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七十章 最美妙的时刻  恩怨江湖之侠骨柔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其实司徒月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居然真的会到这儿来的。八一中 √文网Wくw W√.く8√1 zくW★.CoM

    之前他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约他出来的那位叫“高菁菁”的姑娘,到底是什么样人。没办法,他的记性通常都只长在功夫拳脚上。

    换了以前,以他不喜和女人打交道的性格,根本就不会理这茬儿,随她高菁菁也好低菁菁也罢,统统置之不理算数。但今儿他居然如约而至,想来想去,他只能认为或许是自己着了魔道了。

    因此上,他连二哥司徒云偷偷跟在身后,居然也没有察觉。

    到了那地方,远远就能望见树下朦胧但却婀娜的倩影,司徒月踟躇一番才走了过去。张了张嘴,不晓得说什么才好,憋了好一会儿才粗声粗气说出一句:“喂——”

    “我叫高菁菁,司徒三公子应该……已经知道了的。”高菁菁垂而立,小心肝跳得扑嗵扑嗵的,未语先脸红了大半,声音细不可闻。

    “哦,那么,高……那个,你找我什么事?”司徒月问。

    高菁菁头垂得更低了,手指使劲儿捻着衣襟袖口,半晌没言语。司徒月不耐烦起来,说:“你约了我这么晚了出来,总有什么事的吧?这么扭扭捏捏的不肯说,那又叫我来干什么?不说我可走了。”

    “司徒三公子别走。”高菁菁急忙抬头,见司徒月其实没有要走的意思,这才松了口气,细声细气地接着说,“我请你出来么,当然……当然是有正经事情要和你说的。”

    司徒月吁了口气:“那就说吧?”

    可等了半天,仍然没有听见高菁菁开口说她的“正经事”,司徒月等得实在不耐烦,忽然掉转身真的要走,但袖子上一紧,高菁菁居然大着胆子把他扯住了。

    “哎,你有话就说,没话就算数,何必拉着我不放?”司徒月急忙把她甩开,“说话说话,我不走还不成吗?”

    “司徒三公子,你可得救救我才好!”高菁菁缩了手,终于开口,但这一开口,眼泪也情不自禁跟着掉了下来。

    司徒月最怕看见的就是女人掉眼泪,一时手足无措。真是,说话就说话了,还哭个什么劲。

    高菁菁抽抽噎噎地说:“三公子,你不会已经忘记了我师兄那天在金陵宁府,与你订下的华山之战吧?”

    华山之战?静悄悄掩在岩石后头偷听的司徒云不禁好奇。之前可没听说过司徒月说起过这事,要真有这么一回事的话,以司徒月的性格,断然不会隐瞒起来不说的吧?

    就是司徒月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华山之战?我又和谁约了在华山比武的,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高菁菁着急了:“是我的师兄啊,九华大弟子刘醒,你、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吗?”

    九华弟子?凭司徒月的性子,难道还会同江湖上这等没名气的小角色约在华山比武?司徒云更觉得匪夷所思,不过经高菁菁这么一提醒,司徒月倒是隐约地想起了,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但是,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刘醒敢约,他还没那么好的兴致就答应了呢!

    “是,司徒三公子你仁厚旷达,那像我师兄似的,那么小心眼呢。”高菁菁不失时机说上几句好话,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嘛,“我师兄是有一点点儿小事,都会耿耿于怀不能相忘,何况司徒三公子几次出手教训呢?故而他一心念着要来华山与公子决一死战。”

    司徒月一听这话,连双手带一颗头摇得飞快:“免了免了,再打也不过就是让他鼻青脸肿而已,没什么有趣的,他不怕挨揍,我还懒得揍他了呢。”

    高菁菁说:“是啊是啊,司徒公子气度非凡,当然不可能与我师兄一般见识的。”

    又给司徒月戴了顶高帽子,司徒月嘿嘿一笑不答,高菁菁接着又说:“可是我大师兄又怎么可能了解公子的大度?他仍然十分生气,非但骂你,而且还大骂了我一场,说是我不帮着自家师兄,反而去帮外人说话,可是,四海之内皆兄弟姐妹,我们武林一脉同声同气,我这是帮理不帮亲呢,司徒公子你说是不是呢?”

