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番外17:新来的朝鲜同学  宗明天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30分钟的新闻很快结束了,允也停止胡思乱想,复习今天的物理课与数学课内容,完成作业,预习明天的数学课与生物课,12点洗漱睡觉。



    第二天允起的晚了些,一路跑到学校,掐在6点58分走进教学楼,不由得松了口气。他的班主任可是非常厉害的,倒不是说这位上了年纪的中年妇女打人什么的,而是她非常唠叨,尤其是对朱师躅这种成绩不上不下,又无长辈管束的学生,上课迟到一次可以拉着你在中午唠叨半个小时。允可不喜欢有人在自己耳边唠叨。



    但他才喘口气要走进教室,忽然听到从教室里传来一阵喧哗声,允也听不太清他们都在说什么,只是似乎夹杂着‘朝鲜’等词。他不由得心想:‘难道朝鲜又生了什么事情?’



    朝鲜、蒙古等地撤藩置省后,虽然帝国不按照民族对民众进行区分,但因为朝鲜等地撤藩太晚,之前又非汉人统治,现在仍然存在一定的民族意识。广义的中原地区除汉人外,还有朝、蒙、藏、彝、苗、傣六个族具有民族意识。既然存在民族意识,在认为中央政府的某些政策对本地区不好的时候就会对聚集起来进行抗议。他们当然不敢以本族的名义抗议,但经过各路无良小报的宣传,其他地方的人也知道朝鲜省存在这种情况,见到朝鲜省有抗议就会以各种语气奚落他们。



    不过,‘马上就要晨跑了,大家还有心情看新闻?’



    他正想着,教室里传来班主任的声音,允也没有细听忙走进教室,班主任看了他一眼,又看到教室后面的表已经7点整,也不再说什么,让班长带着大家去操场跑圈。



    按照教育部的规定,大明所有中学早上7点组织学生晨跑,7点半结束,之后半个小时是吃早饭与休息的时间,8点上第一节课。允跑完了步,和蓝天鹤一起去食堂吃饭的路上问道:“大清早因为什么教室里这么吵?我就听清了朝鲜两个字,其他什么也没听清。”



    “你没注意今天咱们班多了个人?”蓝天鹤道。



    “我还真没注意。”允道:“转来个新同学?就算这个新同学是朝鲜省来的,也不一定就是朝鲜人吧?难道他才上学没几分钟就说自己是朝鲜人?”



    “这,我说不清楚,你看到他,就明白了。”蓝天鹤说道。



    “那我待会儿回了教室看看。”允道。



    等到他吃完了饭回到教室见到这个新转学来的同学的时候,马上明白为什么蓝天鹤这样说了。



    这个新来的‘朝鲜’同学太瘦弱了,虽然是个男的,但胳膊腿细的和麻杆似的;长相也太清秀了些;头发一看就是特意做的,而且价钱便宜不了;脸型也和‘标准’的朝鲜人脸型很像。



    哦,这里说的‘标准’的朝鲜人脸型,并不是真实的朝鲜人脸型,而是朝鲜省流行明星的脸型;而朝鲜省的流行明星,与帝国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朝鲜省的娱乐圈和其他地方差别很大,完全不一样。



    朝鲜省流行的明星,不论男女,一概身材特别瘦,皮肤特别白,下巴特别尖,长得特别像;但帝国大多数地方的人,都不喜欢身材特瘦的明星,不喜欢肤色特别白,不喜欢下巴特别尖,也不喜欢千篇一律长相的明星。帝国大多数地方,都崇尚健康美,喜欢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明星;也更推崇晒出来的浅棕色皮肤;脸型倒是喜欢什么样的都有,没有统一标准。



    对于这种朝鲜省与整个帝国联邦的审美不一致的问题,许多人都研究过,提出过许许多多的观点,不过其中大多数人的观点都不太靠谱;反而是历史学家唐敬知从历史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允认为应当是对的。



    唐敬知提出,之所以朝鲜省的审美与帝国联邦其他地方都不一样:第一,因为朝鲜在第二次社会革命后正式成为帝国中央的一份子前,一直处于封建中央集权的统治下。在封建中央集权下,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都会抬高文官贬低武将,普通民众都想成为文官,久而久之,文官的样子就会成为百姓认为‘美’的样子。而文官嘛,不用顶着大太阳干活,皮肤会比普通民众和武将要白得多,所以民间自然以白为美。



