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就是生了个女儿嘛  恩怨江湖之侠骨柔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到洛娃实在为难,魔教主对她淡淡一笑:“你当然有权罚我,而且不必徇私枉法,我又怎么会因此而怪罪你?只不过身为教主,我仍然要命你做一件事,那便是无论如何都要先让我诛灭了这个叛教妖妇。★Wくw W√.★8く1くz★W.CoM留她在世上一日,便一日不得太平,洛娃,你决定吧。”

    金如月哈哈一笑,指着魔教主说:“左青霜,这时候恐怕已轮不到你来号施令了,本教中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的权力大过我黄衣护法?说我叛教出逃,其实是我不能容忍你欺瞒教众,玷污圣坛,为所欲为的行径,这才愤而出走,我又做错了什么?你本就不能胜任教主之职,洛娃年轻又容易受你蛊惑,教众们何不暂且听我号令行事,废了现任教主大权,另立新主?跟着左青霜又有什么好处,她可曾给你们好日子过?”

    她大逞口舌之利,又蓄意给自己描白,一帮教众又都年轻识浅,本来非常信赖教主的,这时却不免都信心动摇起来。老成一点的还只惊疑不定,胆小的几个已在悄悄往后退去了。

    魔教主看在眼里,却并不阻拦,只冷冷一笑:“姓金的,别以为凭你这几句话,就能扭转乾坤了。今日你还想离开华山么?做梦!洛娃,我不耐烦听她罗嗦,我只听你的,你说应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洛娃双拳紧握,手心里已经全是冷汗,内心当然矛盾之极,因此犹豫再三,迟迟未决。

    这时候无心和尚忽然高宣一声佛号,大步走上前来:“这是我的罪孽,应该由我来清偿,洛娃,只求你可怜你的教主一世受苦,今天就饶过了她吧。”

    话音未了,他竟然猛地一掌拍上自己胸口,顿时张口喷血,随即颓然坐倒在地,看来确实悔恨交加,真心一死以求解脱了。

    这一下变化实在突然,所有人不禁都“啊”了一声,魔教主更是顿足:“你、你又何必如此呢?”

    无心对她惨然一笑:“但愿以我一条性命,能了解你所有的苦难,阿弥陀佛……”听着声音渐渐低微,他的神情也委靡了去,竟然已是奄奄一息。

    “不要!”宁馨儿再也忍不住,惊呼着挣脱了宁巧嫣的手奔上前去,抱住了无心哭道,“你是我爹爹,你可不能死的呀!”

    无心听她叫出一声“爹爹”,全身一颤,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看着她勉强低声说:“你、你是我的女儿,这真是太好了,好极了……”

    “爹啊!”宁馨儿放声大哭,“谁来救救我爹,哪个好心人救他,我不要他死啊……”

    遭遇这等变故,魔教主脸色已是惨白,身体微微摇晃着,竟然迈不开脚步上来搀扶她,宁巧嫣就先她一步上去扶住了宁馨儿。

    吕鸣铁赶过来,想帮着把无心搀扶起来,却忽然觉得耳边一阵风过,倏忽之间无心沉重的身躯已被无相大师一手扶起,并随即退了开去。紧接着他双掌搭到无心胸前。

    无相大师毕竟慈悲为怀,不忍见无心以死赎罪,也确信他是诚心悔过,当然要给他一条生路了。这就运起内功,替无心护住了心脉,不至于立时三刻一命呜呼。

    魔教主见了,不由松了口气,欣喜地说:“好,你这个和尚总算有点良心,我、我多谢你了!”

    她遭遇情变之后,性情越来越古怪孤傲,从不肯轻易服人,刚才也根本没有把无相大师放在眼里,这时却居然肯为了无心跟无相大师软语称谢,可见她内心对无心终究情丝难以割舍。

    转过脸来,她又对仍在抽泣的宁馨儿说,“有少林方丈大师帮忙,你爹爹是不会死的了,你别哭,哭坏了身体岂不是糟糕了?”

    “娘!”宁馨儿抽噎着回答,“爹不能死,娘也不能死的。”

    魔教主哈哈一笑:“我不会死,乖女儿,我们一个都不会死,等这件事情一了,我便再也不愿理会什么教主的职务了,一家人团团圆圆快快乐乐地过日子,又有哪点不好了?”

    “这可由不得你!”金如月一声呵斥,“要团圆么?也得到黄泉路上去再团圆。教中各位弟子,难道你们还要听凭左青霜飞扬跋扈为所欲为么?快点动手废了她,快啊!”

    “且慢!”洛娃终于出声了。

    金如月看着她气势汹汹:“你还有什么包庇她罪责的话要讲?教规头一条就是不得欺瞒教众,就是说破了天去,她也该死。”

    洛娃说:“这个教规确实是……”

    一句话没有说完,宁巧嫣忽然大声替她接了下去:“确实是不通情理,呸!简直是狗屁不通。”

    金如月斜睨着她说:“外人又有什么资格评论本教的教规了?”

    “为什么就不能?”宁巧嫣说,“天下人就评论得天下事,何况这事儿还关系到我的馨儿。”

    “对对!”吕扣银插上话来,“不单是伯母要说,我都想说上两句的。不就是生了个女儿嘛?这又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大事,是女人嘛早晚要生孩子的,就是我和洛娃,将来恐怕要也多生他几个,是儿子不错,是女儿的话那就更加好了,旁边人又有什么资格来管头管脚的了?”

    “你、你给我少说两句,行不行?”洛娃又气又急,又羞他说话没个正经,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宁巧嫣呵呵一笑:“其实魔教各位姑娘们大可以想想,教主平时的为人处事,对待你们又态度如何?我想应该是有如慈母般关爱有加吧?你们又何必拘泥于陈规陋俗,而一笔抹煞了她以前对你们的种种恩德?你们刚才也都听见了,为了魔教,她所受的艰辛远胜过他人百倍。”

    金如月冷笑:“花言巧语,蛊惑人心,弟子们可不能听信她的话。”

    “但她确实说得对。”洛娃辩驳说,“教主对待我们何止不错,简直恩同再造,我们当中有相当多的人都是她一手抚养**的,如果不是因为教主是做母亲的人,又怎么会把我们当成亲生女儿一般来疼爱?我们又岂能忘恩负义,临了给教主一副绝情的冷面孔,使她心寒?而且,我原本就一直觉得本教这一条教规太不合情理,凭什么历任教主中,是男子就可以三妻四妾侍女成群,轮到女子做教主了,就必须得是清白女儿身了?如今见了教主为此受的苦难,更加觉得这教条残酷,既然如此,又要这条教规干什么?所以,我以蓝衣执法使的名义决定,请教主这就废除这条教规,还教中女子们一个公道。我洛娃依然奉教主为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之主,唯她马是瞻,你们有哪个不服气的,先来找我理论!”

    “好洛娃,说得好!”非但吕扣银厚着脸皮大声称赞他的情人儿,其他人十有**也都暗暗点头。别看洛娃是年纪轻轻的女孩儿,这一番话说来却也掷地有声正义凛然,不由人不顿生钦佩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