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九章 可喜可贺的事多了  恩怨江湖之侠骨柔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再次满足地一叹,司徒雷转而问萧叶:“萧雨兄呢,他对今后有什么样的打算?”

    萧叶回答:“他当然早就厌倦了无休止的争斗,已决意退出江湖,所以日后你绝看不到振远镖局里会多出一位顶尖高手。W★w W★. 8 1 zくW .√C o M√铁如剑一只臂膀虽然治愈,但可能从此再也无法用剑,想来主持镖局生意也已经力不从心了。我听他们言语里的意思,多半要一同归隐山林,不问世事了。”

    司徒雷一叹:“只要过得安宁快乐,做什么其实都是一样的。振远镖局以前全凭铁正老爷子一人支撑,过得很不容易,现在铁如剑选择退隐,却也未始不洒脱。”

    略微一顿,他又问,“那么叶兄你呢,又有什么打算?”

    “我么?”萧叶望一眼关神医消失的方向,说,“我仍然跟着神医,大仇虽然已报,但关神医对我的大恩可还没有报答,其实他们老夫妻两个看着脾气十分古怪,又爱整天吵闹,但心地是善良的,更有一身旷世的医术,我跟着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况且他们一双儿女经常不在身边,他们是我的再生父母,我不侍奉他们,又侍奉谁去?”

    司徒雷点头:“不错,假以时日,兴许江湖上便又多了个身怀绝技济世救人的小神医了。不过你可得经常来看看我才行。”

    “是往太湖雷家,还是塞外桃花坞呢?”萧叶笑问。

    司徒雷笑答:“不管哪一处都是我的家,而只要是我的家,都是敞开了大门欢迎你的。”

    萧叶说:“你的喜酒我是一定要来喝的,而且是不醉不归。”

    “那就约定了,不醉不归。”司徒雷说,“到时候如果你不来,我就是找遍了天涯海角都要把你抓来。”

    萧叶笑着点头,又说:“你不进屋去看看萧雨他们?”

    司徒雷轻轻摇头。刚才他已经在门口瞄过一眼了,想想不太方便这时候进去打扰,就退了回来。历经生死一劫,萧雨和铁如剑必有太多话要讲,他又何必去掺和呢。

    “是啊!”不知什么时候铁如澜已经过来,忽然插上了话,“司徒大哥和小东西也是历经了生死大劫,所以小东西这几天除了守着你之外,其他什么事都不愿做,我这好朋友要听她说说龙公子的事情,也得偷空儿才行。只是她这时候一去好半天都还没有回来,司徒大哥一边说话一边眼睛望着别处,是不是已经等得着急了呢?”

    司徒雷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她的话,而是对阿布鲁说:“真要恭喜你了,铁姑娘聪明伶俐,做鹰族的少族长夫人是再适合不过的人选。”

    阿布鲁红了脸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个,司徒兄当真对不住你,我以前误会你,在心里骂了你几万遍,但愿你别介意才好。”

    他性子直,又心眼实在,在心里边骂了人,一旦知道骂错,明明别人不会晓得,却也仍然诚恳道歉。这也正是他可爱之处。

    司徒雷忍不住笑了:“道歉就不必了,改天再给我个机会,把你灌个大醉,满地乱爬就可以了。”

    “嘿,说起这个,我可一直没服气呢。”阿布鲁一说到斗酒就眉飞色舞,来了兴致,正想接着说,不提防铁如澜拉了他一下,说:“行了,等地你满地乱爬那时候再说不迟。你瞧司徒二爷和雷千里他们都已经回来了,还是听他们说说情况吧。”

    “有什么好说的。”那边过来几位,走在最前边的是司徒云,耳朵尖听见了她的话,随即把话接了下去,“不外乎就是羊回羊圈,人回人窝,和尚归庙,姑娘么归情人儿的怀抱。”

    “都已经回去了吗?”铁如澜意兴阑珊地一叹,“我们也该回去了。唉,真没劲,什么时候江湖上才能再有这等热闹好瞧呢?”