    第二,中央集权君主独裁的时间越长,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统治者,哦,绝大多数统治者,都会压制民间武力,促使男人柔弱化;向民众灌输极端忠君的事项,让他们丧失反抗的想法。这个政策不是短时间能够见效的,但一旦见效想要扭转也不容易。中原人在宋被蒙元灭了以后就不再生活在中央集权君主独裁的制度下了,虽然对当时的人来说是坏事,但中止了压制民间武力的趋势;其后的大明还没来得及压制民间武力就换了允做皇帝,迅速修改了朱元璋的许多政策,再加上不断的开拓海外武力比书本要有用的多,中原人彻底摆脱了影响,而且重新开始武力崇拜,一直到现在虽然个人武力的用处不大了,但仍然推崇身体健壮、甚至皮肤偏棕的明星。



    但朝鲜人不一样。即使朝鲜人经过薛岱雯与其子两代人的努力在生活习惯等方面与中原汉人无异,但朝鲜毕竟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藩国,薛岱雯也没有为了祖国献上一切的想法,一直维持朝鲜的独立地位,一直到第二次社会革命。但从第二次社会革命到现在的时间还不是特别长,朝鲜人因为与汉人的差别小也没有进行强制移民,因为釜山的地理位置好又出现了一个发达的城市寻求发赚大钱的朝鲜人也不一定要去其他省份,所以不仅保有朝鲜人的认同,甚至连原来的审美观还维持着。



    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认同朝鲜民族的人越来越少了,保有原来审美观的人也越来越少,早晚会彻底消失。



    “见到了吧。”蓝天鹤这时又和允说道:“这个长相,这个身材,一定是朝鲜人。早上他自我介绍的时候还说姓薛,没准是敦怡昭皇后的亲戚呢。”



    “熙,敦怡昭皇后的亲戚,就算是真的,都四百多年过去了,和当初留在应天的这几支的血缘关系也约等于无了。”允道。



    “那肯定的。除了祭祖的时候一块祭,平时也不打交道。”蓝天鹤道:“我们家和当初去了海外或蒙古的分支不也是除了祭祖不怎么打交道?”



    “我们朱家也是。”允笑道。蓝天鹤就是蓝珍的后人,蓝珍的孙子中有几个在蓝思齐的三个儿子分别去汉洲与南太平洋就封时跟着一起去了,第二次社会革命中又有人参加了张子骞的队伍,负责镇守蒙古,后来就留在了那里。



    “对了,”听到允的话,蓝天鹤忽然想起来什么,说道:“下周五5月29日的皇族祭祀昭皇帝,你要不要去?”



    “这个,去看看吧。”允犹豫了一下,说道。看看自己死后的陵墓,这也是一种十分新奇的体验,他很想知道亲眼见到自己陵墓的时候会是什么感受。而且那一天是周末,也不会耽误上课。



    是的,你没有看错,周五就是周末。大明虽然也有‘周’,但与拂不一样,一周只有六天。当初大明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后,逐渐觉得原本的历法不适应工业社会的工作需求,产生了修改历法的呼声。经过反复讨论,最后决定采纳苗人的传统历法作为阳历历法,1、3、5、7、9五个月31天,2、4、6、8、10、12六个月30天,11月份闰年31天,平年30天。以冬至日为每年的最后一天,冬至日之后的一日为每年的头一天。



    但一个月的周期还是有些长,有人又建议引进拂的周。但马上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拂人信的宗教说上帝七天创造世界,咱们又不信十字教,干嘛也一周七天?’又有人说汉代的城里人都是每工作五天可休息一天,所以最后将一周定为六天。



    一开始的时候工人和学生都是每周休息一天,不过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变成了一周休息两天。拂的工人对此非常羡慕,三天两头有人提出也改成一周六天,或者实行大小周制度。



    允正想着,蓝天鹤忽然又拍拍他的肩膀,冲着正背对他们的唐瑛挤了挤眼睛,意思很清楚:让他邀请唐瑛一起去长陵。朱师躅身为登记在册的皇族,拥有在祭祀时前往长陵岛的权利,还能带一名同伴。



    允有些犹豫。他通过朱师躅的日记知道唐瑛想去长陵看一看,但又怕她因此误解了什么。不过他又认真琢磨一会儿,觉得如果是真的朱师躅肯定会邀请唐瑛一起去长陵,决定邀请她一起去。



    l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