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二十五章 修真尽头是神话  大佬竞技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欢隐约记得尚朝京大佬的儿子似乎就在“宅竞技场”,胡不归的孩子如果过去,还能请人帮忙照顾一下。

    “诶,不对啊,你这还没怀上呢,就考虑孩子在哪‘上学’的事情了?”李欢惊讶道,这也操心太多了吧?

    胡不归扳着手指头说道:“没办法,这些必须要考虑,在哪儿接受教育啊,学区房啊,孩子户口,学杂费……”

    李欢和林裳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发现无奈的情绪。

    “LOVE竞技场”的接待很到位,开放世界入口也很及时,李欢第二天就接到了《神话》世界可进入的消息。

    他和林裳第一时间走进去。

    在外面,他们度过了不知多久,但在神话世界,他们仅仅离开了不到半天。

    明栈雪早就把这个世界的时间调节到最慢。

    李欢和林裳站在半空中,看着久违的大扑棱蛾子坐在他的超级阿旁宫上飞回咸阳。

    嬴政一脸阴郁,看起来很不爽。

    一片狼藉的咸阳郊外还留了大量的秦军打扫战场,所以李欢两人一出现就被发现。

    “仙人!啊,不,妖人!”

    “快通知将军!”

    秦军一下子闹哄哄的,像见了鬼一样四散开来,想必他们已经听说了半日前的大战。

    李欢远远看着超级阿旁宫缓缓停下,他知道始皇帝已经感受到了他和林裳的气息。

    “能帮我加速时间吗?”李欢问道。

    林裳点点头,笑道:“上次你给的羽毛很奇特,我的天赋也有了些许变化。”

    她伸手一指李欢,一股莫名的力量涌进他的身体。

    李欢闭上眼睛,感受着身上的倒计时数字,变幻飞快,明显他被加速了很多。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被林裳加速了一百年时间,而外界才过去瞬息。

    “这是新天赋的衍生能力,我叫它弹指红颜老。”

    李欢眼睛一亮:“好名字。”

    林裳温柔笑道:“这样一来,你就不怕这个始皇帝了,百年成神嘛。”

    李欢神秘地摇摇头:“不是哦,现在我成神只需要11个月,成神王只要9年。”

    他把死神世界刷到的数据悄悄说了一遍。

    林裳惊讶道:“那你现在不就是……”

    “没错,不可言说的状态。”李欢扭头看看四周,他看到一些透明屏幕和那些屏幕后面的眼睛。

    林裳彻底放松下来:“我的新天赋只能给你加速百年,本来还担心我的实力不够,没法护你周全。现在好了,后面全都交给你了。”

    李欢笑着点点头,他也没想到林裳的天赋竟然衍生出如此适配的新能力,他俩简直是天作之合啊。

    “凡人!汝等可知冒犯神的后果?”煌煌威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始皇帝漂浮在阿旁宫上方,面色严肃地问道。

    他记得这两个人,半日之前,那几人忽然消失,只留下一具异族人尸体,现在又忽然出现,气势却完全不同。

    那女子看起来比之前更神秘几分,他并不惧怕;但那男子却让他完全看不懂,眼睛和感知都只知道那是个男子的形体,却无法看透和分辨他的来历。

    是以,始皇帝不得不谨慎出言。

    李欢看向始皇帝,又看向周围虚空,这个世界经过魔改,有一堆堆的英灵准备涌进来,只不过第一个出现的就是始皇帝,他以无上之姿压制了后续的英灵们,这才没有出现群英荟萃的场面。

    那些被压制的英灵们就等在虚空中,一旦始皇帝被消灭,他们就是出现,占领整个世界。

    “凡人!回答朕的问题!”始皇帝再次喝道,他今天的脾气简直是太好了,到现在还保持着耐心。

    李欢微微一笑,伸手从虚空中一捏,一个黄金色的杯子被他取出来,放在掌心说道:“嬴政,这就是圣杯,你要吗?”

