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番外21:祭祀与许愿  宗明天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帝朱师烑缓缓向前走去。虽然没那么注重规矩了,但祭祀历代先帝的陵寝也不能骑马进去,更不能骑摩托车、开汽车进去,必须步行。

    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从下马坊向前走约一百丈是大红门,过了大红门是长达12里的神道,而且这12里还不是平地,是山路。长陵岛原本就有山,一来当时修建陵墓的时候技术水平有限,二来依山傍水从风水上来说也是好地方,所以将陵墓放在了山中。虽然道路经过多次修整,但也起起伏伏,可比12里的平地走起来累。

    不过还好,第二次社会革命后的皇帝人选不是上任皇帝说了算了,而是国会上院与宗人院开会进行讨论;虽然近些年皇帝的权力有所恢复,但仍然要重视国会上院与宗人院的意见。这两个部门推选皇帝的首要标准就是仪表堂堂、身体健康,跑10里下来不带喘气的。按照这样的标准选出的皇帝走12里小意思。

    连皇帝都必须步行走进去,其他人更不必说了。这对中原的祭祀者来说没什么,他们大考都要考长跑的,走这么远完全能够承受;有些来自藩国的皇族脸上显露出畏难的情绪,但现在也不能退缩,只能硬着头皮跟在朱师烑身后。

    昭帝的长陵与太祖皇帝的孝陵一样,神道都是蜿蜒曲折的。毕竟长陵岛只是一个岛,神道非要修的笔直只能填海造陆了。神道一共有12个弯,每个拐弯处都有一对石兽,分别为狮子、獬豸、骆驼、象、麒麟、马6种,每种2对。每种石兽都有一定的含义。

    “唐瑛,”允熥正跟着大部队走,忽然说道:“你知道么,这些石兽下面还埋着东西。”

    “石兽下面还埋着东西?”唐瑛好奇的说道:“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敬知叔叔的书里也没写国石兽下面埋着东西。”

    “唐敬知可能知道,但他也不敢写在书里。”允熥凑到唐瑛耳边小声说道:“每个石兽下面,都埋着一具尸骨。”

    “尸骨?”唐瑛有些害怕,不过更多的是疑惑:“为什么会埋着尸骨?”

    “昭帝在位时不是加封了好多藩王到海外?当地的土人要是愿意归顺,哪怕是三心二意的归顺还好,不愿意归顺的会被消灭。藩王为了报捷,都是将土人中领头的人,部族首领也好猴子中的大王也好,送到京城。这些人大多会被处死。昭帝年老以后,有一次与太子说起这些人,就说将他们都埋在神道里,永世被大明皇族、守陵人践踏,不得超生,无法转生回生前的地方找大明藩王的麻烦。”

    “当时昭帝只是开玩笑,但后来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嘱咐太子这样做。太子召集全国所有出名的风水大师商议,风水大师们认为不妥当,但因昭帝陛下坚持这样做,他们只能提出意见说,埋在神道上达不到昭帝的想法,必须用石兽镇压。所以就将这些土人首领的尸体埋在石兽下面。”

    “还有这样的事!”唐瑛惊呼道,她随即意识到自己声音大了,赶忙捂住嘴,过了一会儿才松开,说道:“怪不得你说敬知叔叔即使知道也不敢写进书里。这要是大家都知道了,外国媒体该铺天盖地的炮轰昭帝陛下了。咱们倒是都不在乎外国媒体的议论,不过会给工党和大同党攻击帝制的口实,还是不公开的好。”唐瑛倒不是很支持帝制,只是她觉得如果废除帝制,国家肯定会动荡一阵子,现在她们家日子过得不错,当然不愿意社会动荡。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想的,所以每次有人提出废除帝制,都进不了投票阶段。