    司徒月没有回答,一边的司徒云暗想,估计这宝贝兄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于是高菁菁只能自说自话,继续往下讲了:“可惜我师兄非常不讲道理,见我只是苦苦劝他,他居然暴跳如雷,即刻要拉了我回九华山去,请师父重重责罚我。”

    “那就跟着他回去了呗。”司徒月不以为然,“不见得你师父也和这小子一样不讲道理?”

    “可不仅仅如此,还有呢。”高菁菁连忙说,“大师兄他还要求师父,把我交给他好好地**,说是我必须悔过自新,还要求师父把我……把我许了他做妻子……”

    说到这里,她又是羞又是恼,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聪明如司徒云,当然已经猜到这姑娘并不愿意嫁给她师兄,不过司徒月可远没他这么开窍,回答一句:“这又值得你哭嘛?”

    高菁菁抽泣着说:“我又怎么能够嫁给大师兄?我……司徒三公子,原本这种话不可以当了别人的面说出口的,可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大师兄他眼里容不得你,最终恼怒起来,把我赶走了,说永远不要再见到我,我如今可是连九华山都回不了啦,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最后你的司徒三公子把你直接带回家,就遂了你的心愿了。司徒云在一边暗暗好笑,不过他清楚宝贝兄弟绝对不会这么干,恐怕脑子里也根本就转不出这样的念头来。如果他小子想得到这种念头的话,当初吕鸣铁要把家中美姬相赠,他又怎么会落荒而逃?

    果然司徒月还没弄明白事情原委,居然还在问:“你大师兄他眼里容不得我,又怎么要赶你走?这根本就是两码子事嘛?再说了,你回不了九华山,和我也是不相干的事情,你就为了这个来找我的吗?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九华姥姥本事不怎么样,你就当是提前出师,又不会死人,没有什么损失的嘛。”

    唉——司徒云猛叹气,这小子确实太不开窍了。人家是因为小师妹喜欢他而大吃干醋,这才要把小师妹赶走!也好在这位姑娘胆子也大,脸皮也不太薄,所以敢一个人摸上华山来找他,不然的话,他害死了这姑娘,恐怕自己还不知道呢!

    碰这这么个主儿,脸皮不厚一点还真是不行。想必高菁菁也确实是走投无路了,否则一个姑娘家又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司徒三公子,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这才来求你,我没爹没娘,凡事除了师父她老人家之外,也没别人帮我作主,如今我回不了九华山,你、你就替我作了一回主,如何?我当然会全心全意报答你的,就是要我一辈子……一辈子伺候你,我也心甘情愿。”

    说着话,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可目光中满是希冀。

    司徒月被她吓了一大跳:“不行不行,你的事我又怎么替你作主?你可别来找我。”

    “你……”高菁菁一听就急了,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我为你离开了师兄师姐们,难道还有脸回去的吗?既然回去又回去不得,你又不愿意帮我,我就只能一死了之了。”

    说罢拔出剑来就要自刎。

    司徒云听她语气不对,已经准备好了暗中救她一把,但他还没有出手,司徒月已将高菁菁的剑劈手夺了过来。虽然他楞头楞脑的,猜不透女儿家的心事,但总算侠义心肠,又怎么忍心眼睁睁看着她在自己面前自尽。

    但他不出手阻拦还好,这么一拦,可算把高菁菁这桩事揽上了身!既然他不愿见高菁菁寻死,而高菁菁又可怜巴巴求着他帮忙,眼泪攻势之下,司徒月只能投降,最后答应了送高菁菁回九华山去,替她在师父面前求个情。

    躲在一边的司徒云也松了口气。虽然说凭宝贝兄弟那性子,上了九华山,多半也会大打一场了结,但这可以放在日后再说,只要他不虎头蛇尾,半道上又反悔,而高菁菁又懂得花上点心思,若能最终赢得司徒三公子的心,也不枉了她这一片苦心了。

    ——————————————

    “唉,难啊!”

