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264章  无限之次元幻想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它叫芙芙,是你的朋友吗?阿霞。



    “那个难道你是御主?”



    “是的。”林潇。



    “果然啊,其实我是从者。”



    “下了一条吧,我没有名字我叫阿霞呢。”



    “因为可能是非常不入流的英灵所以你不知道呢。”



    “没事的我找到。”林潇。



    “那真是非常干感谢你。”



    “但实在很不好意思,因为我身上只有不堪的传。”



    “你为什么在这里呢?”阿霞。



    “其实。”林潇。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我肯定是为此而召唤,被召唤后一直就不明白要做什么,但现在我终于可以帮助别人了。”



    “那么。”林潇。



    “虽然有排不上用场,但请多多指教。”



    “好可爱呢,这是什么动物呢?”



    “芙芙就是芙芙吧。”林潇。



    “我是一个月前被召唤,但是什么都做不到。”



    “什么都?”林潇。



    “敌人是有的,但是只有一个人,我是暗杀者,一个人不行呢。”



    “我会加油的。”



    “嗯。”林潇。



    “总之,首先果然还是应该找到走散的大家,那么就烟土去找关于这我会将一切告诉你。”



    “拜托你了。”林潇。



    “嗯。”



    “这个地方是奥林匹斯命名的,有村子住着很多人还有从者。”



    “有从者?”林潇。



    “有被称为搬运工的,虽然不知道是谁。”林潇。



    “现在有一个对你来的坏消息。”



    “什么消息?”林潇。



    “其实我也迷路了。”



    “要走到哪儿才可以抵达村子呢”



    “对不起,起来我也是迷路后才走到那个沙滩的。”



    “为什么会迷路呢?”林潇。



    “那是因为。”



    “心有敌人。”



    “安静。”阿霞。



    “是魔兽呢。”林潇。



    “这也是个坏消息,之前我就是从那个怪物哪里逃走的。”



    “啊,真不幸,快逃跑吧。”



    “不行要被追上了。”林潇。



    “我来做它的对手,所以你快点逃跑,正是现在不帮上你的话。”



    “我上了。”阿霞。



    “被包围了。”林潇。



    “还没完呢。”



    “有雨水落在魔兽身上?”



    “真是不方便啊。”



    “不冷静想象还真是奇怪,为什么我会这么想,毕竟我是从者,名字是什么呢?”



    “原来如此,我还真是有个过分的名字。”



    “那个也就是站在魔兽头上的难道是从者?”



    “哦,怎么了?”



    “哎呀抱歉我现在就下来。”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我,不然我肯定自杀绿”



    “那就这样了,不好意思。”



    “哦哦,这些魔兽脏死了,不要靠近我。”



    ‘真不讲道理。’林潇。



    “好咧,打中了,上忍不住打哦是谁真走运。”



    ‘唉,你你是’



    “好好道谢真是不出,那边的可爱姑娘是从者吗?”



    “你也是从者吗?”阿霞。



    “嗯,为我们的项羽干杯吧。”



    “在此之前,你应该洗手。”



    “嗯嗯,知道了,真是麻烦。”



    “再次指教了,你们算是因为我获救。”



    “姑且算是吧。”林潇。



    “哎呀讨厌这种不得不承认的感觉。”



    “再怎么登场很过分,但是被救了也是事实。”



    “真可爱,可以和你握手吗?”



    “容我普通的拒绝,我们是练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名字这样可不行吧?”



    “被普通的拒绝了我好悲痛,要自我介绍吗,我的名字是俄里翁,三星的猎人。”



    “真的假的?”林潇。



    “这样啊,你见过啊。”



    “又好像没见过。”林潇。



    “啥玩意啊,那你们是?”



    “我叫阿霞。”



    “哦”



    “不入流的从者不要在意没有帮上你的忙真对不起,要是没有俄里翁先生不知道会怎么样。”



    “托你的福我才的就哦。”林潇。



    “但是我一头魔兽都没干掉。”



    “你什么,就因为有你的坚持我才救了你们。”



    “我也帮上忙了呢,填好了,这样就能死得其所了。”



    “别死啊。”



    “错了,是光荣,竟然可以帮助人理,就像是这样要时。”



    “绝对别消失。”



    “你是假装的吧。”



    ‘’才不是。



    应该各种层面都稍微等一下,你们不是这里的人吧,是从者吗?”