    “罢了,这样的热闹还是越少越好。”阿布鲁翻了她一个白眼。

    铁如澜对他做了个鬼脸,看着依偎在雷千里身边的宁馨儿眼睛红红的,仍还在抹眼泪,就问:“你娘,魔教主也已经回西域去了吗?你舍不得她,这才哭了?”

    “是,我舍不得。”宁馨儿回答,“我才认回亲爹娘没几天,就又要分开了,心里好难受呢。”

    “要是你娘不由分说,把你带了一起走的话,这里难受的可就不止你一个人喽!”铁如澜对雷千里嘻嘻一笑。

    雷千里并不在意她的调侃,搂紧了宁馨儿好言安慰:“反正我和你不久就要到西域去玩的,很快你和娘就能见面了,现在就别哭了吧,哭伤了身体可不好。”

    “啊,但不知你那位和尚老丈人,又怎么样了呢?”铁如澜笑问,“我听说他一直都左右为难,不知道仍然做他的游方和尚好呢,还是跟着魔教主去西域的好,到最后他是怎么决定的啊?”

    司徒云说:“他么,最后还是决定先去一趟西域。”

    “这是应该的嘛。”旁边的吕鸣铁接上话头,“反正他和魔教主连女儿都生了,这和尚做着已经名不正言不顺,顺理成章该重续前缘。而且,少林方丈无相大师和无嗔大师都已经回了少林,各大门派掌门也回了各自地盘去,只他孤零零一个没有去处,不和魔教主一起去西域,又去哪里?要是换了我,早就决定下来了,还用得着这么犹豫好几天的。”

    “话虽这么说,但毕竟他自小出家一世苦修,总难免羁绊于清规戒律。”司徒雷轻叹一声,随即又展颜一笑,“吕兄倒确实是不必犹豫,如愿抱得美人归,可喜可贺。”

    “要说现在,可喜可贺的事就多了。”吕鸣铁说,“放眼望出全都是成双成对的,我兄弟扣银,司徒兄你,再有关逸飞,萧雨,还要加上我雷家的表兄弟,廷宇和红药浓情蜜意难舍难分,看样子,这门亲事老姑父不答应是不行的了。”

    “如果再加上内子与馨儿妹妹之喜,那就更是锦上添花。”司徒云接着说,“既然一大堆都是喜事,各位少不得要大大庆祝一番,送给新人们的礼物如果没有新奇合意的,小号里可有不少的好货色,到时候只要和我说一声就行。”

    吕鸣铁失笑:“司徒兄你不枉了‘精明’一词的评语,三句话不离本行,想趁机大赚上一笔啊?”

    “大赚一笔?”司徒云摇头,“小气!可别以为我舍不得送。”

    “别。”吕鸣铁连忙摇手,“你已经送了我一份大礼了,可别再送什么给我,我没那么厚的脸皮收下——日后又叫我还你什么才好呢?”

    几个人都不禁笑了起来,司徒雷问:“怎么就只你们几个先回来了?”

    “别的人你都好提,就我那宝贝兄弟提都别提起。”吕鸣铁说,“他小子真不够意思,自己滑脚溜得飞快,跟洛娃去西域了,把所有问题朝我头上一退,让我回去跟爹解释——这解释得通还好,解释不通可就糟糕了。”

    司徒雷说:“倘若你和你爹解释不通,我倒愿意帮你说上几句好话。只是扣银兄弟就这么往外一跑,确实不太妥当。”

    “其实他也是迫不得已。”雷千里为吕扣银开脱,“魔教主有意把教主之位传给洛娃,洛娃如果跟他回了姑苏,又怎么打理教务?总要等一干杂事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才好回姑苏吧?再说了,这小子平时就最爱扮女人玩,如今教中十之**全是女子,他混迹于其中也真假难辨,真可谓如鱼得水,众位瞧好吧,他有得乐不思蜀呢。”

