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3章 大戏开演  龙腾血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乡下人嘴笨,不会说好听的话。★Wくw W√.★8く1くz★W.CoM”吴大菊似乎有些应对不上,飞快的朝后看了一下,回过头来说道:“对不住了,菜全部卖完了,几位找别家吧。”

    “卖完了?”刚才你为什么不说?几人都火了。七嘴八舌的指责,但是吴大菊好似游戏中布完任务的npc,什么话都不搭。

    正在几人扯皮的当儿,又有游客走进来吃饭,但是奇怪的是他们依然有菜可吃,齐浩民就是再笨也知道这事是针对自己这伙人的,但是理由呢?是谁和他们过不去呢?

    “你们这样对待顾客,我要投诉!”

    “总经理室出门右转,村委会出门左转,要投诉尽管去。”

    “够了。”冷亮他们还要再说,冷不防齐浩民突然阻止道:“收拾东西走人。”当下二话不说,拎起包转身就走,其他几人也纷纷跟上,但是奇怪的是,五人跑了好几个地方竟然连口水都没喝上!即便出大价钱也没有谁愿意卖一口饭给到他们。日头偏西,五人饿得连路都走不动了,对于一天的遭遇都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知道是撞上了哪路的霉神!此时,6菲菲终于忍不住了,虽然也是又累又饿,但是她依旧风姿迷人,“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

    “朱泊风,你出来!”6菲菲带着疑惑不解的齐浩民四人一路来到朱泊风的院子里。一听6菲菲叫出朱泊风的名字,齐浩民一下子就“明白”了:肯定是朱泊风对6菲菲的贼心不死,所以才相出这样整治他们的手段!好卑鄙!

    “怎么了这是?”朱泊风笑着走出来,看着面罩寒霜的6菲菲带着气势汹汹的四个年轻男子堵在自己的房门前,面上还布满了愤怒和鄙夷,一时间也愣了,心说这演得哪出?

    “怎么了?你心里清楚!”6菲菲冷冷的说道:“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这样的卑鄙无耻!”

    卑鄙?还无耻?朱泊风肺都快气炸了,你6菲菲离开我投到别人的怀抱,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一个人放逐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中,我没招你没惹你,你凭什么杜着门骂我卑鄙、无耻?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深爱过的女人指着自己的鼻子骂,朱泊风的心中又愤怒又悲哀。

    “我想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朱泊风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将语气放得平和:“有什么话不妨打开了说。”连朱泊风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涵养。

    “你就是朱泊风?”齐浩民看着曾经的情敌,忍不住的出声道。

    “对,你是?”

    “我叫齐浩民——是菲菲的男朋友。”齐浩民介绍完自己却很意外的现朱泊风的脸上并没有出现羞愤的表情,反而是云淡风轻的淡然,仿佛朱泊风面对的不是曾经背叛的女友,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朱泊风也很意外,齐浩民没有富家子的那种骄纵与猖狂,这一点倒是比孟翼然要强得多。朱泊风又把脸转向那张曾经让自己如痴如醉的绝美脸庞。

    “自己做完了事不敢承认是吗?枉我还一片好心的想帮你找工作,没想到你竟然伙同愚昧的村民不卖任何东西给我们,真是好手段啊。”6菲菲没有想到朱泊风的翻脸无情,话中含讽带刺。

    “就是你小子害得我们没吃没喝,饿着肚子吹冷风的啊!”6菲菲的话一说完,冷亮叫跳了起来,这一路到处吃闭门羹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了,没有想到罪魁祸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不卖东西给你们?害得你们没吃没喝?”朱泊风也是一头雾水,这倒是大慰老怀的事情,不过自己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啊。

    见朱泊风沉吟未语,6菲菲愈加的肯定,鄙夷的冷笑一声:“没话可说了是吧?”

