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八章 总算心满意足  恩怨江湖之侠骨柔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哎呀?啊?嗯,咦?哦……”关神医一手把着司徒雷的脉,一手不停地用力扯自己的胡子,瞪圆了眼睛,嘴里一连串的惊叹之声,把旁边众人全吓得心里直打鼓。八一中 √文网Wくw W√.く8√1 zくW★.CoM

    关逸飞离他最近,终于忍不住了:“爹,你别老是这么没完没了的,司徒雷到底怎么样了,要是你实在瞧不出什么来,让我给他把把脉看?”

    “你这小子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我本事不够你大?”关神医一听这话,立刻就不乐意了,“好哇,居然嫌弃起你老爹来了,是不是我应该一头在墙上撞死,你才觉得满意?”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关逸飞大叹一声,“我是说,如果司徒雷的情况实在不妙的话,恐怕我就要输给龙公子了,他可是已经把小丫头救活了的。”

    关神医把嘴一撇,不接话茬而是忽而摇头忽而点头,把身边人弄得更加如坠五里云雾。又过了一会他老人家突然把眼一瞪,双手乱挥一气,说:“这么多的人,一二三四五……不得了,十几口子都挤在我身边,挤得密不透风,光呼吸声就好似打雷的一样,叫我怎么静心给病人把脉啊?都出去,滚滚滚滚!”

    “神医,那我的雷儿他……”宁巧嫣试探着才问出半句,关神医就跳了起来:“尤其是你这娘儿们,更应该出去,不用叫我,我还没死呢,叫什么叫。听见没有?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没奈何都慢慢退了出去。这小屋原本是因陋就简临时搭建起来的,这么多人都呆在里面,确实非常拥挤,就都坐在屋门前,心神不定地等候着消息。

    老天有眼,虽然杀手门主布下火药封山的毒计,想把武林正道一网打尽,但终究因为大势已去,他的帮凶接连被诛灭,他自己也最终恶贯满盈,这一计划只实施了一半,并没有完全成功。被困山中的绝大多数都是高手,重新开辟道路脱险而出,也就多花费了一番工夫而已。

    既然这恶贼已经被诛,一天大事彻底烟消云散,武林中人也就6续离开了华山,不过因为司徒雷受伤颇重,铁如剑伤得也不轻,关神医关照了不可轻易移动两个人,所以就地搭了好几间屋子出来,供两位伤者养伤。

    司徒雷所有亲人朋友也都全留在了这里,并没有随着少林寺方丈无相大师等一众武林中人,去华山脚下休养生息,并处理一些后续杂事。

    屋外山风很大,宁巧嫣坐着搂紧了宝贝心肝儿小东西,惟恐她一个不当心就被风刮跑了一样。经历生死一劫,越不舍得这小丫头再吃半点苦头。

    而大难不死的小东西呢,眼睛却只顾瞧着屋门里的动静,瞧着瞧着就开始哭:“娘啊,大哥他不会有事的吧?”

    宁巧嫣还没回答,铁如澜先抢着说:“不会的不会的,你连呼吸都停了,都能被救活,司徒大哥比你的情况可好得多了。再说了,当日我为你的死哭了好久,你却活了过来,你今天也已经哭了好多次啦,你大哥也能活的,不用担心,也不必再哭啦,关神医肯帮你大哥治疗,叫他看看我大姐,却是推三阻四的,就这一点上,你大哥运气就比我大姐好多了。”

    小东西眨巴着眼睛说:“当真哭一哭就会没事了吗?那么如澜,如果以后你有了什么事,我一定狠狠地大哭几场,你说怎么样呢?”

    铁如澜张了张嘴无词以对,阿布鲁忍不住嗤地笑出了声,指着她说:“小丫头,所以说话不能乱讲,如今总算触霉头触到自己身上了吧?”

