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千五百三十九章 终归有些不同  神话版三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啧,管他的,变吧,只要我还是我,就算这天地变化的更为彻底,我依旧会站在那里。”韩信带着强烈的自信说道,天地精气急速回升能甩掉他?开什么玩笑,外挂跟不上环境了,那就换外挂,不行黑进去,连环境一起给改了。

    “我说的不是你我啊。”白起平淡的从韩信的碟子里面拿了一块糕点,然后自己给自己倒了杯奶茶。

    他们两个不用在乎环境的变化,但是生在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都会受到这种影响,从顶层俯瞰全貌,无论如何都能看出路线的,就算是迷雾重重,只要起始点存在,本身也还在最顶端,不管其他人感想的话,撇个两千吨的巨石下去,也能压出来一条路啊。

    这种行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不可理喻的,但对于巅峰之上的白起和韩信而言,事实就这么简单,没路?不存在的,碾就是了。

    “我很难理解你的心态啊,按说从史书上看到的情况,你应该是那种杀人盈野,不会伤春悲秋的家伙啊。”韩信颇为诡异的看着白起说道,“其他人的挣扎是其他人的事情,和我们有关系吗?”

    “看起来没关系,可你自己想想这个时代,是不是非常奇怪。”白起带着几分平淡的语气诉说道。

    韩信闻言目光闪烁了几下,他也不是傻子,只是有些时候懒得去思考而已,这么长时间下来,他也猜出了一些东西。

    “你别给我说,就让我当个傻子算了。”韩信没好气的说道,然后将一碟子金黄的花生糕推到白起面前,“吃你的点心,然后看你的戏,话说今天是什么戏。”

    “未央宫。”白起神色平静的说道。

    “啥,你要在这边唱什么戏?”韩信看着白起询问道。

    “在未央宫唱未央宫。”白起看着韩信说道。

    “你有毒吧。”韩信脸都有些青了。

    “其实还有盗虎符。”白起随口回答道,这下韩信已经直接滚到一边去了,行了,大爷你厉害。

    未央宫这场戏是韩信完蛋,盗虎符开篇是白起升天。

    “看看自己怎么死的,加深一下印象,然后回忆一下过去,更为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活着,以便于以后别再犯这种错误。”白起很是淡然的说道,韩信一旁已经成了死鱼眼了。

    你死的时候七老八十了,而且身后名一个没少,后来大秦更是认识到错误,还给你的后人补了爵位,我可是被杀全家了。

    “行了,你又不是真灭门了。”白起瞟了一眼韩信,“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看看自己怎么死的,加深一下印象,省的再犯错误。”

    “来来来,咱们摸着良心说。”韩信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脸怨念的看着白起说道,“你盗虎符看了不下十遍了吧,如果再一次到当初长平之后的时间点,你咋选择。”

    “……”白起默然无语,选个屁,必胜的时候不打,必败的时候打,脑子有病,作为统帅,除了对君主负责,也需要减负麾下所有相信自己的士卒的生命,所以每一战必胜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懂了吧,我们的情况是一致,老子真要造反的话,我可能会被后勤粮草什么的玩死,但是战场上有一个算一个,所有的战友加起来,不够我一个人打的。”韩信冷笑着说道,“我不爽的是枉我那么信任那家伙,那家伙居然那么对我。”

    “孤如果真要反,哪怕不能赢这天下,也足够将中原打的残破。”韩信带着几分冷厉说道。

    韩信以前是不会认为自己输得,自家战友那么多人加起来不可能打过自己,这其实相当于一个简单的公式,项羽锤爆了韩信所有的战友,然后韩信艰难的锤爆了项羽。

    大致就是这样的,虽说这里面不能简单的划大于号或者小于号,但自己战场操作强过所有的战友总和这一点是没问题的,毕竟对于统帅而言,在大战场指挥上,一个六十分的统帅和一个五十分的统帅加到一起,可能连七十分都不是对手。

    到现在韩信能认同自己有可能输给自己的战友,也是因为和陈曦那一战让韩信认识到自己是存在被后勤拖死这一可能的。

    张良、萧何、曹参、陈平、彭越、周勃这些人真的非常厉害,但韩信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在不算盘外招,自己真反了,战场开片,这群人砍不过自己。