    “圣杯?万能的愿望器啊。原来汝等是来献宝的么?朕失误了啊,此宝物朕收下了。”始皇帝面色一缓,说道。

    李欢倒是有些惊讶,始皇帝真是独树一帜,他竟然表示想要圣杯,别人家英灵要么看不上,要么觉得是个玩具,只想拿来当个盆接水用。

    也对,如果不是这种来者不拒的态度,又怎么能一统天下两千余年呢。

    李欢以圣杯为礼物,获得了始皇帝的初步友谊,三人搭乘超级阿房宫回到咸阳。

    他没有和始皇帝为敌的原因很简单,不想让后面那些家伙一股脑儿涌进来,到时候兰陵王、玄奘三藏、伊阿宋、宫本武藏、复数位的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和贞德尼禄等等会像苍蝇一样闹哄哄地乱跑,还不如留着始皇帝把他们拒绝在虚空中。

    “竟是如此?难怪此界不甚合朕心意。”始皇帝听了李欢关于世界的解释,如有所思。

    “陛下不必担忧,竞技场上百名场主已将魔改此界的罪魁祸首抓住,今日便会到来。”李欢说道。

    “如此甚好!”始皇帝满意地点点头。

    很快,第二位降临的场主是“未来竞技场”丹娜女王,这个看来萌萌的妹子一露面就打算对始皇帝动手,她身体诡异的扭动中,体内藏着的数根炮管全都支棱出来,幽蓝色炮口瞄准始皇帝,没有人怀疑她巨炮的威力。

    李欢当然不会让她动手,“啪嗒”,打了个响指,丹娜女王所有武器不受自己控制的缩回了身体内部。

    “在下‘怠惰竞技场’场主李欢,这位是此界仙人始皇帝嬴政,他已经明白场主会议的事宜并同意出借场地,我们不必对他动手。”李欢解释道。

    丹娜女王粉色的呆毛抖了两下,似乎被李欢这神秘莫测的能力吓到了,她一声不吭傻傻地看着李欢。

    李欢想了想,伸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

    顿时,咸阳城上空出现了大片祥云,仿佛一片浮云广场,接着又凭空出现一百零一个席位,相互之间相隔甚远,每个席位区域中央有一张案几,上面摆放着些许瓜果仙酿。

    丹娜女王深深地看了李欢一眼,便往最前面的一个区域飞去。

    李欢按照低声给始皇帝解释了一番,就让他坐在了自己区域的旁边。

    始皇帝高兴的答应了,按照他的说法,这样的盛会值得耐心等待一番。

    由于这个世界和外界的时间调节比例很高,一百位场主很快就到位了,他们进来时都见到了怡然自饮的始皇帝,却无人再出手。

    毕竟站在会场最前面的李欢仍然是上次见面时无法描述的实力。

    还有“未来竞技场”、“武侠竞技场”、“神魔竞技场”三位场主稳坐在始皇帝旁边,大家都是有眼力劲儿的人,谁也不去主动惹事。

    等人到齐后,李欢开口了,他的声音不大,却能穿过遥远的空间,还能突破一些场主用来防御魅惑或者灵魂攻击的特殊被动或能力。

    “各位场主,我不喜欢说废话,这次的临时会议可以开始了。”

    这是胡不归带来的达克的意思——让李欢来主持此次会议。而达克之所以这么说,想必也和原复始郭靖等人商量过。

    “首先,我知道很多人关心‘修真竞技场’和‘天主竞技场’三场生死决赛的结果,我以‘怠惰竞技场’场主的名义作证,修真场赢得了三场比赛。”

    底下有人窃窃私语起来,他们虽然隔得远,但传音之类的小技巧都很精通,而在李欢面前,再怎么隐秘的传音无异于在他耳边大喊大叫。

    他接着说道,“但是,在第三场比赛中,我发现了一些别有用心的阴谋掺杂到了比赛中,有人闯入了决赛世界!”

    “什么?这怎么可能?”*N

    许多场主震惊发问。

    在他们的概念中,竞技场的世界壁垒是绝对无法突破的,怎么可能有人闯入决战的世界呢?

    “未免有人说我空口无凭,我特意带了一位当时的人证。”

    李欢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枚金币,放在半空中。

    金币里面慢悠悠飘出来一个女孩子的灵魂,揉了揉眼睛,然后一脸懵逼,瑟瑟发抖地看着一百位场主盯着她。

    “达佳,把你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李欢在身后轻声道。

    原本达佳的灵魂不可能脱离决赛世界,但李欢以“404”状态轻易把她带了出来,为此事作证。

    达佳听到李欢的鼓励,慢慢平静下来,开始讲述起来:“……最后,我们遇到第二位吞噬君主,消灭之后通过时间之神的回溯了解到那是个天外降临者,以一种名为‘命运剥夺’的天赋取走了原本吞噬之主的力量,他想把所有修真场的选手一网打尽,但他并不是天主场的选手。”

    达佳说到这里,百位场主都已明白了,两个大型竞技场的生死决赛中有第三方势力参与其中。

    有人提出疑问:“你如何确定那人不是天主场的选手呢?”

