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领地_第二章 呼吸,依偎,记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呼吸,依偎,记忆 (第1/2页)

  水银一般的雾气旋转滚动,震得脑子隆隆轰鸣,不过江星辰这次却没有了先前的惊骇,灵魂穿越这样的事情都发生了,脑子里出现奇怪的雾气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儿。甚至在这一刻,他还有些隐隐的期待,所有的注意力也全都集中到雾气之上。

  也就是他盯住雾气后片刻,胃口中产生的热流全都涌入脑海,雾气突然释放出一连串波纹。

  接着,江星辰的意识中很突兀地出现了一种控制呼吸的方法,没有文字,却清晰地刻在了脑海中,极为诡异。

  还来不及产生任何想法,江星辰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情不自禁便按照这个方法进行呼吸。

  “呼,呼,吸……呼,吸,呼……呼,呼,吸,吸……”呼吸的长短和排列极特殊,也极复杂,但江星辰被带动着,却没有一点吃力,反而觉得异常舒服,穿越之后一直有些发沉的头脑也一点点清晰,就连身体也在快速恢复,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深深沉浸其中……

  不过他却忘了,身边还有个小丫头等着他的回答。

  “哥哥!魅儿真的是奴隶吗?”小丫头问完了就一脸紧张地盯着江星辰,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当然’这两个字。

  仿佛一柄大锤,将她之前的坚强砸得粉碎,难过,委屈,害怕等负面情绪一下子全都冒了出来,让这个只有十三岁的小女孩再也难以保持镇定,眼泪唰地冲出眼眶。

  “哥哥!你……”小丫头仍不死心,抱着一线希望准备再次追问,希望还是哥哥的欺骗和玩笑。

  可是,当她看到江星辰又变成目光无神,表情沉寂的模样,到了嘴边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

  “哥哥!我去生火,你也早些休息吧!”魅儿强忍着哽咽,贝齿咬着下唇,低沉地说了一声,弯腰从床下拿出一个陶制的火盆。

  此时的魅儿并不知道江星辰的情况,也没有留意他奇特的呼吸,满心委屈和难过,哪还有心思留意他与平常有什么不同,还以为他又变得跟以前一样冷漠无情。

  火盆放在屋子中间,魅儿拿了十几块儿木炭放在盆中,然后取出火石对着一团毛绒轻轻撞击,啪啪的轻响将屋子衬托出一股压抑的安静。

  火星引燃了毛绒,继而点着木炭,屋子里的温度渐渐升高,暖和起来。

  魅儿直起身,回头看了一眼仍在床边呆坐的江星辰,刚刚吃饼时的情形在脑中一闪而过,那短短的一会儿,却是她几年来最高兴的一刻!

  “我去睡了,明天还要早起!”魅儿又说了一句,仿佛是自言自语,然后从床下抱出了一蓬枯草,走到挨着床的墙角,在冰凉的地面铺好,面对着里侧,慢慢躺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火盆中的木炭渐渐熄灭,只剩余火冒出微弱的光亮。

  外面刮起了风,发出哭般呜呜的响动,从窗户巨大的缝隙中不断贯入,屋中的温度迅速下降。

  一直坐在床边的江星辰突然动了一下,呼吸一阵错乱,沉寂的脸上表情变换,眼神也活动起来。

  轻轻晃了晃头,江星辰呼出口气,刚才脑中无形力量的引导突然消失,他的呼吸便再也无法为继,随即便醒了过来,那团转动的雾气也隐去消失。

  “这雾气果然有作用,放出的这套呼吸方法真不错,只凭呼吸就能把身体调理好……”现在他感觉全身轻松,先前那种全身酸痛,脑袋发沉的状况已经一去不返。

  “就是肚子饿啊!之前胃部的暖流才让雾气再次出现,应该是食物的能量……咦!小丫头呢?”

  没看到魅儿,江星辰顿时一惊,再也顾不得考虑雾气的问题,腾地站了起来,四下扫视。

  很快,借着炭火微弱的光芒,他发现了蜷缩在墙角的瘦小人影,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

  “她怎么睡在地上!”江星辰微微皱眉,迈步走了过去。

  “哥哥!我答应了叔叔,要好好照顾你的……”蜷缩着的魅儿突然发出呢喃的声音,已经走到她身边的江星辰脚下就是一顿,慢慢蹲了下来。

  “领地和贵族身份没了就没了,哥哥不用伤心!魅儿已经能挣钱了,虽然现在只能让你吃黑面饼,但将来一定能让你吃上白面饼……不对,咱们吃米饭,还有肉!每天都买十斤肉吃!”