    不是看不起自己的队友,而是真开战,那对于韩信而言,相当于化繁为简,扬长避短。

    可终归韩信是不想反的,哪怕当时有那么一点反心,有那么一点造反的准备,汉室都是不敢下手的。

    “所以我是自己信错人了,跟你不一样,你是自己选择了。”韩信看着白起颇为平静,但双眼之中的怨愤并未消散。

    “我们不一样的。”韩信带着怨念说道,“哪怕都是因为政治原因完蛋,你死的时候是至少明白为何而死,我死的时候只有愤怒,如果我真想要造反,那输了是技不如人,可蒯通的时候我不忍背汉,到云梦的时候,刘邦亲自来了,我又因为自己无罪放弃造反了,啧。”

    韩信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该怨念,还是该嘲笑自己的傻,可对于刘邦,别看韩信骂的多,但韩信是真的感激刘邦的。

    没有刘邦的知遇之恩,韩信根本无机会展现自己的才能,这也是为什么韩信会相信刘邦的原因。

    “所以,我和你不同。”韩信叹了口气说道。

    “行吧。”白.asxs.了点头,其实在白起看来这事是没什么不同的,都是功高盖主了,有什么区别。

    “算了,说点高兴的事情,恒河那边的那群人回来了。”韩信也知道不应该沉浸在过去之中,于是很自然的换了一个话题。

    “关云长他们是吧。”白起神色平淡的说道。

    “你来测评关云长,我来测评张公伟如何?”韩信带着笑容说道。

    “我倒无所谓。”白起神色平淡的说道,测评谁都可以,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打不过自己。

    “你觉得他们两个现在水平如何?”韩信随意的询问道。

    “不知道。”白起不太喜欢这种没有太多资料的推测,“也许很强,也许一般,这个时代变化的太快,他们要走的路比当年艰难的多,而人心浮躁,最基础的那条路又没人愿意走。”

    孙武的路是最标准最基础的路,没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就是指挥系的调动,但上升到大军团之后,那真就是难学难精了。

    相比于白起,韩信这些人的道路,好歹有些特效,入门之后战斗力更强,孙武那条路根本没有这些东西,可孙武那条路是一切路线的基础,不会因为任何变化发生偏移的。

    哪怕是到了未来,只要战争还需要指挥调度,还需要精密的指挥系,就不会动摇这个根基。

    然而这条路太难走了,至少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没有足够的天赋是走不通的,而这个足够的天赋指的是韩信这个层次。

    “都是为了追求所谓的快捷有效。”韩信无所谓的说道,“可有些事情选择了快捷有效之后,距离巅峰就更远了。”

    “说的好像对于大多数人巅峰是有希望的一样。”白起少有的嘲笑了几句,“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代表的只是未来的希望,真正处于现在,去开创的,终归只是少数人。”

    韩信闻言不在多言,未央宫也随之沉寂,宫门外,戏班子正在逐一登记,准备进宫给两位巨佬演戏。

    太液池这边,刘桐听着宫廷禁卫传来的消息,说实话,刘桐是真的没想到关羽等人回回来的这么快,前段时间还在荆南呢,居然说回来,就回来了,确实是太过离谱了。

    “收拾,收拾,我们得准备回去了。”刘桐对着软塌塌的趴在冰鉴旁边,感受着丝丝凉意的丝娘招呼道。

    “这么快就要回去啊,早知道之前就不应该过来啊。”趴在冰鉴旁边的丝娘抬起头一脸痛苦的说道,六月下旬的气候对于丝娘而言已经有些过于痛苦了。

    好吧,曾经丝娘风里来,雨里去,完全不觉得痛苦,现在这家伙已经彻底将自己当做一个宠妃了,大夏天就需要窝在冰鉴旁啊。

    “安心,我们冬天的时候储备了大量的冰块,足够你用的,再说我们出来就是因为未央宫那边需要进行改造。”刘桐笑着摸了摸丝娘的脑袋说道,这俩跑到太液池这边,除了消暑,还有一方面是为了给未央宫那边蚀刻新的天地精气纹路。

    雍家搞出来的发热蚀刻在经由他们家中一群家里蹲改良之后,成功制作出来了降温的蚀刻。

    这种开创性的研究成果,在刘桐获得之后,第一时间就决定给未央宫进行蚀刻,至于成本,这种宫廷每年小规模的改建、修缮工程,陈曦是给报备的。

    本着每年都有额度,不用完也不会积累,刘桐决定赶年底之前,一个子都不留下。

    l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