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四十一章 大结局  丞相保重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楚侯忧惧而死,吴主之地一分为三,蛮王郝维遣送质子,青丘那位妖帝上表谢罪。

    那日朝堂过后,各路诸侯都偃旗息鼓,唯一没有投降的却是那位莫城侯桓珩。

    或许是因为不屈,或许是因为仅存的希望彻底湮灭,这位前任梁帝的皇叔变得无比疯狂,再度掀起了反旗,聚兵八万,以作最后一搏。

    只是,谁都看得出来这么做的后果。

    不过五日,叛军便被镇压,桓珩这一脉大受牵连,族人都被发配到了塞外。

    唯一剩下的只有了魔帝的二十万大军。

    只不过,这已经与孟清无关了。

    便在短短的时间内,杨羡便将天下各地的诸侯一一摆平,而剩下的便只有他这为幕后主使了。

    平时热热闹闹的虎贲将军府中,如今却是凄凄冷冷,连一个下人都没有。

    孟清独坐在空荡荡的正堂之中,一道黑影快速接近。

    “主公,最后一批人已经安顿好了!”

    自从那日朝堂之后,孟清便将常虞留下的人手安置在了各地。

    “庆叔,你也走吧!”

    “主公,你不跟我走么?”

    庆叔脸上满是压抑,他安排好了人手,折身返回神都,便是为护送孟清逃出神都。

    眼下孟府之外还有两位大宗师,数十位高手,足以将孟清安全护送出去。只是孟清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走,你们还能活。我若是走了,你们和我必定会遭受天罗地网一般的追杀。”

    “主公,我等并非贪生怕死之辈。”

    “我知道!”孟清柔和的目光看向了庆叔,“所以你们才要好好活着。”

    “主公......”

    庆叔还要再劝,孟清却是长叹了一口气。

    “天下大势已定,再无翻转的可能。我便是逃出了神都,结果也是一样。庆叔,廷尉的人快要到了,你快走吧!”

    “主公.......”

    “走!”孟清大喝一声,面容变得有些可怕,“难道还要我求你不成!”

    门外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大股的人马正在包围孟清的府邸。庆叔看了一眼孟清,对方意志坚决,他没有办法,跺了跺脚,身影消失在了屋中。

    大门被人推开,一大票廷尉府的人马手执火把,闯进入了孟清的府邸。

    “虎贲将军孟清接旨!”

    孟清本是坐在正堂的主位之上,看着眼前这位幽冥狱出身的廷尉平,正了正衣冠,站了起来。

    “臣孟清接旨!”

    “虎贲将军孟清有负圣恩,勾连外贼,罪大恶极。旨到之日,褫夺一切官职、爵位,下狱待罪!”

    “臣孟清遵旨!”

    “拿下!”

    那廷尉正一语而下,周围的廷尉府卒立马锁住了孟清,这位修为实力要远超于他们的虎贲将军。

    塞外。

    巨石之上,神族的神子帝渝枯坐。巨石之下,另一位神子扶雨却是没有帝渝那么好的耐性。

    “该怎么办?魔帝收到了周帝的旨意,如今变得畏缩不前。大周境内各地的诸侯都被杨羡解决了,你我该怎么办?”

    所谓周帝的旨意,这上面只有四个字。

    给老娘滚!

    扶雨当日跟随在魔帝的身旁,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她本以为魔帝会大怒,率领大军立刻南下,与湟城的周军决一死战。

    谁知道这位魔帝没有一点帝王的霸气,拿着这带着周帝体香的绣帕闻了闻,脸上嘿嘿嘿的傻笑了一番,便乖乖带着人马远退二百里。

    帝渝睁开了眼睛,目光平静,看向了扶雨。

    “今日天下大势已定,六合之内,群雄皆丧,凭借你我,也再难翻转。孟清他宁愿待在神都身披七尺囚衣,便是因此。相比于他,你我的处境要好的多。”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忘了我神族的大仇了么?”

    “该忘的我早已经忘了!”

