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千五百三十八章 全新的版本  神话版三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司马儁将司马孚搞到陈曦那边去,就是为了让这孩子赶紧放弃权谋,现在这个时代,权谋学的再好,遇到不讲理的军事贵族,头都给你打爆了,分封在司马儁看来就这点不好,本来好歹还粉饰一下自身温文尔雅造型的世家,果断走向了以暴制暴的路线。

    当年春秋战国的时候,儒家的理论为什么传递不开,说白了不就是在那种军事贵族横冲直撞的时代,儒家的礼、仁根本树立不起来。

    老实说要不是孔子是山东猛士,战斗力凶残,礼和仁这种符合人类道德观念,但是不符合社会大背景的玩意儿,早就被人顺手铲平了。

    之所以能在春秋传递开来,有一半的原因都是因为孔夫子这个猛士能在那种虎狼横行于野外的地方游历诸国去传播自己的思想。

    哪怕自己的思想不符合这个时代的背景,很多人看自己不顺眼,可这东西毕竟是符合人类道德理念,只要看自己不顺眼的家伙弄不死自己,那自己的思想和理念肯定能传递下去。

    从本质上讲,在霸者纵横的时代想要传递自己的思想和理念,自身必须要要足够的强大,没有这个先决条件,就春秋那种不行就战车怼人的情况,恐怕真的没办法传递思想和理念的。

    目前陈曦重开了分封之路,世家很自然的学习祖先的路数,然后故态萌发,毕竟这条路靠口才和算计是没有前途的。

    就像当时卫觊被几个家族给堵了,如果靠辩才,别说卫氏本身就不占理,就算本身占理,面对那几个家族也得被做成菜端上去。

    于是果断手滑了,将别人搞成一盘菜端上去,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好办法,而目前这个时代,权谋已经不再是通用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了,时代的迅速更迭,让内斗政斗性质的权谋已经失去了价值。

    顶级世家在有多余人手的时候,都会培养这么一个人用以为接下来的朝堂斗争做准备,可时代的更迭,让这个人已经失去了意义。

    就跟当年的杨修一样,他所学的东西,在国家鼎盛的时候,他只要按部就班的站到三公的位置,发号施令就可以了。

    杨修做事的方式完全不会在乎别人的心理感受,他只需要处理事,只要结果有利于自身,有利于己方就可以了,视其他人于无物。

    这种做事的态度,在杨家依旧占据朝堂三分之一,作为五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的豪门,天花板的压力能稳定传递下去的时代,杨修的做法完全说不上是错。

    因为在那种时候,规则内的斗争只需要利于自身,利于己方,杨家就能兜住,可现在的话,十余万大军开过去,就算你杨家五世三公,只要没有亡者复苏这个技能,那就是一条命。

    这就是时代的更迭,很多固有的规则被碾碎了,新的规则在时代的碎渣上野蛮的成长,权谋有用的只剩下军略、战术、人心这一部分,至于曾经所学的政斗,借汉室的刀砍杀政敌这些,已然没用了。

    任你口才再好,借势的能力再强,合纵连横的手腕再怎么高妙,力量达不到某个下限,只需一声令下,人头落地便解决了问题。

    霸道会让人反感,但同样霸道也会让人敬畏,区别只在于强弱,力量不够,能被人推翻的霸道,那只是海滩上的沙雕,只要浪潮够大,就能覆盖掉一切的痕迹,可力量够强,无法推翻的霸道,那只会让人敬畏,会让更多人景从云集。

    毕竟作为人,先天性就会认同强者的观念。

    各大世家不眼馋陈曦手上的产业链吗?不眼馋那些大牧场吗?不眼馋那些农场吗?不眼馋那些加工厂吗?

    怎么可能不眼馋,放曾经的时候,一个一年能产出一亿钱的产业,足够让绝大多数世家大打出手了。

    为什么现在就像是没看到一样?不就是因为惹不起吗?

    陈曦的饼画的很好,实现的也很好,可陈曦要没有现在这样的力量,扯什么分封,把陈曦的产业分一分,大家窝在中原不也好过年吗?

