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后记 青春将逝,下个路口见  重生之大涅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后记青net将逝,下个路口见

    先我承认最后结局非常的狗血。   但这不是烂俗的抢亲,这是类似《四个婚礼一个葬礼》那样顿悟然后如音子弹那样侵破世俗的壮举。

    这个结局是早在半年前或者一年前,亦或者我最初开始动笔的时候,就隐隐有轮廓并逐渐清晰起来的。

    我一直想最后应该怎么样来表现最后的结果。然后我所有的技巧和轻灵都举步维艰,我感觉自己深陷泥潭,写每一个字都异常吃力但异常用心。像是负重艰难的跋涉,但是内心却拥有强大的动力,论这段路程如何艰难,爬也要爬过到那一头去!

    我必须要写到苏灿跨过这头的距离,在这个过程中穿破世俗枷锁和桎梏,走到时空的对岸,然后握住那样的一只手。嗯,好的,或许是两只手。

    然后带着他所攫取到的某种生命真义的东西,穿越冲破一切桎梏。如初生的鹰隼最终展翅,穿透云霄。而我也不知道苏灿所攫取的生命真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说不清楚,只能以不遗憾作答。因为说不定若干年后又会有新的解释,而我现在任何言语都难以将其表达得jīng准,我这么写,也是剧情中冥冥某种上帝之手,执导我我这么落笔下去。

    当这个故事写到这里,就达到辉煌了,也就最终可以结束了。任何在对他们描绘的撇,都实属多余。

    当初在看《四个婚礼一个葬礼》之前,就有数铺天盖地的好评,后来我看了,现这算什么狗屁结尾和经典。在我的想象中,真正的结尾不是查尔斯敢直面自己的内心,有勇气在不情愿的婚礼最后一刻打断这一切。而应该是他过去牵着凯莉的手,然后当着亲朋好友冲出教堂,最后再狠狠把mén关上,最后最好在教堂mén把上cha根铁钎。然后有数人在后面噼噼啪啪的拍mén。

    这才霸道,这才算爷们儿,因为咱们都是爷们儿是不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纠结。

    但编剧没有这样做,看,其实我比这部戏的编剧还牛b。

    于是我让苏灿如此做了。我让他冲过那些阻碍,用重生者的灵魂对抗这个世界所有世俗的眼光,以及直面人内心最深处的答案。谁说这是言情剧结尾,这就是真爷们儿的结局!

    其实苏灿从迈步到过去再到牵着林珞然唐妩离开。这就像是当年很多人都做过的那样:乔布斯为了创建苹果毅然卖掉了那台陪伴多年晃晃悠悠的汽车。那位在二十八岁就成为世界著名空气动力学家,却放弃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地位名誉和权力,毅然回归贫瘠的祖国奠基现今国家战略武器的老人。那个摒开哈佛同学让他做一个技术员,而担负骂名自己创立脸谱的马克扎克伯格,以及离开脸谱创立youtube的陈士骏,或者这本书里的历史中,扎克放弃微软的9o万年薪,和苏灿一起打造脸谱。

    他们都借由这种普通人不具备彪悍的行动,做出了那个时候他们该做的事情。有些人失败了,所以他们成为了庸碌者,就像是他们没行动过一样。而有些人成功了,他们改变了世界。

    而苏灿在最后的结尾,用这种霸气的方式,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至于婚礼上其他人的看法,至于是不是得罪了很多人这重要吗?真的重要吗?

    我很幸运写出了这本书,将我的个人情感和某些相似的经历融入进去,以及可以让大家探讨其中略显闪光点的东西。整本书写作过程是困难的一件事情,先要查阅巨量的资料,然后这些资料甚至只有百分之一可以用,还要避免大家看上去枯燥乏味,想办法在付诸文字的时候,如何让大家看得舒服。我长年累月的这样写作,翻书,然后就这样度过了近两个net夏秋冬,有时候一睁眼一闭眼之间,觉得那些时间飞逝而过。

    这些都是写这本书宝贵的点点滴滴。最重要的,是我拥有了你们。拥有了你们这群读者支持,这代表大涅磐完成了她的使命,他凝聚了你和我,并将这种距离拉近,维系巩固。

    昨天写完的时候,大脑都是麻木的。现在回过头来看,觉得还应该改末尾的一些xiao地方。

    于是我稍稍添加修改润sè了一下,对整体足轻重,但至少对落脚做一个怀缅的响应,应该会舒服很多很多。

    也许我还应该跟你们大家说一些这本书里面其他那些男孩的故事,以及一些我很喜欢nv孩的故事,还有一些人的故事,甚至很多很多说不完的话。

    但实际上,我却没有太多可以说。

    我的脑海里始终有一幕画面,那是黄昏的学校音乐楼,兴许那还是一个高三兵荒马1uan人心惶惶的时期。

    在音乐楼最高层琴房里面,有个nv孩在夕阳的背景下拉着xiao提琴。她拉拉出来xiao提琴的悠扬。已经把所有的悲欢离合都融汇了进去,我真希望你们能听到这种琴声。

    就像是太多这种镜头般的东西一样,我想对大家说的很多很多几天几夜的话,已经在昨天,用大涅磐这本书娓娓述说完了。

    如果说有这本书还有后记,那么大涅磐整体就是一本为大家写得后记。

    我还是很喜欢苏灿在逆境中得反击,因为我们身处很多不公和困境的时候,都需要这种东西。我也很喜欢苏灿两世灵魂带来的觉悟,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是我重生了,我能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有没有这样的勇气?谁知道呢。

    我非常喜欢一个朋友说的一句话,说我云青net如狗血般喷薄。是的,要看一个人缺乏什么,就看他炫耀什么。所以说,有的时候,我们需要这样的狗血。因为我们正在失去他。

    至于新写作计划的问题,会在最近给大家答复。

    于是还想最后的跟大家狗血的相约一下。

    青net将逝,而我们下个路口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