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四章 火药封山  恩怨江湖之侠骨柔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场很多人都因洛娃的话暗暗点头,金如月则冷哼连连。★W√w W.81zW.CoM

    “小洛娃,你这是在为自己今后作打算吧?眼前这小子八成已经要走了你的贞洁,你却依然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登上教主宝座,所以今天胆敢违背历代沿袭下来的教规,为自己往后的荣耀铺路。”

    “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洛娃一声断喝,对她横眉冷目,“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才是觊觎教主之位的人。”

    魔教主一声长笑,点头说:“好,洛娃,你秉公无私,有胆有识,将来整个教中的事务都少不了由你作主,我也不必去操那份闲心了。金如月,还不上来受死?”

    金如月暗暗咬牙冷笑,经洛娃一番慷慨陈词,令原先悄悄往后退的女弟子们惭愧不已,这时候重又拥到了魔教主身边,而且一个个都对着她冷眼相对,摩拳擦掌。形势一边倒,眼看大势已去了,她四下里顾盼着,只是不言不动,在寻找着一线生机。

    魔教主看着她冷冷地:“你是不敢与我动手么?你不是想凭借着一套宅女阴阳**功称霸天下的吗?或者还在痴心妄想,等着有人来救你?是杀手门主,还是他苦心搜罗来的那几个魔头?哼,你就不要做白日大梦了,连杀手门主都已经失去了左膀右臂,成了孤家寡人,你还在指望着他么?”

    金如月仰天打了个哈哈,但谁都看得出她笑得十分勉强:“你不会懂的,杀手门主老谋深算,就算真会丧命,也必是死在天下人的后头。左青霜,当着武林众人的面,我与你做个公平交易如何?留我一条生路,我便告诉你们趋吉避凶的良策,不然,到时候玉石俱焚,我一命,大约还抵不得这么许多人的性命吧?”

    “休要危言耸听,拖延时间了。”魔教主冷叱一声,“拿命来。”

    “且慢!”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声喝止,“为什么不听她说说再作决定?毕竟杀手门主狡诈狠毒,没有人能够揣摩到他的真正意图,相约华山决战,又是存了什么险恶用心,这女人和杀手门主是一路的,兴许知道些重要的秘密,就让她说了出来,对各方都没坏处,是不是?”

    此言一出,倒有大半的人随声附和,毕竟大家来华山是冲着与杀手门主决战而来的,要他们相信杀手门主仅凭借一己之力想敌天下英雄,那是不可能的事,故而都想预先探知他的用意,以便知己知彼,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金如月见计谋得逞,阴阴一笑而答:“那也得看左青霜是不是肯让我说呢!”

    这一句话又把魔教主推到了武林正道的对立面了。魔教主岂能不知她的险恶用心,冷冷一哼:“难道我就不能先废了你,再逼你说出实情么?少罗嗦,看招!”

    一声呵斥,双袖挥出,已是雷霆一式,袭向金如月。金如月只得招架,左闪右避身法诡异,左青霜一时倒也奈何不了她,不由喝道:“你还想拖延时间么?你未尽全力,难道我就会怜惜你不伤你了么?痛快些放招过来,不要婆婆妈妈,让我好不耐烦。”

    金如月冷笑:“我要是出了全力,你难道伤得了我?”依然四处游走,不时还上一招半式,就是不尽全力搏杀。

    旁观者清,一众高手都瞧得非常明白。宁巧嫣微微皱起了眉头,忽然说:“这个恶妇若不是胸有成竹,就是贪生怕死拖延时间。”

    吕鸣铁正在她身边,闻言沉吟着说:“伯母是不是说,她有可能有后援,正一心里期盼着这个后援到来,好解救她出去?唔,她刚才所说的一番话倒是有点儿深意,应该仔细盘问盘问,只可惜魔教主不肯。”

    “阿弥陀佛,吕小施主说得是。”无相大师的声音忽然在他们背后响起,原来他已经把无心救醒,走了过来,这时候就插上话来,“杀手门主约下华山之期,绝对不会无备而来,真有什么埋伏也说不一定。只是,他那些助纣为虐的帮手大都已经落入了天网,就算他来得及重新召集人马,大不了也就是一场恶斗,天下英雄已经齐聚华山,难道就会因为此行的凶险而退缩了么?”

    “不错。”吕鸣铁精神一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既然是决战,就绝没有不战而退的道理。再者,那恶妇说不定也只是狗急了跳墙,危言耸听而已……”

    话还没有说完,蓦然间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轰然巨响,震得地动山摇,附近高处有无数泥石被震落,悉悉地落了众人一身。众人都是猛地一惊,回往巨响出的方向望去,但见一股浓烟升起,却并不见其他动静。

    而这一声响却犹如炸在金如月头顶的一般,让她全身都不自禁地一颤,忽然就往那方向扑了过去,一边高声叫着:“啊——他为什么动手了?为什么不预先知会我一声,就已经动手了?那我该怎么办?这个狠心的老家伙,他竟然不顾我的死活。”

    叫声里充满了失望与焦灼之情,到最后一句,已经犹如困于绝境的野兽在嚎叫,看来她已经乱了方寸,也根本顾不上身后的魔教主了,被魔教主疾步赶上来,凌空一掌正中后心。

    顿时一口鲜血喷出,金如月滚翻在地。滚了两圈之后她忽地放声大笑起来,又叫:“好,也好!有这么多人给我陪葬,我已经值了。杀手门主,殷涛,算你够狠!”

    众皆哗然。前任魔教副教主确实姓殷名涛,这就已经证实了杀手门主真正的身份。然而这并非让大家感到惊讶的原因,而是听闻杀手门主果真设计有埋伏,而且更不知是何等样的阴谋招数,不由得又惊又怒。

    就有不少人飞身掠向四周去小心查探,魔教主则抢上一步逼住金如月追问:“杀手门主究竟有什么阴谋,快说!”

    金如月不回答,只是不停地狂笑,笑得牵扯了伤处,嘴角就有鲜血不停往下淌,甚至连眼睛都似乎红了一般,笑到最后力气已衰,只是断断续续地出“哈哈,哈哈”干涩的声音而已。

    洛娃感到不耐烦,说:“教主,和她又有什么好说的,就把她就地正法了,岂不干脆利落?”

    话音未了,有几个前去探查情况的人飞也似的回转了来,一边走一边大声说:“糟糕了!路已经被封死,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大量石块泥屑,把下山的路堵住了。”

    众人闻言都大吃一惊,惟独金如月又大笑起来,咬牙切齿地迸出一句:“火药,好大威力的火药……”身体便猛地一阵抽搐,两眼上翻,喉咙间咯咯作响,不一会儿竟然就气绝身亡。她恶毒凶悍,临去时倒也倔强,不愿意死在魔教主的手里,这是自断筋脉,自寻死路了。

    不过她的话惹起了一片哗然,但不等众人再有什么反应,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这次声音非止来自一处,而且又近了几分,只见那几名查探情况的人来不及退回,就已经被无形的气浪掀到了半空中,肢体残裂,甚至就粉身碎骨。呛鼻的火药味四下里弥散开来,整个山头似乎都在动摇。

    即便一众武林高手艺高胆大,也不免一时间目瞪口呆,没了对应之策。

    火药封山!果然毒辣异常,而杀手门主甚至连面都未露,就已经把天下群雄困在了华山之上。面面相觑之余,吕扣银忍不住大大叹了一口气,说:“洛娃啊洛娃,能够和你死在一起,我吕扣银还不算很遗憾的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