    铁如澜翻了他一个白眼:“我和小东西是生死至交,一两句不吉利的话又算得了什么,嘿嘿,我是百无禁忌。但平日里就听你讲什么义气,怎么司徒大哥伤重,你却还笑得出来?这又算哪门子朋友呢。”

    阿布鲁嘿嘿一笑:“义气归义气,道理归道理,我怎么可能是幸灾乐祸的人?司徒雷伤重,我心里当然难过,但如果他伤好了,依然还会去做……做那种事情的话,我依然还会打心眼里鄙视他。”

    铁如澜说:“说你这家伙是榆木疙瘩脑袋吧,你还死不承认,这么些天了依然还在钻牛角尖。小东西与司徒大哥并非亲兄妹,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我可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阿布鲁挠头,“真要这样的话,那倒确实是我错怪了司徒兄……其实我原本也不愿相信,司徒兄气盖云天的好汉子,居然会做出兄妹**的丑事来。”

    “你小子再要胡说,小心我掌嘴了。”宁巧嫣闻言,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旁边侍立的王福接上一句:“少族长确实是误会了,我家小小姐与少当家的可是青梅竹马,天生的一对儿,夫人原本就已经应允了他们两个的婚事。”

    “是啊。”铁如澜接下去说,“伯母曾经说过的,我记得一清二楚。”

    “这是真的?”闻听此言,又惊又喜的人可不在少数,雷振飞就忍不住站了起来,笑着说,“这下可好了,原本我让千里去桃花坞,是求赐小东西为偶的,如今你亲生女儿总算命中注定该嫁我的亲生儿子,还要多谢兄嫂二位成全美事了。”

    “可不是嘛。”小东西随口应了一句,“从一开始我就已经知道,自己不应该嫁给千里哥哥的,这事儿根本不合适的嘛。”

    其他人都望着不懂矜持的小东西微笑,偏偏桃花坞老当家的司徒申大摇其头:“等会儿,这事我可还没有答应呢。”

    “爹啊!”小东西急了,“娘已经答应了,大哥也答应了,我更是已经答应了嘛。”

    “没羞!”司徒申呵呵一笑,伸手去刮她脸皮,“就是想嫁,也没你这样急的,好意思说出口么?”

    众人忍不住一阵哄笑,正在这时候,却听见屋子里的关神医也出一阵狂笑,连声叫好,那样子想也想得出来,一定是手舞足蹈得意非凡,引得众人忍不住都伸长了脖子往屋子里瞧。

    偏偏关大娘这时走了出来,双手叉腰板着脸:“看什么看?有这闲工夫,哪个兔崽子帮我一个忙,去瞧瞧那冷冰冰的杀手的小情人儿去?”

    铁如澜立刻跳了起来:“终于肯替我大姐治伤啦?好极了,我去,我去帮忙。”扯了阿布鲁一溜烟地跟着关大娘去了。

    而屋子里的关神医仍然狂笑不止,一边还说着:“嘿嘿,我的乖儿子,刚才你老爹把那帮人吓得一跳再跳,是不是非常有趣啊?哈哈,嘿嘿,最好能再玩一次,你说怎么样?”

    关逸飞的叹气声跟着飘了出来:“唉,你有把握司徒雷根本死不了,干嘛不早说,害得我以为必然会输了赌约,从此在龙公子面前要矮上一截——别笑了,难道这很好笑吗?”

    关神医不服气地说:“什么龙公子,他大大占了你的便宜,司徒雷的伤比那小女娃儿的难医百倍。不过嘛,现在我也已经占了个便宜了,把外面那帮人吓唬得半死,这笔帐就此算扯了。”

    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怎么算这笔帐的,不过众人听说司徒雷其实并无性命之忧,大大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欢喜异常,这时候也不会去跟他多计较这些细枝末节了。

    ————————————————

    清晨,薄雾渐渐散去,四周依然十分的安静。

    但没多大一会儿工夫,几乎所有人耳朵里,都已经灌满了关神医的大吵大闹声:“我不干了,一天到晚的叫我医这个,医那个,连伤风头疼的小毛病都要来找我,我受不了了!我是神医啊,又不是江湖上那些个混饭吃的郎中,一大早的叫我起来看,你小情人儿好得不能再好了,还看什么看……”

    一边嚷嚷着,关神医一边怒气冲冲地出了铁如剑的屋子,在屋外又跳着脚继续叫:“死婆娘,我要走了,这就离开这鬼地方,再呆下去的话,我就要死了。”

    从屋子里跟出来的萧叶,一连叫了他几声“神医”,却非但没有半句回应,关神医更是一溜烟地跑个无影无踪,他无奈只能淡笑着摇摇头,去煽火煮药了。

    铁如澜则揉着眼睛,看上去刚刚从睡梦中被吵醒,走出了她住的那间屋子,问:“咦?这一大早的,人都上哪里去了,司徒伯母,小东西,还有宁馨儿她们,怎么全都不见了呢?”