    “那我们要喝他的喜酒,岂不还得远征西域了?”司徒云说。

    雷千里笑:“这小子还是别理睬他为好,越是理他,他越是疯魔,等所有人都不理他了,兴许他就自己按捺不住,从西域跑出来,每人家里去干上几杯酒。我现在只想跟你们说一件稀奇事,准保又是一件好事。”

    “是什么?快说。”

    雷千里说:“飞龙山庄十八铁骑因为着急要去金陵接成凤姑娘,所以早两天就已经告辞走了,这你们都知道,庭宇哥挂念着红药,急着和十八铁骑一起离开,这情有可原,可是大哥,你的二弟,我的大哥……”

    “等会儿,兄弟,你得把话说清楚了。”司徒云打断了他,“要是从大哥论起呢,我是他的二弟,却是你嫡亲的长兄,要是从雷廷轩论起呢,他名分上是你的大哥,但实际却是我大哥的亲二弟,你是在说我呢,还是在说他?”

    雷千里笑着一指司徒雷:“说来太饶舌,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从今往后认准了他做大哥就是,反正两家无论如何都属他最大。我说的是廷轩哥,真是奇怪了,怎么他一听说表姐夫成杰要去接妹妹成凤回家,急得赶紧跟了就走,连和我们说一声都来不及了似的?后来我一琢磨,明白了,说不定人还没有到金陵,表姐夫就要另打主意,用不着接妹妹回家,直接把她交给廷轩哥就成了。”

    一番话把几个人都说得会心微笑,司徒雷心里更觉宽慰不少。成凤姑娘对他芳心暗许,却横遭他拒绝,伤了心是难免的。倘若雷庭轩能够及时补上一份柔情,兴许成凤姑娘回心转意,从此不再伤心烦恼,岂不是皆大欢喜了?

    吕鸣铁就建议:“依我看哪,我们都不用回家了,干脆都到金陵宁家去,热闹上几天,愿意的就都在那里拜堂成亲了,省得每个人都还要赶东赶西的,到处喝喜酒去。”

    “这个恐怕不能由我们说了算。”司徒云说,“长辈们能乐意的吗?就是刚才,我还听见我娘跟司徒老伯在不停地争呢,到底大哥和小东西应该在雷家成亲呢,还是在桃花坞洞房花烛。为了争大哥这块香饽饽,闹不好打起来都有可能。”

    司徒雷失笑:“爹娘他们也真是的,不管我在哪一边,还不都是他们的儿子?用得着争的嘛,万一真的打了起来,可该怎么劝才好?”

    雷千里说:“你听二哥他瞎扯呢,他们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打起来!”

    把搂着宁馨儿的手臂又紧了紧,他接着说,“我可不去插什么嘴,随他们怎么说,我都照着做就是了,反正只要和馨儿在一起,随便那里不都是一样的?”

    司徒云一叹,笑着说:“瞧瞧这模样!幸好馨儿是个老实人,不然桃花坞可要多出个爹一样的好男子了。”

    “什么爹一样的好男子?”雷千里不解地问。

    司徒云笑着回答:“你已经知道关神医惧内有多厉害了吧?我爹自从与他打过一架之后,似乎越谈越谈得拢,几乎要引为知己了,想想看,像关神医和爹那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哦,神医骂是要还口的——天底下这样的好男子又能有几个?我自认为是做不到这样好的呢。”

    雷千里忍不住吃地一声笑,说:“哎,可我怎么又听小东西说过,那个谁曾经‘跪妻’来着?”

    “心里有数,说出来干什么?”司徒云翻了他一个白眼,惹得所有人一阵笑,他接着解释说,“其实不都是本着‘疼爱’二字?不过各人用的方法不一样罢了,以后可都不准乱讲了啊?”

