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千五百三十八章 这套路不行,给我换一个  神话版三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晔微微点头,他能明白这种心态,对于普通的将校来说,这个时候跟着关羽混一个覆灭贵霜的战绩其实非常不错了。

    可对于张任这种已经熬出头的将帅,他们的诉求与其说是别人眼中的战绩,还不如说是别人眼中的评价,而要维护刘璋的颜面,评价的意义是远远大过战绩的。

    “去困难的战场,虽说压力更重一些,但所能展现出来的极限也更高一些。”贾诩颇为平淡的说道,“到了这个程度,要求官职爵位的话,其实已经没有多少晋升余地了。”

    和法正的情况近似,如果不是为了自我实现,法正的前方其实已经没有多少位置可以争取了,甚至再继续努力也只是虚职的提升,爵位到了列侯之后,再往上的提升就实封来说已经不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了,尤其是开启了分封之后,想要得到什么,靠自己就是了。

    “所以你认为对方会去是吗?”刘晔有些摸着下巴看向贾诩,在这件事他能以张任的立场进行思考,但他无法得出贾诩这种准确的结论,除非是刘晔开精神天赋。

    只不过最近几年刘晔也在逐渐的深挖自身的能力,毕竟所有的答案都是由自己的大脑整合信息得出来的结论,那么不使用精神天赋得出正确的答案本身也是对于自己能力的一种发掘。

    当然这种行为也就是在目前这种不涉及到重要军务政务的情况下,真的有事,还得靠精神天赋去顶。

    另一边司马孚已经抄完了寇氏的战报,而随着钟繇完整汇报过来的战术战略情报送抵之后,司马孚陷入了一种动摇状态之中。

    “长倩,我有些事情先行离开了。”司马孚面色有些苍白的看着荀恽招呼了一句,而荀恽看了一眼司马孚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可以先行离开,他们这些人在政院的地位相对比较奇怪。

    “叔父,那位怎么了?”荀缉有些奇怪的看着司马孚的背影说道。

    “之前所学的一切都受到了冲击,他需要有人给于他一个解答。”荀恽神色平静的回答道,一边说,一边从一旁拿起一些处理过的公文,进行整理和学习,毕竟他们两个也是被抓来打杂的。

    “这有什么受到冲击的。”荀缉无所谓的说道。

    不就是权谋被军事贵族以非常不要脸的方式破解了吗?可回忆一下几百年前,军事贵族不都是这么干的吗?曾经他们的先祖还是春秋战国时期有着封地士卒的贵族的时候,不都是这么锤爆敌人的吗?

    “不一样。”荀恽摇了摇头,“这涉及到我们的家学构造,我们家是最正统的儒皮法骨,我们传承自荀子一系,所学的知识之中本身就有如何扫平天下的部分。”

    荀缉点了点头,毕竟是法家一系,虽说有儒家的外壳包着,可本质上法家本身就有一种将不听话的玩意儿暴力毁灭的习惯。

    只不过这种暴力毁灭会带上一种统治阶级的集体意志体现,以表现其正义性,再加上儒家的宣传形式,这种行为可以保证正统性。

    故而荀家的后代对于目前这种环境非常的适应,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换了一个铲平的对象而已,其他的完全不用改,甚至铲国外比铲本土更让荀家人心情舒畅。

    “司马家是不同的。”荀恽摇了摇头说道,“他们走的是内斗模式,学的都是如何添乱,但这些都是需要有一个大一统的王朝从上往下分发权力去斗争,去攫取,而现在这些真的用不上。”

    荀缉也很聪明,就算是年纪小,看问题不够全面,可荀恽给他解释到这个程度,他也明白过来为什么司马孚为什么总是有一些他看不明白的行为,双方受到的教育有很大的不同。

    “算了,别管人家的事情了,司马氏的老爷子将他弄过来就是为了扭转这种心态,看现在的话,应该是成了。”荀恽摇了摇头说道。

    陈曦言传身教了三个月,效果还是有的,毕竟陈曦的处理方式有时候真的相当简单粗暴,让司马孚已经认识到了霸道的存在,再加上某些不讲理的操作,已经让司马孚有些动摇了。

    而寇氏的行为,对于司马孚来说真的是一记重药。

    实际上司马孚做完陈曦安排的事情之后,面色苍白的回自家司马氏在长安的宅院,去见自己的祖父,这一次他有很多想问的东西。

    “叔达,看你的神色,心神不定,出现了什么问题吗?”司马儁还是老样子,也不和黄阁那群老家伙厮混,每天窝在自己家里面,一副等死的神情,不过眼见司马孚进来,司马儁还是看到了些许不同。