    “你说什么?”

    扶雨不可思议地看向了帝渝,根本不敢相信这话会是从神族最为优秀的神子口中说出。

    “你我活着,让剩下的神族活着,才是最好的办法。”

    “你........”扶雨脸上激红,怒指帝渝,“你没有志气,我有。你若是不想要报仇,便把金平瓮给我!”

    “金平瓮我早已经给人了!”

    “你骗我?你一直在龙城修炼,怎么可能将金平瓮给别人?”

    帝渝摇了摇头,说道:“你当日带着其他神族隐匿在深梧,周军攻深梧,你们趁乱后北上,没有遭到一点追杀。你真的以为是因为你行事隐秘么?”

    扶雨睁开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你......”

    “没错。我将金平瓮交给了周军,换得了你和其他神族一丝生机。”

    扶雨听到这里,一颗心似乎少掉了什么。

    “这塞外苦寒,也足以为家。九槐在这里用了许多的心思,你和其余神族便在这里安心住下吧!”

    佳节如梦,张灯结彩。

    天下平定,神都这座昔日繁华的都城再度焕发生机。

    大周的天子在含章殿中招待了群臣之后,便早早回到了后宫之中。

    “天子何事?”

    黄浩在前面带路,杨羡则跟在后面。

    “天子喝多了酒,此刻正在耍酒疯,谁都制止不了。”

    杨羡进入了夏宫涅的寝殿,便闻道了一股浓浓的酒味。他进去之后,便发现这座宫殿之中空空如也。既不见宫女内侍,也不见夏宫涅。

    宫殿的大门缓缓关闭,杨羡回转身来,却见一身轻衣的夏宫涅出现在他的身后,满脸通红,酒气熏天。

    “陛下,你这是?”

    “我喝酒了!”

    夏宫涅打了个酒嗝,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晃晃的。

    “臣知道。”

    “你不知道。”夏宫涅嘿嘿一笑,“我醉了,就不是平日的涅儿了。所谓酒壮怂人胆,涅儿喝醉了,就不怕你了。”

    “........”

    夏宫涅一步一步走近,靠向了杨羡,伸出了小手,碰了碰他的肩膀。

    “以后就只能我欺负你,你不能欺负我。明白了么?杨子瞻!”

    “陛下喝醉了?”

    “我才没有醉!”

    夏宫涅摇摇晃晃地差点摔倒,被杨羡一把抱住。

    “陛下!”

    杨羡忽觉不好,却见怀中的夏宫涅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杨羡松开了夏宫涅,却见她站的很是平稳。

    “杨子瞻,你听说过金平瓮么?”

    “陛下什么意思?”

    “嘿嘿嘿嘿!”

    夏宫涅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我和神族的神子做了一个交易,他效忠于我,并将他的神器金平瓮给我。而我则放过深梧城中的神族。”

    “怪不得扶雨能够躲避追捕,原来是陛下在外帮忙。”

    “你知道就好。”夏宫涅一手一挥,一颗橙色的小球便落在了她的手中,“杨子瞻,看,你的灵炁正在被这金平瓮吸收。”

    “陛下想要做什么?”

    夏宫涅脱下了披在外面重重的外套,嘿嘿一笑。

    “当然是欺负你啊!”

    “.......”

    夏宫涅想要接近杨羡,却被他大喝一声。

    “待一边去!”

    或许是长久以来的顺从,夏宫涅几乎本能似的蹲了下来,两只手拉着耳朵。

    “我错了。”

    随即,夏宫涅感觉不对。

    “不对啊!现在握着你小命的人是我啊!你还敢对我大呼小叫的?”

    “陛下不服么?”

    夏宫涅翘着嘴,一脸不爽,可终究还是不敢有所声张,心中嘀咕着。

    “哼,总有一天要打你屁股。”

    建武七年,天下乃定。大周丞相杨羡执政二十载,四海宴清。后二十载,帝传位嫡长子。帝与相,飘飘然不知所踪。

    l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