    “只有皇族才能知道这件事吧。”唐瑛又道。

    允熥笑了笑。朱师躅可不知道这件事,实际上即使是现在的皇帝也未必清楚。但他也不能说这是我前世就知道的,只能笑笑。

    他们这样走着,偶尔闲聊几句,两个小时后总算走完长长的神道,来到棂星门。皇帝与各藩国国君去一旁的行宫休息,后面的皇族三三两两的在行宫附近找地方休息。

    休息了半个小时,众人继续向里走去。再往里走就是长陵寝殿的主体建筑范围了,也就是说,很快就要到昭帝的坟墓了。众人的神情都变得十分肃穆,除了允熥以外。允熥差点儿笑出来……

    过了文武方门、碑殿,就是享殿。一般来说祭祀都是在享殿。第一次社会革命之前祭祀的礼仪非常复杂,反复跪来跪去的,现在简单多了,皇帝与藩国国君在哀乐的伴奏下,在引导人员的引导下走到香案前上三炷香,跪下磕三个头,站起来再来到御案前,跪下磕头;再来到昭帝御座前,跪下磕头;再来到昭皇后御座前,跪下磕头。

    唐瑛和其他人一样按照规定下跪,受现场气氛的影响还隐隐有哭的意思。在场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真心悼念昭帝的,毕竟昭帝在位时,老百姓的生活有明显提高,昭帝的诸多政策一直惠及到了现在。皇帝在昭帝的御座前下跪的时候,有些人甚至哭出了声。

    ‘我上辈子这个皇帝当得也挺值的,去世四百年后祭祀竟然还有人能哭出来,这在历朝历代也是十分稀有的了吧?’见到这一幕,允熥颇有些得意得想着。

    他又悄悄抬起头看向正前方。虽然目光被享殿挡住了,但他的思绪已经透过享殿,踏过升仙桥,越过方城,注视着地宫。地宫下面埋葬的就是他与熙瑶、熙怡姐妹。他这一世又看了历史书,他上一世死后第二天妙锦也病逝了,被追封为皇后。正常情况下,死在皇帝前面或同时去世的皇后都要与皇帝合葬,但文垣出于自己的私心,没有将妙锦与他埋在一起,而是另外找个一个地方安葬。思齐死后也是这样安排的。

    思齐后来的经历也颇为传奇。在允熥死后她又活了二十六年,不仅当了二十年皇太后,还当了六年太皇太后。睿帝继位初因年纪较轻被有些藩王轻视,思齐将这些藩王叫到后宫臭骂一顿,甚至将某些藩王扣押在京城关了一两年,之后就再也没有藩王敢在睿帝面前懈怠。思齐还是大明第一个陪同皇帝阅兵的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威望极高。但她从未借助自己的威望向睿帝为自己的儿孙、女儿孙女要什么,所以很得睿帝敬重。思齐死后睿帝为她服丧整整一年,当做亲祖母对待。

    对于文垣的安葬安排,允熥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他死后没有去地府而是直接来到了四百年后,但如果他死后和熙瑶、熙怡、妙锦等人一起去了地府,把妙锦也葬在一起他可就没法向熙瑶解释了。

    地宫里面也没什么陪葬品,只有几幅写着对魏征、尉迟恭、秦琼等人追封的官位爵位的画像。允熥临死前嘱咐文垣不要陪葬,文垣也不得不答应。但他又觉得什么都不陪葬不像样,这时有人说魏征、尉迟恭、秦琼等人死后在阴间当了官,可以追封他们高官显爵,以便让他们厚待陛下。文垣接受了这个建议,于是就有了这样的陪葬。

    想起前世的几个老婆,允熥的神情又有些暗淡。他前世做了五十年的皇帝,凡是当时世界上有的好吃的、好玩的都享受过了,还派兵东征西讨打下大大的江山,也为后世所悼念,没什么遗憾;唯一觉得有些对不住的,就是熙瑶和思齐。虽然对是不是存在地府只是二分信八分疑,但上一世临死前还想着如果真的有地府多向熙瑶解释。可他却没有这样的机会。

    但他忽然想到:‘我能来到这一世,熙瑶与思齐会不会也来到这一世?不,我是借了第一世的身体,她们没有;但她们会不会转世投胎?’一边想着,他看向唐瑛。‘唐瑛会不会就是她们转世投胎后的人?’

