的一刻,那锐爪直接将她提起,而后打着旋的飞向高空。在奋力撕扯过后,发现无法将长衣撕碎,它便顺势将夏雪抛了下来,她那身子就像炮弹一般的贯进了楼宇之中,而后再无动静……

    “夏雪……夏雪!”吴迪看到这一幕,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而后他端举战锤,狂喷格洛射线!

    乘着血疣的男人早有防备,他不知以何方式驱赶血疣,只见那异禽如同幽灵一般的飞速翱翔,瞬间就匿迹于淹没夜空的血疣群中。

    “去看夏雪!”吴迪唤着狗三。而就是这么分神的一刻,那乘着血疣的男人又突然杀出!它端举白冢灵风,直刺吴迪的胸口!

    速度之快,吴迪都未察觉。这一剑正中其胸口,顶着他在地上拖行数十米,所过之处,卷起漫漫沙尘!

    万幸墨图长衣加身,吴迪未被一击毙命。可那男人翻出连串的剑花,也是将他砍翻在地。最后一剑更是挑飞了吴迪手中的格洛战锤……

    “狗娘养的!”狗三跺地冲锋,向着那男人追去,结果对方驭禽冲天,欲要再度匿迹。

    狗三目不转睛的盯着它,看着对方在血疣群中兜转,绕了数百米后向自己冲来。结果自己脊背露了空门,被数只血疣扑倒在地!

    狂徒拔出光菱长剑来援,助他脱困。可此时那男人已经杀来,一记重斩,在以狗三为中心的人群中,砍出一大片血浆!

    交锋的一刻,寒芒突现,但寒芒只是刺中了那巨大的血疣。至于男人,根本就无法伤到!

    “畜牲!”狗三推开压在身上的半截狂徒尸身,爬起后向着楼内落跑,他打算将那男人引进利于自己的地方。可后者并不穷追猛打,而是对狂徒们找展开了无情的进攻……

    追随夏雪等人的狂徒并没有笼鼠靴甲,他们面对拥有绝对制空权的男人无招架之力。纵使是大冠军不住扫射,也很难透过漫天的血疣群伤到他……

    堪堪爬起身子的吴迪向所有人下令:所有人放弃前线防守,向魔窟高峰转移——不能再增加无谓的牺牲!

    可是防线上的住民却根本不敢离开躲藏的建筑,甚至都迈不动腿。辉煌的人不认识那男人,可住民们认识……

    它,洱源市三权中最强的男人。

    血疣饲主:鸟纲!

    ……

    l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