    “到底是怎么了?”俄里翁。



    “这样啊,御主不用的耐心,是人类历史的从者。”



    “但是来到这里为了修正异闻带?”



    “是这样吗?”林潇。



    “自已没有自信吗,还是慎重的家伙。”



    “这种眼神恐怕想要帮助吧?”



    “不行哦。”



    “好麻烦。”



    “这么单纯的理由。”



    “世界上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单抽时间。”



    ‘比我能干的家伙,但提不起干劲。’



    “有各种原因。”



    “这个脸。”林潇。



    “没办法呢,那就至于偶就此别过了,走吧林潇。”



    “我们去村子,出发吧。”



    “可是你们朝着村子相反的方向走呢。”



    “起来我们迷路了。”阿霞。



    “俄里翁请给我们带路吧。”



    “不是就此别过吗?”



    “这。”阿霞。



    “哈哈哈开玩笑的,跟我来吧。”俄里翁:“从这里过去要一晚上左右。”



    “我是从远方来的。”



    ‘我真是容易发呆没有自觉。’



    ‘我绝对会将你们护送到村子打’



    “拜托你了。”林潇。



    “那你们对这个异闻带了解到什么程度了。”



    “也是啊,不管如何粗略的一下。”



    “我只知道这里很温暖,知道有魔兽之类的。”阿霞。



    “还有呢?”



    “但是这座岛屿上的魔兽很好对付,某种意义你同伴英爱还活着。”



    ‘真的吗?’林潇。



    ‘是啊,我讨厌杀戮和死亡,起来这是认真的提问,不要谎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俄里翁。



    “在那迦勒底有没有可爱的女孩子和美丽大姐姐。”



    “表情好可怕。”



    “要没问题也有问题。”



    “昂这值得认真询问吗?”



    “对我来就是。”



    “原来如此对我来无法理解。”



    ‘那么明要在其,今晚上就睡觉吧。’俄里翁。



    “晚安。”林潇。



    那么睡着了,做个好梦,我要稍微站在你边上一点做好准备吧。



    “好的我会加油的,还有请教我阿霞。”



    “嗯。”



    “话你们的安静点,我还会温柔的干掉你们。”俄里翁。



    “那么全部收拾掉了。”



    “哦,你醒了不点。”



    “衣服为什么你不帮助我们。”



    “嗯欧文也这么想我的话刚才战斗只有拖后腿了。”



    “有很多缘由,虽然本意十香帮你们,再让我迷茫一会毕竟人生第一次遇到这个事情,这里很棒,虽然有斗争但大家都或者。



    不过只有一点我无法原谅。”俄里翁。



    “住手这不是敌人,消失吧,没心情和你话。”



    “那个刚才的是?”



    “嗯,被提出分手的前女友。”



    “但并不是那种疏远关系,总之就是这样你帮我保密的haul感激不尽。”



    “因为对我来是个不明的世界。”



    “是吗?”



    “有什么奇怪的吗?”阿霞。



    “哼,算了。”俄里翁。



    “看上去不会有魔兽来了。”



    “因为我会陪在林潇身边。”阿霞。



    “起来了。”林潇。



    “我开动了。”俄里翁。



    “芙芙也吃吧。”林潇。



    “这家伙是肉食动物啊?”



    ‘它什么都可以吃。’



    “哈哈有精神俾斯麦都好,它不是非常时期的粮食吗?”



    “啊对不起。”



    “无论如何都似乎没有足够的分量。”俄里翁。



    “那边像是机械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那边是村子,我们的目的。”



    “这一代是一万年之前战争留下的神殿,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了呢。”俄里翁。



    “那么这家伙就是最后动漫哦手男的机会不用支援了。”俄里翁。



    “虽然有点头痛。”



    “接眨”



    “好咧,赢啦赢啦,果然有所谓的御主在就效率许多。”



    “我也是不知道为什么状态好了很多。”



    “不用在意。”俄里翁。



    “那个。”阿霞。



    “怎么了?”林潇。



    “我没有帮上忙对不起了。”



    “请忘记刚才那个。”阿霞。



    “做到了。”



    ‘那我也来。’



    “唉那就。”



    “只有指尖吗?”



