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五章 投鼠忌器  恩怨江湖之侠骨柔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远望是颠峰,绝壁,万丈深渊。八一 中文★网W★w★W .★8√1 z★W.CoM

    似乎走到了这里,已经是去路无多,而往后退呢,是否还有容人退去的余地?

    萧雨一手紧紧握住剑柄,停下了脚步。既然往前走已经不能,就只有停下。也没有办法往后退却,因为铁如剑就在前面,她的性命正握在别人手中,他又如何愿意退后,旁观?

    萧风,萧叶亦十分有默契地停了下来,他们所站的位置正好与萧雨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无形中把前边的人团团围住。两边相距不过数丈,要上去一决生死原本并不困难,但正因为考虑到铁如剑的生死,所以他们全没有动。

    追踪杀手门主已经月余,如果不是投鼠忌器,他们又怎么肯让他一路直遁到华山。

    寒风萧瑟,云雾渺渺,杀手门主一手携着铁如剑,一手负于身后,仰望天,似乎十分悠然自得,仿佛是正携友看景,闲情逸趣正浓。若非有恃无恐,又怎么会如此?

    又似乎他半晌也没有任何举动,是正在等待一个绝佳的时机。

    而铁如剑,经过一番长途跋涉,脸色已经十分苍白,看上去极其羸弱,仿佛随时都会倒下来的样子,只不过本性的倔强让她还是一路挺了过来,没有挣扎,因为知道挣扎也是徒劳的,没有哭闹,她还没有学会向人这样示弱,白白被人瞧不起。

    自始至终她都十分冷静,原本明亮的双眸虽然已经显得黯淡,但依然透着坚强,即便明知道自己生命受到极大威胁,眼望着万丈深渊,身体还是尽量挺得笔直,平静得仿佛什么都没有生过,她只不过是同身边这个人一起看风景来的,而不是被挟持的人质。

    也正是她这一点让杀手门主觉得很难弄。斜斜睨了她一眼,他忽然冷笑一声:“你倒的确与众不同,本来我还以为你至少会跟我闹上一番,闹得越是凄惨越好,再不然就是骂,骂得越大声越好,这样就越是能让萧雨心乱如麻。”

    铁如剑咬着嘴唇不说话,一则是不屑与他说话,二来也是因为他手上用的力道刁钻,令她全身都快散架似的巨痛,说不出任何话来,其三,也是内心有一份歉疚,没有自己的受制,也就没有萧雨他们的受制于人了。

    这虽然不是她的错,但终究是因她而起的,这一份歉疚又怎是语言能表达出的?

    杀手门主却也并不要她回答,接下去又说:“但我现在一想,又觉得这样或许更加好些。会哭会闹会撒泼的寻常凡女子,萧雨又怎么会看上眼?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你的性格正和与他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天下兴许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如此难得的红颜知己,想必萧雨绝不舍得放弃。”

    阴阴地一笑,他又接着说,“他为了你,千辛万苦地跟了我们一路,为了保住你的性命,想必他愿意做任何事情,而我也完全可以保证,只要他肯听话,我绝对不会为难你,而且包你长命百岁。”

    这几句话语调很淡,但威胁之意显露无遗,而且声音并不小,萧雨他们三人听得非常清楚。萧雨另一只手的拳头也已握紧,忽然咬牙说一句:“放开他,你我公平地决一死战!”

    “公平?”杀手门主嘿嘿一笑:“这世上难道还有公平可言?从前我养你们教你们,每次你们完成了任务回来,不是赏赐黄金就是赏赐**,你们还觉得不公平,还要一个个叛我而去,如今,却反过来要我给你们公平了吗?”