    “我朱泊风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诸位请回吧。”朱泊风脾气再好也受不了这样,冷冷的撂下一句话,转身就往屋里走。

    “小子,做了坏事还想就这么走?”冷亮冲上一步就要动手。

    “住手!”两声断喝同时响起,一声是6菲菲的,另外一声则来自门来。朱泊风转身看去却是闻悦到了,而且身后还跟了一群拿着锄头、铁锹的村民。

    “就是他们。”人群中有人了一声喊,几十个村民将6菲菲、齐浩民五人团团围住,更有两三四人冲到了朱泊风的身前,一副气势汹汹,如临大敌的样子。

    “让开,让开,让我看看是哪些愣头青敢对村长大人不敬,不要命了吗?”人群中挤进一个孔武有力的年轻人,上身斜斜垮垮的披着一件土了吧唧的深色西装,露出里面灰色的毛衣来。下身套着一件棉布裤子,正是刚刚上任的碾石农家乐的总经理陈默。

    齐浩民五人面面相觑,才想到这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确实强势和鲁莽了些。陈默绕了五人走了一圈,口中啧啧有声,“就你们这些瘦胳膊瘦腿的小家伙也想找事?村长是个好脾气的人,但是俺们都是老粗,乡亲们,打这群孙子。”

    “你敢!”齐浩民色厉内荏,“你们不怕法律的制裁吗?”

    “法律?朱村长的话就是法律!”和村民将法律比对牛弹琴也强不到哪里去,陈默将牛蛋眼一睁,恶狠狠的说道:“漫说打你们一顿,只要朱村长一点头,把你们几个小子剁吧剁吧扔了去喂狼都不在话下。”

    齐浩民是真的怕了,这深山老林的,这些未开化的村民要是真的还没有改茹毛饮血的传统,把他们“剁吧剁吧”了,然后毁尸灭迹,恐怕连个案子都立不了。

    “菲菲。”齐浩民看了看6菲菲,为今之计也只有请6菲菲出面去求朱泊风了,从“牛蛋眼”(陈默)的话中,齐浩民判断出朱泊风在村中的地位非同一般,只要他点头了就不会有危险。6菲菲哼了一声并没有搭理,这可把齐浩民急得差点哭出来,心说:小姑奶奶这个时候你可别耍什么脾气,命都捏在人家手里呢。不就是向老情人低个头,说几句软话吗?我都不计较了,你还计较啥呢?不由又捏了捏6菲菲的手,满脸的求恳之色。冷亮等人也威风全无,老实的像刚出生的小猫。

    “朱泊风。”6菲菲深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厌恶的看了齐浩民一眼:“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你要报复冲我一个人好了,不要连累我的几位朋友——”

    “胡闹!”朱泊风猛得一声断喝,打断了6菲菲的话语,“你们这是做什么?啊?!你他娘的干了总经理,胆儿肥了,脾气见长啊,谱大了啊!”朱泊风站房门前的台阶上,视野比众人更广一些,从他那里可以看到院墙外,一群游客站在最外围正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朱泊风的心中咯噔一声,心说坏了,这几个人如果有人带了相机拍了照,回去一报道,财脉碾石的旅游项目的声誉一下子就砸了,甚至如果影响坏的话,更有可能被取消旅游项目的开。

    朱泊风三两步走到陈默的面前,几乎想狠狠的替他几脚。所有人都被朱泊风的行为闹糊涂了,陈默一看朱泊风那表情,心说:得!这马屁看来是拍马蹄上了。

    “村长,我……”陈默陈二狗是堂堂七尺汉子,现在还是村里的治保主任兼碾石俱乐部的总经理,也村里也是个头面人物,就连把闺女嫁到外村的张宏权现在都后悔了,但是如果说有一个人能这么劈头盖脸的骂他的,这个人不是老村长张朝文,而是年龄比陈二狗还小的朱泊风!是朱泊风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也是朱泊风让他活得像个人样!

    “你什么你?不用说也是你这个犊子浑不做买卖是吧?”朱泊风的火气大了。

    “不——”

    “不什么不?!从今天开始你这个总经理别干了,滚回家好好反省去。”朱泊风在陈默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

    “可——”陈默欲言又止。

    “你还有话说?!”

    “村长,我是想问,是不是我的名字又变成陈二狗了?”哈哈,众人大笑起来,气氛也变得轻松了。

    “没然要你改名。滚吧!”朱泊风笑骂一声。

    “不让陈默卖东西给他们的是我,你不要冤枉他。”闻悦挺身而出了。一见是村里最漂亮的女医生出来和朱泊风叫板了,众人都觉得又有戏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