    达佳愣了一下说道:“因为我就是天主场的选手啊。”

    “什么?”*N,哄闹之声骤起,比刚才强烈多了。这个消息太过惊人,比幕后黑手还要惊人——竟然有人逃过了生死决赛的判定!

    李欢伸出手往下一压,所有人鸦雀无声,他解释道:“关于这一点,我需要解释一下,这位天主场的选手是我拿下的,原本要将她消灭在决赛世界中,发现情况有变后才决定将她带来作证。请各位不要分心于无关紧要的事情。”

    众场主面面相觑,突破竞技场规则可不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啊!

    李欢又说了一番他在捉拿圣子时遇到的事情:“……因此,这位天主场前圣子也有名为‘命运剥夺’的天赋,我想这两件事情之间必定有些许关联。”

    众人面色凝重起来,确实,这足以证明两个大型竞技场之间的战争是被人蓄意挑起,那么,谁在背后做这么事情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修真场的场主老赵此时起身,把一枚铜币送到李欢手中。

    “诸位,这里面便是圣子的灵魂,我们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吧。”

    铜币翻滚一下,圣子的半透明灵魂飘了出来。

    圣子乍见这么多场主,愣了一下,然后竟疯狂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们这些蠢货,竟然真的聚集到一起了,太好了,这是天大的机会啊!他一定会把你们一网打尽的,他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众人面色一僵,听起来这场临时的场主会议都在幕后黑手的算计中?

    不过这样一来不用讲证据了,实锤黑幕!

    此时,李欢抬头看看虚空,被始皇帝帝威堵住的虚空通道轰然炸裂,无数古往今来的英灵闯入此界。

    一时间,群魔乱舞,天地变色。

    趁着天地大变时,一个人影闯入会场中央,想要取走封印着圣子灵魂的铜币。

    人影非常敏捷,他也摸到了铜币,但下一秒,他的动作停住了,整个人保持着偷摸铜币的姿势。

    这时,有些场主才注意到整片会场都很安全,没有任何一个英灵闯入,对这里产生兴趣的英灵根本无法突破那薄薄的白色云层。

    众人定下心来,视线再聚集到会场前方时,就看到保持偷钱姿势的人影。

    李欢摘下人影头上的兜帽。

    “咦,这不是‘草竞技场’的场主么,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黎离。”

    “我没印象,是个小竞技场吧,没怎么听说过啊。”

    “嗯,应该是,我们场也没跟他产生过关联。”

    一时间,众人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却不知道来人有什么能力。

    但不要紧,在场有的是牛逼场主,逼问的手段层出不穷,不需要来人主动说明,他们自然能够得出想要的结果。

    一道天之锁链不知从哪里飞来,绑住了“草竞技场”场主黎离,把他以十字形固定在半空,然后一些效果不明的咒光芒从各个方向飞来,落进他的身体。

    黎离发出凄惨的嚎叫声,似乎非常痛苦。

    众人手中一顿,却没有停下自己的咒语或法决。

    唯有李欢一脸笑意看着黎离,微微摇头。

    终于,在“逼问”下,黎离开口了,他一张嘴就爆出了大料。

    他承认修真场和天主场的斗争是被以他为首的一批选手挑拨起来的,其中最关键的正是天主场圣子。

    除此之外,他还做了许多其他事情,包括策反大量其他竞技场的选手,扰乱一些以金币交易为主的竞技场的金币市场,比如制卡竞技场,让原本还能维持稳定的制卡竞技场金币价格虚高,现在已经全面崩盘,选手宁愿以物易物也不愿使用金币交易;

    他让人魔改了众人现在所处的神话世界,而这只是一个实验,当实验成功后,他还派人往许多任务世界、私人世界播撒了乱世的种子,比如李欢以前私人世界中莫名其妙出现的虫族;

    当说到他这么做的目的时,黎离脸上露出极度快意的神色。

    “我要让竞技场体系崩溃,我要打碎现有的一切制度,我要革命!”

    对于他的宣言,众人反应相当一致,神经病啊!

    竞技场任务从来都不会超出普通难度,稍微认真一点都能通过,拿到保底的金币来兑换休息时间,这还有什么不好呢?