    “众叛亲离,那是你必得的下场。”萧风冷冷地说,“你一向手段毒辣残忍,死在你手里的,单只门下弟子就已不计其数,即便死一万次,你也赎不完你的罪孽。”

    杀手门主仰天一笑:“好一个毒辣残忍,没有我,哪来你们的今天。”

    萧风说:“没有了你,我们便只做一介平民,也要比现在快乐百倍。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入你门下时我已经懂事,知道你收容我们,只因为我们是当年华山一役之后武林正道的遗孤,你将我们训练成杀手,只不过是借此报复武林正道而已。”

    杀手门主一笑:“没错,倘若你们的父母地下有知,你们杀了那么多的武林成名英雄,又不知会有何感想?哈哈,我确实是在利用你们向天下人报复,那又怎么样?”

    一语既出,萧雨和萧叶只觉胸口气往上撞,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说自己的身世,原来都是名门正派之后,却从一开始就被他践踏着尊严,踩在脚下肆意**,这笔帐一定得加倍讨回来。

    杀手门主又说:“都瞪着我,都心中恼怒我吗?那为什么还不一拥而上,把我砍成肉酱,以消你们心头之恨?三位在我的**之下都已经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不会连这一点胆子都没有了吧?”

    语言中不乏讽刺之意。萧雨咬牙:“你要的不过就是我的命而已,这又有何难?只要你放了她……”

    “不!”铁如剑忽然面前开口,望着萧雨目光中已满是焦灼。

    杀手门主又是哈哈一笑:“她对你多么有情义,不希望你为了她死,你又何必惹她伤心呢?你也该知道现在我已不想你去死了,活着是件多么好的事情,不用我多说你也了解是不是?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肯听从我,你们就一个都不用死。”

    萧叶开口,冷冷地说:“即便会粉身碎骨,也绝不再受你利用。”

    “粉身碎骨,那倒容易。”杀手门主说,“你上来受死,我亦杀了铁如剑,一了百了,多么痛快!”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萧风回答,“你死了,我们未必死,铁如剑死了,你却必得死。这一路上,你所有的帮手都已经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如今就剩下你孤家寡人一个,尤自想挣扎到什么时候?”

    杀手门主冷笑不答,萧风又说,“除非你在华山之上还另有埋伏,否则的话,你又怎么敢如此胆大,在各路豪杰都齐聚华山的时候,还到这里来?”

    “你猜得对极了。”突如其来的朗朗一句话让他们都一惊,随着话音,阿布鲁和铁如澜携手出现。说话的正是阿布鲁,“我们跟着一帮武林豪杰们而来,听他们说华山的确有什么魔教的余孽,黑道的帮手之类,只不过早就被一网打尽了,就是在这里等上一百年,只怕也等不到他们来救你了。”

    杀手门主闻言只是冷笑,显然不相信。萧风则淡淡地问:“你说这话又没有什么凭据,恐怕他仍然不会死心,你又是听谁说的?”

    阿布鲁说:“别的人说来我或许不愿意相信,不过我听说少林方丈大师是从来都不说谎话的,想必他的话一定错不了?而且我刚从山上下来,之前好像瞧见魔教什么护法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情景,只不过如澜要紧找她大姐,拉了我就走,我也没来得及看结束,不知道现在她已经被砍成了几十段呢,还是几百段?”

    铁如澜瞪了他一眼:“话说得这么罗嗦,直说那个护法肯定活不成了不行?既然都已经这样了,这个乌龟王八什么杀手门主也该死了,还不快点把我大姐救下来啊?”

    杀手门主哈哈大笑:“不错,兴许我是该了结这一切了,你们死,我便也死,铁如剑更得先我们而死!”

    手上一用力,铁如剑顿时闷哼了一声,只觉眼前金星乱冒,身子摇摇欲坠。杀手门主接着咬牙阴笑,“到这个时候你还不肯喊一声痛吗?你为什么不叫一声,也好让他们快点决定该怎么做?”

    “老乌龟,下三滥!有本事就一对一打,这么欺负我大姐你算什么本事?”铁如澜见大姐受苦,恨得眼中冒火,不住口地乱骂,但却也不敢轻易上前动手。

    萧雨的嘴唇都快咬出血来,说:“如果她死,我就陪着她死,你也别想活!”