    说到这里,司徒云咋舌摇头,“有时候我都忍不住怀疑,三弟这人到底是不是榆木疙瘩,没有心的。”

    “缘分由天定,这倒是勉强不得的。”雷千里笑着说,“该来的谁也挡不住,我们又在这里替他们瞎操什么心?只等着看好戏就成了。”

    司徒雷也微笑:“想来是生平头一回与姑娘同行,所以三弟不好意思和我们说起,偷偷地就收拾东西溜了。”

    “咦?不够意思!”小东西一皱鼻子,“至少也应该对我说一声,也好让我跟在后头瞧瞧热闹去呀?”

    “不羞,这种热闹又有什么好瞧的?”雷千里说,“还不如瞧你自己的呢。大哥,我们几个跟在你后头瞧热闹,你说好不好了?”

    “胡闹。”司徒云笑着替大哥回答,“照顾好馨儿妹妹,这才是你的正经事。”

    雷千里哈哈一笑:“好,不说了,不然大哥真的打将上来,受你不住。还是去看看爹娘他们回来了没有,也好收拾东西,我们趁早上路。”

    一扯宁馨儿,对众人使个眼色,在一阵哄笑声里,各自散了去,就连萧叶也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小东西依偎在司徒雷身边,眨巴着眼睛问:“走就走了,还笑得那么古里古怪的,干什么呢?难道我要和大哥成亲,很好笑吗?”

    司徒雷侧脸看着她娇俏的脸庞,嘴角勾起一抹笑来。小丫头依然如此单纯直率,心里想着要和大哥一生一世永不分离,在嘴上便就坦坦然然地承认了,一点不矫揉造作,实在可爱之极。

    忍不住拥她入怀,说:“小东西,有了你,我今生无怨无悔了。”

    “这个你都已经说过几百遍,我早就记在心上了呢。”小东西回答,“我只想问问你,你真的要带我玩遍江南,绝不食言的吗?”

    “这个你也已经问过几百遍了,还问?”

    小东西说:“我每天晚上都梦见和你一起游江南,可梦醒了之后又觉得很不塌实,所以要一遍又一遍地问。其实我知道大哥是言出必践的,大哥,我觉得好开心呢。”

    司徒雷在她鼻子上轻轻刮了一记,说:“开心归开心,可不能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从今往后不准离开我过一丈,举止不得太过份,一定要乖乖听话……”

    “我知道大哥对我依然不放心。”小东西一噘嘴,不过眼珠子转了转之后,她又展颜一笑,“我是已经答应了你的,不过现在得加上个条件,只要大哥保证能让我万事顺意,我就一定信守承诺,你说呢?”

    这小丫头几时学会这么精明的了?司徒雷一扬眉:“这还用得了你说?我早就过了誓,今生今世要好好地疼爱你,保护你……”

    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记,有千言万语都在其中表达了。

    小东西咬着嘴唇,脸不由地红了起来,笑着说:“二哥要去金陵接二嫂回家,千里哥哥和馨儿姐姐要去太湖雷家,吕鸣铁么,当然要回姑苏去,大哥,这么多人和你我一同去江南,路上肯定非常热闹,肯定是妙不可言。”

    觑了个空挡,忽然在司徒雷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笑着逃了开去,又叫,“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去啦!”

    银玲似的的笑声在山风中散了开去,令凛冽的风也有了几丝暖意。在司徒雷追上她的时候,天际忽然一亮,原来是太阳从厚厚的云层间挣了出来,刹时万道金光洒落山川大地,令天地间豁然开朗。

    正是一日之中最美妙的时刻。

    而在有情人的眼中,有生之年的每一时每一刻,也应都像此刻一般,让人深感活着的美好吧!

    (全文完)

    ange1akong

    2oo9年4月2日星期四

    农历三月初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