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三十九章 辞官归隐  丞相保重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建阳门前,公卿车辆停摆。

    晨起之时,阳光初升。便在这百官公卿之中,有一辆车子十分显然。

    大周丞相的车架。

    杨羡从车上走下,行走道前,一众公卿纷纷退避。

    丞相之尊,礼绝百僚。

    杨羡独自走在了宫城的大道之上,到建阳门前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丞相!”

    虎贲将军孟清守卫在建阳门前,躬身而立。

    “宗石啊!”便在这建阳门前,杨羡手中羽扇微微挥动,双眸一闭,“不觉得这宫中有些异样么”

    孟清微微垂下了头,拱手而道:“不知道丞相所言何意?”

    “多了几分杀意。”

    杨羡一笑,拍了拍孟清的肩膀。他偌大一个男儿,霎时间便如坠入冰窟窿一样,呆立当场。

    杨羡知道了么?他是怎么知道的?还是他此言只是想要诈我?

    “虎贲将军?”

    桓子修的声音在孟清耳边响起,才将他拉回了现实。

    桓子修作为桓氏年轻一辈有数的将才,如今却是意气消沉。

    自从在米州受降之后,桓子修便被封了一个闲职,放下了手中的兵权,便如软禁一般进入了神都。

    天子固然保下了他,保下了桓氏,可桓子修的心里并不好受。一如所有进入神都,被严密监察的桓氏子弟一样,桓子修心中有恨。

    只是,不过数月时间,桓子修便从一介被监察的散吏变成了禁军左将军这一显赫的职位。更重要的是,发布这个命令的便是大周的丞相,覆灭了大梁江山的仇人,桓子修所仇恨的对象。

    一时间,桓子修心中更是滋味难明。

    桓子修作为禁军左将军,孟清是他的顶头上司。桓子修和孟清并不相熟,不过还是少有看到他如此失神的样子。

    “怎么了?”

    孟清豁然惊醒之时,眼前却哪里还有杨羡的影子。

    “将军,该换防了。今日大朝,将军也在入朝的官员之列。”

    孟清心中紧张,可还是故作镇定。

    “那就有劳子修了。”

    孟清轻吸了一口气,在值班的侧屋中换了一套朝服,便向着含章殿走去。

    虎贲将军管理宫城,职位很高,在朝列的中前部分。

    整个含章殿中分成三个部分,御座之上的夏宫涅,御座之下的百官,以及百官和夏宫涅之间的杨羡。

    微微瞥了一眼前方那个穿着常服的男子,孟清又重新低下了头。

    这个平静的早晨,来自各地的奏疏,将会化为最为锋利的武器,掀开这场大战的序幕。

    “臣尚书左丞柳澄有事要奏!”

    “卿家有何事?”

    御座之上,夏宫涅清亮的声音响起。

    “今有楚侯蔡通吴主侯深莫城侯桓珩,以及诸位藩王所上奏,言为江山社稷故,陛下应亲摄大政,操理国事。”

    柳澄话音一出,朝堂之上沸沸扬扬,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杨羡的身上。

    如今大周朝堂的格局,还是延续蜀国之时先蜀王夏云桦崩逝之后的格局,便是这一应大小事务,皆通于丞相府,不走内宫尚书台。

    若是夏宫涅亲政,便意味着这样的格局改变。可问题是,在场之人都知道这根本绕不过一个人。

    杨羡!

    大周的丞相如今便在众臣之前,御座之下,只要轻轻往前走上一步,便能够坐上那至高无上的宝座。

    这样的诱惑之前,又有多少人能够抵抗,哪怕是这位大周丞相。

    近日以来,神都之中流言四起,说杨羡已经无法忍耐,想要篡位称帝。这样的流言不仅在民间很有市场,便在公卿之间也是一样。

    “朕以凉德,夙夜祗惧,天下至大,政务繁多,全赖相父分忧,非朕所能独理。今一应之事,仍赖相父。”

    御座之上的夏宫涅说话的时候委委屈屈,像极了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小姑娘,一边说还不忘看着杨羡。

    这副样子在柳澄等忠于夏氏的臣子眼中,完全便是杨羡这个把持朝政的奸臣在威逼主上,一时间,他们更是义愤填膺。

    “陛下不宜妄自菲薄!”

    便在此时,杨羡说道。让孟清意外的是,杨羡居然在这个时候便主动走了出来,打算承接所有的战火。

    “陛下年岁渐长,理应亲摄大政,操理国事。”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杨羡居然就这么答应了,而且答应得如此爽快。

    便是在御座之上的夏宫涅,一时间也愣在了当场。

    杨羡一步一步在到了御座中央,众臣之前,侃侃言道:“自逆梁俯首,海内平定。神都之内乃至天下各州都遍传流言,言我杨羡凭依大功,欲篡位称帝。羡今日便在这朝堂之上,衮衮诸公面前说句狂妄的话。天下之人皆错看我杨羡。”

    便在这段话音落下,杨羡转过了身子,脱下了冠冕。

    “羡愿辞去官职,从此归隐乡间。”

    好一招以退为进!

    孟清的眼睛忽然睁大,看向了杨羡,心中仿佛被什么重锤了一般。

    朝堂之上,一时肃静,那些本是豁出了命准备好了话骂杨羡的大臣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开口?

    “不可啊!”

    杨羡豢养的爪牙终于开口了么?孟清希望的便是这大周朝廷上下乱成一锅粥,他好火中取栗。

    孟清心中一喜,却发现不对。这声音的源头不是来自百官群列之中,而是御座之上。

    夏宫涅终于坐不住了,她站了起来,拍了拍大腿,屁颠屁颠地跑了下来。

    “不可啊!”

    “陛下不必多言,臣心意已决。如今四海已定,为正天下人心,明君臣之分,臣当辞官归隐。这江山社稷,本是先帝托于臣手,如今陛下年岁已长,臣自当归还大政。”

    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

    夏宫涅心中焦急,你都走了我还玩个屁啊!夏宫涅此刻的感觉便像是她准备了无数精巧的机关准备让杨羡踩进去,她好在旁边看杨羡的笑话,结果杨羡压根不往这走。

    见杨羡去意已决,夏宫涅没有办法,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拉住了杨羡的腿,哇哇大哭了起来。

    “不行,你不能走,我不让你走!”

    l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