    萧风目光闪动,则说:“现在她可是你手上最后一张王牌,你又怎么舍得她死?放下她,我们或许可以给你让开一条路,如果不肯,那就不妨先杀了她,然后上来领死,请,请动手!”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铁如澜差点跳起来。

    杀手门主阴笑:“不是他的女人,他当然不在乎她的生死,说得出更加做得出来,萧雨,看看你的好兄弟吧,他要我动手,你呢?”

    “放开她!”萧雨这两个字简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杀手门主却寸步不让:“你先让开一条路。”

    阿布鲁不耐烦了,大声说:“武林豪杰们都在赶过来,你垂死挣扎也没有任何用处,只要你放开她,我阿布鲁或许倒可以考虑给你求个情什么的。”

    杀手门主不回答,却扯了扯铁如剑,突然地向前踏上一步。萧雨指节已经捏得白,却始终拔不出剑来,不得不后退一步。

    他这一退,其他人不得不跟着后退。

    铁如剑面色惨白,虽然无法出声,但目光扫过铁如澜和阿布鲁等人,最后落在萧雨身上,嘴唇微微颤动,似乎在说:“对不起!”然后忽地一闭双眼。

    很快一缕鲜血就从她嘴角淌了下来,铁如澜不由大惊失色,叫道:“大姐,不可以!”

    杀手门主眼疾手快一把掐住铁如剑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来,狞笑着说:“好个刚烈女子,竟然想咬舌自尽一了百了?没那么容易!你想对萧雨表现你的情深意重,我却偏偏不让你如愿以偿。杀了你固然易如反掌,但我要你尝尽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我的手段可多的是。”

    一把将铁如剑揪到了身前,他又说,“现在我要离开这里了,如果各位不愿意,就尽管动手,如果不想她受尽折磨,就给我乖乖地往后退。”

    说话时,他又逼上了两步,见到他们几个没有一个肯再后退半步的,忽然握住了铁如剑的手臂,只听得“咔”的一声轻响,铁如剑同时一声惨呼,额头冷汗直冒,一条手臂眼看是已经被捏断了。

    “住手!”萧雨眼里简直都要喷出火来,铁如剑紧紧咬住双唇,忍着痛楚,却像是咬在他心里一样,让他痛得无法自制。

    杀手门主的手已经按上了铁如剑另外一只手臂,狞笑着说:“她还有一只手,两条腿,全身几百处关节,我一寸寸地全捏碎了她,却仍然能让她不死,要不要试试看?如果不要,那就退后!”

    “畜生!”铁如澜气得咬牙含泪大骂,奈何杀手门主任她千般痛骂,都只是冷笑着不回答,仍然是步步紧逼,她只能心痛地叫,“大姐。”

    “杀了我。”铁如剑眼望着萧雨,挣扎着含糊地吐出这几个字来,更让萧雨犹如万箭穿心一般难受。他知道铁如剑不甘受此折磨,情愿一死,既让他摆脱了困境,自己也得到解脱,但他长剑在手,却仍然拔不出来。

    眼看着杀手门主一步步逼上来,不由自主地他又往后退去,他退,萧叶和萧风也不得不退,一连退出了好几步去。

    “杀了……我!”铁如剑眼睁睁看着他们为自己受胁迫,神色更是焦灼,语气中也多了几分恳求之意,她如果不死,情势对萧雨他们只会更加不利,她不死又能如何?

    可萧雨又怎么可能答应这样的请求?他情愿自己死,也不愿意看着她死。

    两厢里久久僵持不下,耳听得远处似乎有脚步声往这边而来,萧雨他们几个更加心焦,不论怎么样细微的变化,都可能导致最糟糕的结局。

    怎么办?他们应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突有寒光一闪,萧风突然出手。在别人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向最意想不到的方向刺了出去——

    刺杀铁如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