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四十章 公报私仇  丞相保重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含章殿的门前,孟清长舒了一口气。77dus.com

    一场闹剧结束了!

    他精心策划,筹谋良久,可最终却是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

    “陛下别哭了,臣不走也就是了。”

    “真的?”

    “真的!”

    “那好,说定了不能反悔。”

    大周的天子脸上泪水不再,站了起来,很快便喜笑颜开。

    “那我们晚上吃什么啊?”

    “.......”

    孟清此刻看着殿外炙热的阳光,身上却是不住涌起了一股疲惫。

    大义不存,孟清所做的一切都成了一个笑话。连带着,那一份份要求天子亲政的奏疏也成了一个个笑话。

    杨羡用最简单的方法,证明了谁才是当今大周天子的铁磁儿。

    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孟清不用猜也知道。他闭上了眼睛,那一分的胜算,便在今日消失得一干二净。而杨羡甚至都没有给他露脸的机会,这精心策划的杀招便被瓦解。

    输了!

    孟清抬头而观,缓缓地走下了台阶。

    阴冷的殿宇之中,杨羡站在空洞的御座之前。夏宫涅已经回去了,而留下的却只有蹇常侍。

    只是,这位忠于夏氏的中常侍脸上,此刻却是阴晴不定。他看向了杨羡,语气不善。

    “丞相真是好手段。”

    “蹇常侍此话何意?”

    “丞相一招以进为退,成功地稳住了大局。只是,你如此逼迫天子,又岂是臣子所为?”

    杨羡本是看向那御座,如今转过身来,看向了一旁的蹇常侍。

    “难道蛊惑君上,串联外藩,欲陷万民于水火之中,便是臣子所应当为么?”

    蹇常侍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却是忽然失笑。

    “丞相没有插手宫中之事,可是这宫中的变化却是瞒不了丞相啊!孟清自以为筹谋完备,可终究不过是一场笑话。在丞相的面前,他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蹇常侍脸上阴晴不定,却是忽然放声而道。

    “安插眼线,把持朝堂。挟制天子,操控天下。杨子瞻,你今日所为又与桓武何异!”

    “蹇常侍,言重了!”

    杨羡一笑,转过身去,离开了朝堂。

    蹇常侍闭上了眼睛,至此,他已经没有了多余的话语。

    楚国,襄城。

    作为楚国国都,襄城的城防不可谓不坚固。

    只是,相较于郢都,襄城却是在周军的眼皮子底下。南阳驻守鹰杨军,其领军的将领佟鼓和蔡通可不是什么好交情。

    蔡通站在这襄阳城的城墙之上,遥望着远方波澜的水泽,心中犹疑未定。

    请求天子亲政的奏疏呈上了神都,可远方的消息仍旧没有传来。蔡通知道这很冒险,只是,神都的朝堂若乱,那么无疑是蔡通愿意看到的。

    只是,前方的消息没有等来,来的却是一杆大旗。

    周军上将军佟鼓的大旗。

    骑在一只小猪之上,佟鼓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可笑。只是,这位周军之中的上将军,军中一脉的大宗师,却是谁也无法忽视的。

    “蔡通接旨!”

    襄城之外,佟鼓拿出天子的诏书,高声而道。

    “侯爷,我们该怎么办?”

    “让他进城!”

    蔡通面色铁青,可最终他还是不敢拦住这位天子的使臣。

    佟鼓一身甲胄,站在蔡通的面前。他并没有读天子的诏书,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蔡通,佟鼓的脸上却只有幸灾乐祸的得意。

    “蔡通老儿,你也有今日么?范庆大人在天之灵,看见你这副样子,应该是老怀安慰了吧!”

    “佟鼓,你这是在公报私仇么?”

    作为楚侯的世子,蔡允跟随在蔡通的身旁,大怒而道。

    佟鼓从来都不是个君子,虽然一把年纪,可仍然是恩怨分明。或者说,他有些小心眼,记仇记一辈子。

    “我当然是在公报私仇了,这你还看不出来么?”

    佟鼓一笑,看向了蔡允,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

    “你!”蔡允双手抱住,指向了北方,“我要上奏朝廷,言你今日之无状。”

    “无所谓。”

    佟鼓摊了摊双手,将诏书放到了蔡通的手中。而自始至终,蔡通都没有说一句话。

    佟鼓看着脸色泛白的蔡通,大笑了三声,转身而去。

    “父侯!”蔡允将蔡通扶了起来,“您怎可容忍佟鼓这个莽夫如此无礼。”

    蔡通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当年他受了重伤,虽然服了琉璃藻玉,可至今仍然未痊愈。他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

    “正因为他是个莽夫,却用如此态度对我这一国之主,说明了什么?”

    蔡允面色有些难看,却听得蔡通继续说着。

    “这说明这个莽夫得到了什么东西,而他已经肆无忌惮了。”

    “难道是?”

    蔡允将目光放在了蔡通手中的诏书上,却见他颤抖着双手,打开了诏书。

    扑!

    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便在楚侯蔡通看见那诏书上的内容时候,他无力地倒落了下去,不省人事。

    “父侯!父侯!”

    星夜明亮,照应着大好的河山。楚侯后府之中,却是一片惨淡。

    天子降诏,直斥蔡通一介外臣,心怀叵测,意欲操弄朝堂,干涉大政。

    蔡通见此,当场吐血,一病不起。

    卧榻之上,蔡通的身体相当虚弱。樊越便在一旁,叹了一口气。

    “主公啊!你这是何苦呢?一封诏书而已,何必将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你不懂啊!杨子瞻,厉害啊!”

    “杨羡?”

    “孟宗石杀招毕现,可是杨羡却是丝毫未动。朝堂之上,百官之前,杨羡一语,天下乃定。他既已稳住了大局,那么我等还有活路么?”

    “主公手上还有二十万大军,何以没有活路?”

    “现在已经不同于乱世,我若举兵造反,名不正言不顺,怕是我蔡氏自此便会绝迹。唯有忍辱偷安,允儿他们才能有一条活路啊!”

    长长的叹息之声回荡,蔡通虚弱得使不出一点力气。这位称雄楚地数十载的枭雄,终究还是抵不过岁月的洗练。

    便在那一刻到来之前,这位乱世之中闯下的为数不多的枭雄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手臂轻抬,指向远方,大喝了一声。

    “杨子瞻!”

    樊越在一旁,不知道蔡通想要说什么,只见这话音落下,蔡通的手臂已然垂落。

    “主公!主公!”

    l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