    “毕竟不能解除。”



    “那是作为从者的心得还是什么。”



    “可能是吧。”阿霞。



    “这暂且不论,我们出发吧。”俄里翁。



    “哦,是俄里翁吗,怎么了要狩猎未免太早了吧。”



    “捡到几个人?”



    “嗯你捡到谁了?”



    “你也?”



    “是啊,有几个人来这里。”



    “居然有收了这么重赡弱”



    ‘那真是偶然。’



    ‘似乎是搬运工的熟人,虽然打算朝着神殿前进,你做护卫,毕竟不管哪个,都和你一样没有神物。’



    “难道?”林潇。



    “似乎并不是偶然,我们去酒馆吧。”俄里翁。



    “请等一下。”阿霞。



    “前辈。”玛修。



    “玛修。”林潇。



    “太好了,您平安无事,虽然在生命中已经确认你平安,但是无法取得联络被捕获也有可能,真是太好了。”



    “玛修你也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大家呢?”



    “所吸灵基换装伤害控制最。”



    “哦哦,林潇平安无事。”



    ‘’虽然理论上是这样。



    “真是的这就是精神松懈的证据,挺好了不管什么状态首先要联络这是自然,平安无事我也可以松一口气,重伤则会难受。



    不管如何都要采取对此,你有身为最后御主的自觉呢?”



    “十分抱歉。”林潇。



    “既然平安无事我就不多了,御主是不可或缺的。”



    “信息错综复杂,并且情况迫在眉睫,我们从哪儿下手?”



    “这样下去什么都不会改变,首先从尼莫开始吧。”



    “尼莫怎么了?”林潇。



    “尼莫它潜行跳到虚数中了,正是因为那样,只有如此才可以逃生呢。”



    “参考数据的话,装甲因为从而降的光束而分解了。”



    “你知道名为阿斯托尔福的从者吗?”



    ‘当然我很了解。’



    林潇。



    “他的宝具,因为是存在于喜欢,可以会比现实落下状态的攻击,我们本应该是和那个一起粉身碎骨的。”



    “或许是因为强行虚数,而无法证明是尼莫的功劳,在那种情况受到攻击得到了防御。”



    “就是代价很大。”



    ‘尼莫现在处于昏迷状态。’



    “尼莫咩事情吧?”林潇。



    “眼下无法复活,至少想离开这里很麻烦。”



    “本来的话,舰艇现在废了打扮,到底没有办法逃脱了。”



    “确认过通讯了吗?”林潇。



    “虽然好不容易发来信件,但也仅仅如此了。”



    “该我话了。”



    “你是哪位?”林潇。



    “我的名字是巴沙是一名海盗,至今单身。”芭莎。



    “啊,这样玛修你过来比较好。”



    “我们是因为好不容易才抵达这里的哦。”老福。



    “御主你是怎么来的。”



    “俄里翁他。”林潇。



    “好像没有人在啊,难道送你们来的是个从者。”



    “哦,俄里翁,人类的?”



    “人类的俄里翁,不是熊吗?”



    “那还真想见识一下,那个那边那位非常可爱的女性是。”玛修。



    “难道是在我?”阿霞。



    “嗯。”玛修。



    “我叫阿霞哦。”



    “怎么了?”



    “玛修姐是林潇的从者吧”



    “嗯,我叫玛修。”



    “同样作为从者请多指教。”



    ‘还请叫我阿霞。’



    ‘这边才是多多指教,是阿霞你路送过来的?’



    “不我只是一路被帮忙过来的和林潇一起收到帮忙才回来。”



    ‘怪不得不见你踪影。’



    “嗯,搬运工先生让你担心了。”



    “没事情,你刘海在场一起。”



    “比起这个俄里翁走了吗?本来相互追上他。”



    “怎么了?”林潇。



    “实在是烦恼啊。”



    “无论如何我们没有空管这么多了,比起这个情报啊,这个异闻带什么情况?”



    “芭莎,能可以明一下这个世界吗?”



    “当然可以。”芭莎。



    “那么,这个先不,这里成为异闻带的理由很明显看看村子的风景。”



    “巨大的金属?”



    “外面可以看到的巨大建筑物不是人类可以制造的,神被这么称呼的存在,以及他们的权势,现在依然持续。”



    “换句话,奥林匹斯的神存在的地方,就是这个异闻带。”



    l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