    允熥正琢磨不符合科学理论的事情,跪拜已经结束,接下来就是祭祀的最后一个阶段,由皇帝与藩国国君将祭祀的牲口与酒果脯醢亲手放到御案上,也有些皇帝会在御案前念叨一番国家这几年的成就。

    但朱师烑却没有马上这样做,他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机,竟然打起了电话。顿时众人议论纷纷,就连一旁的引导人员都惊讶起来:在祭拜皇帝陵墓的时候,祭祀人员一律不允许用现代化科技设备的,过去的皇帝也从来没公然用过,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忽然打起电话来了?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了,连祭拜陵墓的规则都不管了?”唐瑛惊讶的说道。

    听到唐瑛说话,允熥下意识就接话道:“刚到岛上的时候,你不是说皇帝陛下今年要用新东西祭祀昭帝?或许就与新东西有关。”

    “什么新东西还需要临时打电话确认?”唐瑛又道。

    她话音刚落,就见到皇帝满脸喜色的放下手机,对着御案大声说道:“昭帝先祖,不孝后人朱师烑今日有一件喜事要告诉先祖。就在今日,9点50分,嫦娥号宇宙飞船已经成功在月球登陆,宇航员朱师玹,也是您的十四世孙成为第一个登陆月球的地球人。”

    朱师烑的话还没有说完,后面已经响起阵阵喧哗声。大明在三十年前发明了火箭,经过科学家计算当火箭的速度达到15.6里/秒就能脱离地面后,大明就成立航天署,开始为登月奋斗。经过三十年的努力,大明终于能够将人送上月球,完成了四千年来华夏人的登月梦!

    而且这不仅仅是完成了登月梦这样简单。地球的资源已经被人类开发到极致,无数社会学家都认为在目前的情形下,已经不可能再大幅度提升人们的生活水平。但如果能够开发月球,甚至火星、水星、金星等行星,就能让地球再次得到大发展。登陆月球,在大多数人看来就是开发外星球的第一步,这怎么不让大家激动?

    “万岁!”忽然有人这样喊了一句,随即无数不知如何发泄自己高兴之情的人都跟着喊了起来,一时‘万岁’之声冲上云霄,声传数十里,甚至被留在码头上的人听到了。

    “但愿这一世的航天不要像第一世那样仅仅停留在登月。”允熥高兴过后却在心中暗道。他第一世的航天发展仅仅停留在了载人登月,因后续投入巨大成果短期又看不到,加上冷战的结束米国再无对手,使得航天停滞了五十年。他希望这一世的航天不会停滞下来。

    伴随着‘万岁’的呼喊声,朱师烑将祭品放在御案上,都是些牲口与酒果脯醢,除了果脯是新的类型的点心,其他与几百年前别无二致。这些祭品都是售价几千元甚至几万元一斤的高档食品,在祭祀结束后会被看守长陵的人吃掉。

    摆放完祭品后,朱师烑又带领众人四拜,统一祭祀就结束了。之后在场的皇族中人可以比较自由的在长陵内祭祀,可以祭祀昭帝,也可以祭祀葬在长陵的其他人,比如孝敬昭皇后。不过任何人都不能越过升仙桥,去方城甚至参观地宫。按照大明宪法,任何人去皇帝、皇妃、亲王、郡王、公主、郡主的陵墓方城和地宫,都会被判处死刑,即使违反法律的人本身是亲王也不例外;只有皇帝与皇后不会被处死,但也会被立刻废掉。

    自由活动后,允熥先是来到皇后的御座前,低头默念了几句话,之后又去思齐的墓前念叨。唐瑛见他没有叫上自己一起也不以为意,跪到昭帝的御案前低声说道:“昭帝陛下,恳请您保佑您的十四世孙朱师躅,让他能够心想事成,实现自己的理想。也请求您保佑,我,我,我能够嫁给他为妻。”

    l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