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领地_第三章 白面饼 太初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 白面饼 太初阵 (第1/2页)

  天渐渐放亮,火盆中最后一缕青烟散尽,倚在床角的江星辰眼皮动了动,缓缓张开。

  他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就听到吱呀声响,下意识转头,见房门被推开,魅儿从门外走了进来,双手端着一个陶罐。

  “哥哥!你醒了,我打好水了,下来洗漱吧!”魅儿见江星辰睁着眼,露出笑容,把陶罐放在桌上,一边说着,一边回手关门。

  “咦?”江星辰瞬间清醒过来,心中惊讶:“小丫头昨晚坐在我的腿上睡的,她起床我竟没有发觉,怎么会睡得这么沉?”

  他原本睡觉就很轻,再加上刚刚穿越,在新的环境中就更不可能睡死。可此时他一琢磨,发现自己昨晚连梦都没做,好像一闭眼,再一睁眼,天就亮了。

  “难道也是那套呼吸方式的缘故!”完全清醒后,他的脑子出奇的清晰,昨天穿越后的一切细节都历历在目,好像刚刚发生。

  “哥哥!是不是又头痛了,昨晚你不是说好了吗!”魅儿见江星辰坐在床上出神,赶忙来到床前询问。

  “哦!我没事,不用担心!”江星辰赶忙放下心思,对着魅儿笑了笑,掀开被子,抬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真的没事?”小丫头一脸严肃,两道纤细的眉毛皱起,在眉心形成了一个小疙瘩。

  “你还盼着我有事儿……嗷呜”江星辰话没说完,魅儿突然向前一探身,两只小手顺着脖子,插进他的怀里。

  小丫头刚刚打水回来,手上的温度可想而知,就好像冰块儿贴在皮肤上,江星辰身体猛地一抖,脸上的笑容便完全走形,一声惨嚎冲口而出。

  “嗖”魅儿蹿了出去,看着脸色黑如锅底的江星辰,快速道:“哥哥,你别生气啊!前两天你犯病,对什么刺激都没反应的,我就是为了确定一下,现在知道你真的没事了!”

  江星辰板着脸,盯着小丫头可怜兮兮的表情看了片刻,这才说道:“这次就相信你,不过再有下次,小心你的屁股!”

  “哦!知道了!”魅儿小脸微红,弱弱应了一声,小手向后捂了一下,然后低头吐了吐舌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哥哥好像真的不会变回去了!”

  江星辰下地走到桌前洗脸,冷冽的清水刺激皮肤,令他激灵灵打了个哆嗦,随便划了两把就抬起头来。

  刚洗好脸,魅儿把一只盛满水的陶碗送到他跟前:“哥哥,漱口吧!”

  江星辰皱了皱眉,接过含了一口冷水,用力鼓动腮部肌肉:“住漏风的房子,吃煤灰渣子一样的面饼,一张打补丁薄被两个人盖,小丫头穿一身破烂,鞋都漏脚趾了,漱口都只能用冷水,牙刷牙膏都没有……”

  哗啦声响,江星辰扭过头,只见魅儿正低头扎在陶罐前洗脸。

  “噗!”嘴里的水喷了出去,江星辰皱眉道:“那水是我用过的!”

  “怕什么,又不脏!附近就一口水井,好多人排队呢,打水很慢的!”魅儿说着,抹了把小脸。

  小丫头洗去脸上的污渍,面容很清秀,不过皮肤微微泛黄,显然营养不良。

  “连用水都吃力……这种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必须尽快结束,小丫头才十三岁,时间长了肯定会落下病!”江星辰黑着脸,小丫头用他用过的水洗脸,加深了他心中的触动。

  “哥哥,走吧!”魅儿用江星辰剩下的半碗水漱过口,又把屋子收拾了一番,这才招呼他动身。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江星辰问道。

  “都在这里了!”魅儿拿出一个布袋晃了晃,里面传出铜钱碰撞的叮叮声。然后拍了拍背在身上的一个陶制水壶。

  江星辰点点头,说道:“咱们出去先买点儿吃的,昨晚就吃了半个……”

  “不行!”没等江星辰说完,魅儿就连连摇头:“先找房子,咱们就二十个铜钱,花了就找不到住处了……”

  停了一下,魅儿抿了抿嘴唇,说道:“哥哥先忍忍吧,等咱们找到住处,我再去春香楼干活,挣钱买吃的!”

  江星辰张了张嘴,刚要说话,魅儿又把他堵了回去:“哥哥昨晚说过,一切都听我的!”

  “好吧!”江星辰嘴角抽了抽,有些无奈地应声。

  “那咱们动身吧!”魅儿心中暗暗挥拳,小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

  江星辰走到门前,深深吸了口气,一把拉开房门迈步而出,真正走进了这个世界……

  窄小的硬土道上,江星辰跟着魅儿前行,眼睛左右打量。无论是泥砖土瓦样子古老的房屋,还是街上人们穿的宽袖长衣,都让他有种时空变换,好像走进影视城的感觉。

  建筑都是平房,有高有低,显然没有规划,显得很错乱。硬土道两边的墙边,也处处可见垃圾和污水……

  窗户都是用木片遮挡,让江星辰诧异的是,居然没看到一间屋子使用糊窗户纸……

  街上往来的行人,一多半穿的几乎都是低廉的麻布衣裳,偶有穿着干净棉衣的,走路都微微抬着下巴…...

  走了不大会儿工夫,江星辰已经遇到三个挑担子卖东西的,但无一例外,卖的都是黑面饼,这让他感叹:“这个世界的食物,就这么单调贫乏吗,卖菜卖肉卖瓜果的都没有……”

  江星辰打量这个世界的同时,路人对他也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平民聚集区内,生活的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几乎没有人能穿得起名贵的丝绸。

  小丫头异常安静,除了每过一段路就找人打听有没有房间租赁之外,几乎就没怎么说话。与和江星辰单独相处时比较,好像换了个人。不过,每次看到卖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