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三十六章 以彼之矛  丞相保重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湟城。

    雾霭凝重,便是那凛冽的朔风也无法吹散。

    雾霭之中,魔族的大军便犹如隐藏在大雾之中的巨兽,狰狞无比。

    至于此时,秦风麾下的一万西凉铁骑外加两万五部骑军,羊到的一万五千上犀骑,还有荣灿的两万重甲都已经集结到了湟城。

    在这湟城之中,萨摩柯虽然是主官,只是按照军中的职位,秦风乃是上将军,乃是一众将领之中职位最高的。

    军中尊卑分明,秦风便是主导了这场战事的军事长官。

    此刻,他站在大河沿岸,看着对岸的魔族军队,问道:“魔族的军队来到这里后,就一直没有进攻,有些奇怪啊!”

    秦风身后跟着的将领,无论是羊到还是荣灿,都是久经沙场的宿将,自然看得出其中有些不对劲。

    “的确,斥候盯着郝维的十万蛮军。可自从郝维回到他的封地之后,却并没有与这魔族的军队勾搭在一起。双方泾渭分明,甚至还有些防备。”

    荣灿言道,却听得身旁的羊到一笑。

    “上将军奋威将军,自从乌昊死后,这偌大的塞外之地便隐隐以郝维为尊。如今魔帝东野幸举二十万大军前来,声势滔天,郝维自然会所有防备,害怕这东野幸来了就不走了。”

    秦风和荣灿知道,羊氏一族有着一套属于自己的情报系统,脱胎于旧梁的解牛卫,直接效忠于杨羡。

    羊到的消息,要比秦风和荣灿都灵通。

    “他们若是短时间无法合流,对于我等也是好消息。朝廷正在整顿大军,靳信的黑虓军和狄生的安集军也集结完毕,随时都能北上支援。甚至,远在益州的东州兵也已经准备好了。”

    若是周军与魔族的军队真的开战,那么离河湟之地最近的凉雍并三州的大军便会源源不断向着湟城集结。

    若是正面比较,其实魔族的二十万大军要远远小于如今周军在明面上的数量。因为蛮王郝维此刻也称臣大周,按照理论上说,他也有义务协助周军对付魔帝。

    只是这终究是理论上的,便是蛮王郝维真的愿意加入对抗魔帝的行列,他能够出多少力,还在两可之间。

    怕是郝维巴不得周军与魔族的军队拼个两败俱伤,他再无掣肘,可以独霸塞外。

    秦风等人此来便是为了侦查敌情,不过在这沉沉的雾霭之中,他们也只能惊讶于魔族独特的军队体系,却是一点跟脚也看不出来。

    便在秦风等人打算回转湟城之时,大河对岸却忽然传来了清晰的声音。

    “前面几位可是大周的将军?”

    秦风等人互相看了看,却见三个魔类身影虚化,便似轻烟一般,飘了过来。踏足地面的那一刻,秦风等人看清了这三个魔类的面目。

    一名幻魔和两名元魔。

    虽说在魔族之中,元魔的地位要远远高于幻魔。可看见这三个魔类的情形,显然以这名幻魔为尊。其余的两名元魔,却似在护卫这幻魔一般。

    “我乃是魔帝陛下的使者幻魔阿多。我曾经去过益州,见过大周的丞相,当时是杨贵将军接待的我。听说杨贵将军此时正在中原带兵,不知身体安好否?”

    这幻魔形容虽然与人迥异,可是礼仪举止却十分到位,甚至还在和秦风等人靠近乎。

    “杨贵将军很好,不知道你此时来此,是为了什么?”

    “奉上我族陛下的表章,希望各位将军能够上呈神都,以表我族诚意。”

    神都,孟府。

    幽暗的庭院之中,孟清正在檐廊之下独坐,一旁还摆放着矮桌小酒。

    身为虎贲将军,孟清常宿宫中。可因为桓子修和桓有坚升为禁军的左右将军,他便空闲了很多。

    暗夜之中,一个黑影快在屋檐上移动,最终落到了孟清的面前,单膝跪下。

    “主公!”

    “庆叔这次塞外之行,有些清瘦了。”

    “承蒙主公挂念。”

    庆叔昔日便是常虞的管家,便在常虞死后,他跟随了孟清。连带着,常虞麾下的修士势力,也效忠于孟清。

    “如何了?”

    “魔帝不但来了,还听从了主公的建议,打算称臣于大周天子。”

    孟清一笑,举起了酒杯。

    “没有想到,这个魔帝还真是一个情种啊!当年他为了夏宫涅,兵叩阳绝关的传言,看来是真的。”

    “臣也没有想到,扶雨提出这个意见之后,东野幸会如此痛快答应。只是光凭这魔帝的二十万大军,能够对付杨羡么?”

    “自然不够!”

    孟清饮了一杯酒,面上的笑意却是越深沉。

    “别说是魔帝的二十万大军,便是将郝维苏婴等异族的军队都算上,要对付杨羡,仍然不够。”

    “难道真的便没有办法对付杨羡了么?”

    “庆叔以为对付杨羡最好的武器是什么?”

    “属下愚钝!”

    孟清放下了酒杯,“当初杨羡以大周的名义,进取天下,他的手中握着一份大义。正是因为这份大义之争,桓武才视其为心腹大患。如今,随着大周天子长大,这份大义非但不能再为杨羡所用,反而能够成为对付他最为锋利的武器。”

    庆叔的脸上懵懵懂懂,并不能完全听懂孟清话中的意思。

    “当今天下,乱源何在?”

    孟清缓缓而道,不待庆叔说话,便自顾自答道:“皆因桓贼贪暴,挟制天子。以臣之卑,妄践君命。天子不得其政,则上下失其位。上下失其位,则百姓失其所安。百姓不得其所安,则天下动乱。故世道至今不能平复,恶便在桓贼。”

    庆叔有些愣,不明白孟清这话是什么意思,却见他一声轻笑。

    “当年杨羡在阳绝关下与朱梓一语,如今读来,仍然是振聋聩。”

    孟清的脸上笑意越深,缓缓吟哦。

    “杨羡贪暴,挟制天子。以臣之卑,妄践君命。天子不得其政,则上下失其位。上下失其位,则百姓失其所安。百姓不得其所安,则天下动乱。故世道为何不能平复,恶便在杨羡。”

    八  二  小  说  2xs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l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