  “咱们再也不住在脏乱的平民区了,咱们去买帝国学院周围或者贵族区的大房子,一千平米的大院落,买最贵的油灯,通宵在卧室点着,省得哥哥夜里怕黑!嘻嘻……”

  “我以前很怕黑吗?”听着魅儿说梦话发出的笑声,江星辰竟是有种鼻子发酸,想要流泪的感觉,赶忙抬手揉了揉眉心,如是想到。

  “将来咱们出门要坐漂亮的马车,去看鸿源城最有名舞乐团的表演……”

  “对了!咱们还要买漂亮衣裳,夏天穿最好的丝绸,冬天穿最柔软的兽皮做的衣裳,魅儿再也不要穿漏洞的鞋子了,好冷……还有,要把我的玉佩赎回来……”

  停了一下,魅儿突然抬了一下手臂,大声道:“以后不准哥哥再说魅儿是奴隶!否则我就不照顾你了!”

  这句话说完,魅儿重新安静下来。

  江星辰一直蹲着没动,心里对小丫头怜惜再次提升,而从魅儿的梦话中,他也得到了大量的信息。自己现在身处鸿源城,这里的度量衡与地球差不多,而且同样有冬夏之分,最重要的,结合看到门外古代建筑的一角,他的脑中已经对鸿源城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呜~”一阵风声呼啸,窗户缝隙中贯入大量冷风,江星辰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墙角的魅儿蜷缩得更紧了,几乎成了一个球。可即便这样,她也无法抵御寒冷,颤抖的身体令身下枯草发出了轻微的摩擦声。

  江星辰看得一阵心疼,伸手将缩成一团的魅儿抱了起来。

  又是做梦,又是寒冷,魅儿本就没有睡沉,被江星辰一抱,醒了过来。

  “哥哥!”迷迷糊糊喊了一声,小丫头立刻清醒,惊讶得几乎合不拢嘴,随即挣扎着就要下地。

  “别动!”江星辰低低喝了一声,一步到了床边,抓起床上打着数处补丁的薄薄的被子,将她裹了起来,冷着脸道:“谁让你睡地上的!”

  魅儿好像没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过了半晌,才柔弱地说道:“哥哥吃了假药,身上有伤……而且,只有一张床……我还是去地上睡吧!”

  “呆着别动!我已经没事了!”江星辰沉着脸吩咐,站起身来,往炭堆走去。

  魅儿紧了紧裹在身上的被子,嘴角一撇,笑容一闪而逝,仿佛已经忘了听到‘当然’那两个字时难过的心情。

  “哥哥,黄大叔家里也不宽裕,咱们不能再多用人家的木炭了!”江星辰刚要动手取炭的时候,魅儿说话了。

  江星辰停下,转过身来,朦胧的光芒下可见小丫头明亮的眼睛一闪一闪,好像氤氲着水汽。

  犹豫了一下,江星辰还是放下手,心中暗叹:“这个小丫头!”

  转身正要往回走,就听魅儿又说道:“最后一晚了,多用几块儿也没关系吧,天气好冷!”

  “呃!”江星辰身子一僵,只觉满头黑线,气息都加粗了几分,沉声吼道:“小丫头,你耍我吗?”

  床上的魅儿发出了一声轻笑,裹着被子往后缩了缩身子,然后吐了吐舌头。

  江星辰拿了十几块木炭,蹬蹬走到屋子中间,把木炭放入盆中,随后坐在床边,说道:“你去里面睡,我睡外面!”

  “哦!”小丫头乖乖应声,把两只露脚趾的鞋子从被子里拿了出来,扔到地上,然后挪到了里面靠墙,躺了下来。

  看魅儿躺好,江星辰也脱掉鞋躺下。

  破木床本就不大,只够一人睡,虽然两人都比较瘦,但躺下后,江星辰还是有一半身子露在床外。

  “哥哥!被子给你吧,睡外面凉!”小丫头动了动,把被子盖在了江星辰身上。

  “我不冷,你盖吧,听话!”江星辰摇摇头,坐起来又把被子给小丫头盖回去。

  “不行!你必须盖,要不我也不盖……”小丫头也坐了起来,抬着头倔强地看着他,顿了一下,说道:“听话!”

  听到“听话”两个字,江星辰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立时无语。

  “要不这样!”沉吟了片刻,江星辰一扭身坐到了床里面,背靠着床帮和墙壁的夹角,开口道:“坐到我怀里,把被子横过来,咱们两个就都能盖住了!”

  “啊!”小丫头一愣,目光中闪过一抹羞赧,小脑袋微微垂了下去。

  “想什么呢,我可是你哥哥!”江星辰伸手轻轻敲了魅儿的脑袋一下。

  “现在把我当妹妹了,以前都不理我,还想把我卖掉!哼,卖了我,看以后谁养你!”小丫头捂着头,鼓着小脸,气呼呼地说道。

  “哎呀!你哪来的那么多话,我不说了不会卖掉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