    阿布鲁也已经走出他住的屋子来,接下去说:“何止她们几个,除了司徒雷,好像能走路的,都已经不见了人影。”

    铁如澜眨巴眨巴眼睛,忽然一拍手说:“哦,对了,昨晚我就听说,少林方丈大师,七大门派,还有魔教主等等,他们都要回各自的地盘去了,想来都是和他们告别,流几滴伤心眼泪去了。”

    顿了一下,她看向铁如剑的屋子,又说,“我大姐经神医妙手,伤应该好得差不多了吧?”

    回答她的是萧叶:“不错。”

    铁如澜又说:“神医嚷嚷着要离开,那么,你也要跟着他离开了吗?和你那位萧风大哥一样,来去无影踪,只一眨眼的工夫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哎,想想他居然每天都能和龙公子这位大英豪在一起,真是羡慕死人了。”

    萧叶先是摇了一下头,跟着又点了一下头,也不知道是说对,还是不对,铁如澜再问,他干脆连点头摇头都省了。铁如澜不由噘起了嘴:“惜言若金,你倒和萧雨一个模样,可怎么你跟司徒大哥就有得说,跟我却连半句话都嫌多了?”

    “行了。”阿布鲁说,“这世上估计也就只有我,才能受得了你成天唧唧喳喳不停,说的话还够损,人家这是怕了你了。”

    “怕我?不会的吧?”铁如澜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顿了一下又转个话题,“看萧雨和大姐似乎成天也说不上三句话,手握紧了一直不肯分开,还紧紧地盯着她瞧,就好似我大姐随时会飞了去一样,那又有什么好瞧的?不说话,岂不是闷也闷死了?”

    阿布鲁说:“那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哪用得着开口呢?又有俗话说种个萝卜挖个坑,他们两个般配嘛,哪像我这样,成天受气不说,还得忍受你的滔滔口水……”

    “要死了啊你!”铁如澜不等他说完,拳头已经招呼了过去,当然不会很用力。两个人嘻嘻哈哈地闹成了一团。

    不远处的萧叶悄悄扭转了头去,心底不期然涌起一抹酸涩。别的人都有情人终成了眷属,他的情人却早早就已经死了,永不能与他长厢厮守。

    正伤赶时,忽然一只手轻轻落在他肩上,原来是司徒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披衣出屋,到了他的身后。

    司徒雷似乎总是能窥探到别人内心的想法,看着萧叶时目光中满是安慰,说:“缘分由天定,你大仇得报,如今已是自由自在的一个人,从此海阔天空,一定会在某个地方找到属于你的那个人。”

    萧叶感激地一点头:“多谢司徒兄宽慰之言,另外还要谢你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又谢我什么?”司徒雷微笑着问。

    “多谢你为我们兄弟付出的一切。”萧叶说,“那天如果不是你受了我一剑,恐怕我们现在……唉,那结局实在太难料了。”

    司徒雷轻轻摇头,说:“其实应该是我谢你刺我那一剑才对,你又何必感到内疚呢?可别忘记了,我们是朋友。”

    “对,我们是朋友。”萧叶看着司徒雷,最终粲然一笑,伸手和司徒雷紧紧一握,“我从来都没有后悔交了你这位好朋友。”

    “我也是。”司徒雷说,“遗憾的是,我和你大哥萧风实在无缘,他那么匆忙地就跟着龙公子走了。”

    说到萧风,萧叶也不禁感慨,他们三兄弟当中,就数萧风的运气最好了,能有幸常伴于当世不二的英雄龙公子身边,换了是他,他也会毫不犹豫就跟了龙公子去的。

    司徒雷深有同感,龙公子虽然年纪大不了他多少,但做的善事却不知道要比他多上几倍,跟他一比,自己是惭愧之极,而且,龙公子对自己有莫大的恩德,从阎王手里硬是把小东西抢了回来,真不知道日后该如何回报他才好。

    想想自己重伤倒地的那一刻,忽然现小东西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他的心情岂是用“欣喜若狂”就可以形容得的?就单是内心这份欢喜,就足够让他晕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