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4章 夜会陆菲菲  龙腾血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闻悦?怎么是你?”朱泊风刚才也诧异着呢,陈二狗并不知道6菲菲一行人和自己的关系,又怎么会有这一出呢?原来一切都是闻悦在背后的指使啊,联想起之前闻悦从自己这里离开时的那句话,朱泊风全明白了,肯定是闻悦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才会有这一出的闹剧。“你怎么那么不懂事?!”

    “我不懂事?我看是有人旧情未了,好坏不分,狗咬吕洞宾,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就继续讨好你的旧情人吧。”闻悦头也不回走了。

    乖乖,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朱村长可动了真火了啊,骂走了陈二狗不算,连医生都一起骂了。

    “那围在中间的就是朱村长的旧情人吗?长得倒是白白俊俊的。”

    “要说俊,田老师和闻医生一点也不差啊。”

    “可不是吗,真不知道朱村长看中她哪点了。”村里人越聚越多,议论什么的都有。

    “朱村长,我刚才看到二狗了,你把他骂了?”却是老村长张朝文来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张朝文不再叫朱泊风“小朱”,村里人也不再叫“朱副村长”而开始叫村长。

    “老村长你怎么来了。”朱泊风赶紧迎上去,张朝文可已经六十多岁了,身子骨虽然还算硬朗,可是腿脚毕竟不灵便了。

    “全村的人几乎都来了,我能不来吗?”

    “老村长,这事儿我们待会慢慢说。乡亲们先散了吧,都挤在这里我可没能力请大家吃饭。”

    “朱村长,二狗子今天做的,我这个老头子赞成。”张朝文语出惊人。众人正要散去,一听老村长的话,顿时来了精神——嘿,又要掐上了,于是纷纷停下脚步。

    “老村长,您知道陈默今天做了什么了吗?

    “我知道。”张朝文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您还赞同。老村长,这样做会坏了咱们村的声誉的啊,传扬出去咱们这个旅游项目可就废了。”朱泊风急得跳脚,一贯老成持重的老村长怎么也会赞成这样荒唐的做法的呢?

    “朱村长啊,山沟沟里人不懂什么事,但是咱们知道感恩!咱们知道是谁带来这一切,也知道是谁没日没夜的跑进跑出,你是我们全村的恩人呐!如果一定要作出选择的话,朱村长,咱们宁愿不要现在拥有的一切也不愿意让咱们的恩人受这个气!”

    “老村长说的对,宁愿穷得叮当响,也不能让恩人受气!”四下里一片回应声。朱泊风眼含热泪,当6菲菲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没有哭,当6菲菲指着鼻子刻薄的骂他的时候他没有哭,但是当老村张这句窝心的话说出来的时候,朱泊风忍不住有一种哭的冲动,他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值!为了这一群可爱的村民,再苦再累,值!

    “下午那一群人安排在哪了?”硕大的门板床上,朱泊风搞怪的双手抚弄着三艳儿

    依旧潮红的美妙**。

    “老村长把他们安置在农家乐的旅馆里了。”气息不匀的三艳儿软绵绵的回答。

    “这样很好,要把房租提高三倍,不,五倍!狠狠的敲他们的竹杠。”

    “你就一点不心疼?村里人都说那女的可是你的老相好呢。”三艳儿风情万种的白了朱泊风一眼,似嗔似怨。

    “哪里是什么老相好?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朱泊风心虚的打着哈哈。

    “你就一点都不留恋?她那模样可俊的很呢。”

    “再俊也赶不上你不是?即便她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都敢这么说!”朱泊风信誓旦旦的说。

    两人正在调笑间,咚咚咚,院门响了。

    两人一惊,心说这么个大冷天谁会在夜里跑这里来呢。这一对野鸳鸯要是被人撞见,朱泊风脸皮子厚逾城墙倒是处之泰然,但是三艳儿估计死的心都有了。

    “会不会是有人现了咱俩的事,今天晚上过来抓奸的?是老村长?”三艳儿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放心吧小宝贝。”朱泊风低下头吻了三艳儿的额头,“有我在呢,交给我来办。”朱泊风的沉稳感染了俏寡妇,“那我现在怎么办?”

    “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床上不要出声,我去看看是谁。”

    俏寡妇点点头,将自己缩在床的最里面,被子蒙头,动都不敢动一下。

    朱泊风胡乱的将衣服披在身上,打开了门。

    “你怎么来了?”清冷的月光下,6菲菲孑然琼立,身上披着如梦似幻的月华。

    “我不可以来吗?”伊人的声貌依旧,只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再,一道门槛却像一道银河难以逾越。

    “进去说吧。”6菲菲向屋中走去,却现朱泊风下意识的堵在门前。

    “怎么?连门都不能让我进了吗?”6菲菲的声音中含则一丝哀怨。

    “不,不是。”对6菲菲的半真半假的嗔怨,朱泊风依然没有抵抗力,晕晕乎乎的就将她让了进去,

    6菲菲又仔细打量了一下朱泊风的屋子,简单的近乎简陋。

    “真不明白这样一个小山沟沟有什么吸引你的呢?”

    “你来这里就为了说这些话吗?”

    “我是为下午的事情来向你道歉的,然!你恨我吗?”6菲菲这久违的一声“然”叫得朱泊风心中酸酸的,这半年多的一幕幕走马灯一般在眼前闪过,没有青涩的懵懂,没有成长的过程,自己好似在一夜之间成熟了,这一切说得上恨吗?痛彻心扉的苦楚,鄙夷恶毒的谩骂,这一切说得上恨吗?

    “你的男朋友呢?他竟然会同意你一个人过来?”

    “是我自己过来的,他并不知道。”6菲菲的脸微微一红,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瞒着齐浩民一个人过来。也许她本就想过来,下午的事情仅仅是给了她一个借口罢了。

    “哦,那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不要产生误会。”

    “然——”没有搭理朱泊风的话,6菲菲低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灼热的眼神看着朱泊风,那一声熟悉的称呼让朱泊风的心跳漏了一拍似的。

    “学长,你睡了吗?”正当朱泊风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外添乱似的响起了闻悦的声音。

    “啊?”6菲菲一惊,刚才的气氛已经当然无存,“有什么地方让我躲一下。”可是朱泊风的屋子可谓是家徒四壁,连个衣柜、壁橱都没有,哪来的地方藏身啊?

    “我们之间清清白白有必要躲吗?”

    6菲菲狠狠的瞪了朱泊风一眼,“你这个样子,我说得清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