    “祖父,我们家这么多代的积累在这个时代真的有意义吗?”司马孚带着几分疑惑看着司马儁询问道。

    “坐下说吧,这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吗?”司马儁笑着说道,“意义这种事情很难说明的,实际上光是看着你们这些子孙后代,我们这些老家伙就已经觉得很有意义了。”

    “长沙寇氏,您有印象吗?”司马孚带着些微的怀疑询问道。

    “威侯的后人啊。”司马儁想了想说道,毕竟历经了这么多朝,退圈的玩家司马儁也是有着记忆的,寇氏当年也是非常风光的,可惜再风光生不出来孩子,也得退圈完蛋。

    别人家的祠堂排位一般都是梯形,或者是金字塔形,惨点则是竖条型,再惨点撑死是倒金字塔,逐级递减,寇氏的祠堂就差是一横,然后一条越来越细的竖条型,远看有些像是T型。

    “是的,对方拿下了朱罗王朝。”司马孚简单粗暴的将答案告诉了自己的祖父,“没有任何特殊的方式,也没有什么看起来像是计划的地方,就是莽上去,然后三个月之内,将人口百余万的达利特-朱罗王朝覆灭,现在寇氏人都在坦贾武尔城了。”

    司马儁闻言张了张口,说实话,在司马儁的印象之中长沙寇氏已经退圈很多年了,从寇荣从中央朝堂退圈之后,这四十多年就没见寇氏冒头过,要不是司马儁和对方同朝为官过,外加寇氏当年确实是相当兴盛,搞不好司马儁都想不起来这么一个近几十年低调的家族。

    “没有任何的计划,就是就地买奴隶,从其他家族手上借人,然后拉了大概有二十万人直接冲了过去,中间一阵乱战,就获得了最终的胜利,祖父,您说的新时代就是这样吗?”司马孚感觉自己真的白活了,自己学的东西套路都有问题吧。

    “这……”司马儁嘴角抽搐了两下,他也是当过将军封过侯的人物,虽说不是什么名将,可他可是明白统帅二十万杂鱼到底有多困难,寇氏的这种行为,可真的是看着简单,做起来要命啊。

    “我们家算计了那么久,到现在也才是有把握在接下来动手的时候割裂出来数百里的一块地方,而且到时候兵力,组织架构都没有确定,可寇氏这种……”司马孚看着自己的祖父,说实话,司马孚现在真的认为自己白学了。

    权谋,权谋有个屁用,对方几十万大军冲过来,直接将你、你家、你国全铲了,还能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权谋太慢了,效果太不明显了,对方三个月做出来的结果,他们五年都没干出来,而且还需要继续干下去才能出结果,本身这三个月司马孚就被陈曦带的有些动摇,而寇氏这一方猛药,就差让司马孚反转黑化了,权谋?解决不了问题啊!

    “我们占了先手,花费了五年,现在拉出人手能打过寇氏吗?”司马孚看着司马儁非常郑重的询问道,哪怕在询问的时候,司马孚内心就已经有了答案,但他还是要问一下。

    司马儁估计一下一个能统帅二十万大军,在三个月之内铲平一个百万级人口国家的狠人,尤其是这二十万大军还是从本地借的杂鱼,寇氏这是出了怪物吗?

    又估计了一下自家的体量,看起来自家也挺强的,可完全没意义,正面对上肯定打不过,脑子能解决很多的问题,但智力智力,智慧也是需要基础的力量来维持说道,寇氏这种玩法,一拳能将他们家脑子打出来,扯个鬼的抵挡。

    “也就是说我们花费了五年,不及对方三个月?至于寇氏准备和发展,看他们借人的记录不提也罢。”司马孚看着司马儁脑子已经有些沸腾了,司马儁点了点头,他不会否认事实的。

    “二十倍的效率差距?”司马孚一脸崩溃的神色,司马儁点头。

    司马孚直接将自己的外袍扒了下来,将负重丢到地上,“给我换个更重的,还有给我报个国子监的军略班,学个屁的权谋,效率这么低,根本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我去学军略和兵法战术。”

    司马儁闻言摸了摸胡子,对于司马孚如此表现并没有什么不满,现在这个时期,兵法战略才是未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