    “权谋是有意义的,但那是以后,现在的话,那些用来和自己人斗的招数意义并不大。”司马儁心下嘀咕了两下寇氏,面上还是颇为平和的对自己的孙子说道。

    “嗯,我已经懂了。”司马孚已经过于强烈的冲击,已经彻底醒悟了过来,决定放弃在政斗方面的发展,转而多加锻炼身体,修习兵略战术,努力成为一个有用的战术性人才。

    顺带一提,司马家苟命是很有一套的,司马孚正史虽说苟命失败,但好歹也在人均三十多岁的时候,活到了九十多岁。

    “好好练习我给你的那个内气修炼手册,那是经由各大世家合力编撰出来的有利于身体发育的修炼方式。”司马儁对着司马孚告诫道。

    这个内气修炼手册已经下发到中原各村寨了,各大世家现在基本已经不想管百姓基础素质变强之后,会对他们造成什么样的冲击了。

    毕竟现在这个情况,没什么太好的选择,至少本土百姓和世家是同文同种,再加上军功爵的延续,以及原本构想的九品中正制度还没有上市就被强行退市,未经历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时代,各大世家还是愿意承认从普通百姓之中升迁出来的强者的。

    毕竟军功爵制度的存在,让普通士卒是存在从平民到列侯的可能的,尤其是恒河之战得胜,使得大量黄巾出身的百姓,在洗白上岸之后,拿到了十级以上的爵位。

    诸如李条,这一次很有可能受封亭侯,这等残暴的晋升方式,说一句过分的话,你可以不认识对方人,但你需要认识对方的刀,能这么上来的人,惹急了真的不会介意将你带走的。

    这个时代百姓还算是人,虽说和春秋的国人相比已经算是降格了,但好歹还是人这个水平,不至于闹到过了南北朝之后,门阀和百姓已经不是一个物种的程度。

    就目前,各大世家为了抢吃的,还是愿意本着磨刀不误砍柴工的想法,将本土百姓也养成小号,不求别的,人均比隔壁欧洲蛮子能强一个档次那他们未来就能将现在的投资十倍的赚回来。

    毕竟吃到现在,各大世家也得考虑一下什么叫做边际效益最大化,哪怕他们没有计算公式,但经验和感觉还是能让他们明白现在选择那条路更好一些。

    于是现在中原百姓居然拿到了相当高端易懂的锻炼身体素质的修炼方式,更让陈曦无语的是,各大世家还真能组织出来人手给百姓普及如何提高身体素质,让自身长得更健壮。

    之前让这群人派人出来教人读书识字,人都凑不齐,结果现在自家需要了,问题就算没有彻底解决,居然也在努力的推进之中,不得不说主观能动性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太重要了。

    当然见这群家伙这么卖力的搞身体素质强化之后,陈曦开始卖牛奶了,虽说没办法卖到全国各地,但是北方靠近牧场的那些地方还是能供应上的,哪怕产的不多,但本着不亏的想法,陈曦大量供应新鲜牛奶,利润的话,一般般。

    总之各大世家现在已经有些精神分裂了,一方面是作为统治阶级的本能,先天性的要对于窥视自身位置的其他生命进行压制,另一方则是统治阶级自我壮大的本能,也就是获得了这部分之后,很自然的想要获得更好更多的东西。

    前者需要对于百姓总体体量的壮大进行压制,后者在自家已经不可能凭借现有规模壮大之后,需要引入新的变量,也就是百姓。

    于是现在各大世家的行为看起来真的有些精神分裂,前脚说是家学和知识是家族的根基不能随意外传,后脚就将家学的核心思想提炼升华出来,作为思想纲领,引导适合的外人加入自身。

    看的陈曦有时候都想笑,这些家族要是能拟人化的话,一个个大概都是嘴上说是不要不要,身体倒是很老实的傲娇。

    不过这种行为,陈曦是非常乐意进行支持的,毕竟从历史角度而言,一小撮的世家虽说在国家的比重之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从潜力上讲,靠这群人还不如靠百姓,至少在教育普及之后,后者潜力释放出来之后,碾死前者只是时间问题。

    机会的平等性只要能保证,那现在这些看起来坚固无比的沙雕,迟早会为百姓所碾碎。

    “对了,你如果毅力很强的话,可以试试新的训练方式。”司马儁想了想说道,“你这年龄有些大了,普通方式有难度。”

    “什么方式。”司马孚一挑眉询问道。

    “超负荷强化训练,可以让你迅速健壮起来。”司马儁想了想说道,这是孔融闲得无聊弄出来的方子,“刚好前段时间姜子平送了我二十几头鹿,配合着人参,灵芝和鹿肉一起熬煮的话,补充营养绝对没问题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