    所有人又都会心一笑。铁如澜瞄了一眼阿布鲁,想他之前处处让着自己,应该也是出于对自己的疼爱了吧?不由心里甜,悄悄握住了阿布鲁的手,对他展颜一笑。

    阿布鲁心里不由自主荡了一荡,平时只听见她骂自己,很少体会过这等含情脉脉的眼神,一时间竟然飘飘然了起来。

    又听司徒云说:“你们看大哥一言不,看来是一刻见不着小丫头的面,就已经心神不宁了,大哥,尽往那边看什么呢?小东西包管马上就出现,根本不必担心。”

    司徒雷但笑不语,心里却真个在牵挂着小东西。但没过多久,小东西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婉转犹如黄莺。

    “哎,关逸飞,你还没有跟我说,那天你和龙公子数百回合的大战到底情形怎么样呢。那天真是不凑巧,我虽然躺在旁边,但人事不知,好端端的一场热闹就这么错过了,实在可惜!你一定要说给我听的……喂,不要着急走嘛,你要是不说,我就要认定你被龙公子打得大败而逃,所以没脸说出口,龙公子可是天上地下第一英豪……”

    她喋喋不休说个没完,关逸飞却早就人影都不见了,只丢下一句话:“叫司徒雷早点到金陵宁家去,我还要接走绣玉,别再耽搁了。”

    司徒雷微笑。当日吕绣玉恳请关逸飞救他,自己情愿呆在宁府而不肯跟关逸飞离开,这件事他已经耳闻,心里当然无限感激。见到小东西嘟着嘴不高兴,他招手让她过来,说:“好了,你已经把关逸飞缠怕了,要是想知道那天关逸飞和龙公子大战的情形,问我就可以。”

    “你知道?”小东西一下蹦到了他身边,“你知道却不告诉我,真是不够意思。那关逸飞是输了还是赢了呢?”

    “依我看哪,是小东西你独赢了。”铁如澜插话说,“关逸飞如此狂傲不羁的人,居然被你缠得落荒而逃,而龙公子是古往今来第一人,神龙见不见尾的,你却居然非但见着了他,而且还在他身边一呆就是一个月,小东西,我都不敢替你说出去,要被天下女子知道,你恐怕会不得太平了,不是被嫉妒死,就是被羡慕死。”

    小东西还没有回答,阿布鲁忽然哼了一声:“那个龙公子就有这么好吗?他再好,也不过一个凡人而已嘛?”

    “喔唷,好浓的一股子酸醋味。”吕鸣铁哈哈一笑。

    小东西眨巴着眼睛说:“可是,龙公子确实非常好,不但风度翩翩,人品俊雅,而且和蔼可亲,待我好得不得了,真是,真是……用尽了所有词都形容不出他的好来呢!”

    司徒云忍不住笑:“好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大哥吃起醋来是什么样子,今天可算开了眼。小东西,记得以后要夸龙公子的好呢,千万别当着大哥的面,省得他把脸一板,你就得落荒而逃了。”

    小东西对他皱了皱小鼻子:“大哥才没你说的那么小气呢,对不对?”特意凑到司徒雷身上闻了闻,又说,“根本就没有醋味嘛,二哥你这次看错啦,要说到吃醋,我和龙公子在一起呆了一个多月,那位漂亮的关姐姐岂不是早就已经酸死了。”

    司徒云点头:“嗯,你这一说,大哥确实可以放心了。”忽然听司徒雷低咳了一声,他又把笑憋住了,说,“好了,不提这个,省得大哥伸手开揍,我可不敢和他动手。”

    “他又不是三哥,动不动就跟人打架。”小东西维护大哥,朝二哥皱皱鼻子,忽然想起来问,“哎,怎么一早就没见三哥人影,他又溜到哪里去了?”

    司徒雷说:“昨晚我瞥见他往山上去的,却没见他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司徒云笑答:“这个大哥放心就是,只管随他去,我们不用等他回来。他小子估计不会再回这地方来了。”

    “这又是为什么?”司徒雷问。

    “昨晚我和他一起睡下的,到半夜忽然见他悄没声起来往外走,我就猜他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司徒云说,“就偷偷跟在他身后。果然,被我撞上一幕好戏,哈哈,不是我说,那么根本想都想不到究竟会是什么事。”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看来那件事非常有趣。在司徒雷他们追问清楚后,也都忍不住莞尔——果然,那是想破了他们脑袋,都想不到的好戏一场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