    “哼,你们有空间戒指吗?你们有纳物道具吗?竞技场有商城系统吗?拥有大量金币的选手除了兑换时间还有别的用处吗?我告诉你们,这破竞技场就是个垃圾设定!”

    黎离高声呐喊道。

    众人听了议论纷纷,有说他疯了的,有说他异想天开的,也有低头暗自思索的。

    李欢暗暗点头,他在那些屏幕后面的观察者口中不止一次听到关于竞技场的吐槽,说这里简直是新手主神弄出来的次品。

    所以,黎离说的和做的其实也挺有道理?

    不过问题来了,他跟圣子的关系好到可以为他放弃这野心勃勃的理想吗?

    在众人叽叽喳喳讨论的时候,黎离抬头看天,忽然露出高兴的笑容,说道:“哈哈哈,太好了,我是对的,他真的来了!他真的存在!”

    一个莫名的气息出现在魔改神话世界,接着一个男人站立在云层之上,俯视众人。

    在一瞬间,所有人心里都闪过一丝明悟——此人就是竞技场的缔造者!

    那个传说中的人竟然真的存在着?!

    “喂,小子,这里只是我游戏之作,当然有不完善的地方,不过我觉得也没那么不堪嘛,你为什么非要搞乱它呢?”

    那人对被绑住手脚的黎离喊道。

    李欢观察着这个人,虽然别人都明悟出此人就是竞技场缔造者,但他却没有这种感觉,“404”的他拒绝了这道信息,并反向“破解”了来人的身份。

    姓莫,年纪不大,不是竞技场缔造者,只能说和缔造者有隔了不知多少代的血缘关系。

    唔……这么说的话,这位莫小哥应该也能代表缔造者发言喽。

    “你的游戏是我们的赖以生存的根基,因为你的游戏,却要让我们无端惨死,难道还不允许我们反抗了吗?”黎离看起来一点也不畏惧,他挺胸喊道。

    “无端惨死?怎么可能?”莫小哥显然对这一点很不理解。

    “哼,大中型竞技场当然不会这么说,但那些小微型竞技场呢,或者流浪在野根本没有归宿的选手呢,他们不停地在任务世界中流浪,没有办法带走任何得到的物品,每一个世界初始都像新手,人不会累心也累了。你问问这些场主们,有多少选手是老死在任务世界中的?”

    听了这话,不少场主低头思索起来。

    李欢对此没什么感觉,只能说他运气好,一开始就遇到了大佬,并很快成为大佬,所以并不知道底层的选手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唔……倒也不是完全不知道,之前修真场和天主场三场决赛中,数千名精英选手耗尽生命,死在陌生的世界。

    连精英都有如此命运,遑论底层的新人了。

    跨越世界不能携带身外之物,没有商城系统,不能用金币兑换诸天万界的宝贝等等……这些竞技场铁则和规则真的会限制选手们的发展么?

    李欢陷入了思考。

    如果说竞技场是为了让被选中的选手们享受生活,那这样确实有些影响;如果竞技场是残酷的主神空间,这些规则不正是推动选手们奋发努力的动力么?

    也就是说,对于黎离的回应关系到缔造者建立竞技场的初衷,非常重要。

    想到这里,李欢饶有兴趣地抱着手,等着看后续结果。

    莫小哥并不慌乱,他也转着眼珠考虑其这个问题。

    没多久,他一锤掌心,说道:“这事简单,反正我这次来就是接手竞技场的一切,既然现在存在问题,那就来改革吧!”

    这就完了?

    众多场主们愕然地看着缔造者,似乎不敢相信缔造者如此轻易就下了决定。

    李欢不由得偷笑一声,看起来莫小哥是想拿竞技场来练手啊。

    这一日被竞技场载入史册,被称为新世代的诞生日。

    改革过后的竞技场不再叫竞技场,而是换了别的称呼;对新人加大扶持,每个选手拥有初始空间1立方米,能够携带任何物品跨越世界;针对每一个选手开放私人商城,可用金币购买物品,但商城内物品仅限选手拥有或接触过的东西……

    种种措施,使得竞技场一派新气象。

    不过,这跟李欢关系不大了,他带领的大佬场无需在意这些变化,他每天跟林裳琴瑟和鸣就好,时不时偷吃点“零食”,被林裳发现的话就推到胡不归身上。

    由于竞技场这个名字已经成为故纸堆中只言片语,所以本书也在此告一段落了。

    (完)

    l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